梦远书城 > 金萱 > 插队入豪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一


  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怔怔的看着他因消瘦而变得有棱有角的脸庞半晌,最终还是无声的轻叹一口气,然后闭上眼睛,在他的气息中安安静静的陪他入睡。

  舒怡醒来时,窗外已被夜幕笼罩,房里一片漆黑,身旁的他气息深长而平稳,明显还在熟睡中。

  她不知道现在几点了,但显然已错过晚餐时间,因为她是被饿醒的。

  不想吵醒他,她小心翼翼的将他搂抱在她腰间的手移开,正想从他怀里退出来时,他却忽然醒了过来,一瞬间又将她搂回怀中,声音沙哑的呢喃出声。

  “怎么了?”他问。

  “肚子饿。”

  他倏然浑身一僵,然后轻手轻脚的松开她,并从床上坐起身来。

  “抱歉,我睡过头。现在几点了?你想吃什么?要我出去买给你吃,还是陪你到外头吃?”

  他在黑暗中出声道,一边摸索着下床想将房里的灯打开,却猛然想气自己根本就不知道开关在哪里。

  舒怡似乎知道他想做什么,伸手将床头灯打开后,分别指向房门的方向,以及身后墙角处的开关对他说:“灯的开关在门边,还有这边也有一个。”

  “这是不是表示晚上我能睡在这儿了?”他嘴角微扬,含笑的凝望着她问道。

  “不是。”她愣了一下,心口不一的答道。

  宣丞赫扯唇笑了笑,没有执着在这个问题上,因为从刚刚的午睡便可知,她完全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嘴巴说得狠,但心却软得一塌糊涂。

  他之前怎会没发现这点呢?如果早知道的话,不管她是要分手还是要搬家,又或者是要离职,他只要好好的与她说上几句好话,或耍个无赖、服个软,一切就会与现在不同了。

  真是千金难买早知道,还有,之前的他真的很该死,现在只盼他这个浪子回头得还不算晚了。

  “想吃什么?”甩开五味杂陈的情绪,他柔声问她。

  “杂粮吐司。”她回答。

  “还有呢?”

  “没了。”

  他愕然的看着她,不知道她到底是认真的,还是在跟他开玩笑。杂粮吐司?如果拿来当早餐点心他还可以接受,但是他们接下来要吃的是晚餐耶,一句杂粮吐司,然后就没了,这叫他如何允许?

  “就吃吐司,不吃别的吗?”他蹙眉问道。“吐司能有什么营养,你现在的身体状况——”

  “我现在的身体状况首先要考虑的不是营养问题,而是要吃下去之后不会如数吐出来。医生也说了,只要吃得下去不会全部吐出来就好。”她打断他说,脸上表情和语气都显得很无奈。

  “这么严重吗?”他的眉头皱得死紧。

  “其实也还好,大概就比你想象中严重个五倍、十倍吧。”她自我揶揄的苦笑。

  宣丞赫笑不出来也无话可说,因为他还未看过她孕吐的模样,无法置评。

  “我去帮你买吐司,还是你要跟我一块去?”他问她。

  “你去帮我买吐司,我带小黄和小灰去公园散步,在那里等你。”她思索了一下,开口对他说。

  公园和面包店在今天下午去的那间咖啡店时都有经过,他应该不会找不到才对。

  “你一个人可以吗?”他有些不放心。

  “今天之前我一直都是一个人。”她说。

  “对不起。”他浑身一僵,愧然道歉。

  “我只是在阐述事实,不是为了要让你内疚。还有,我肚子好饿。”她无奈的看着他说,突然发现自己实在很不爱听他对她说“对不起”这三个字。

  “好,我现在就去买吐司,饮料呢?要喝什么?”

  “酸的就行。”

  宣丞赫点头,带着钱出门去,舒怡则慢吞吞的起身下床,为小黄和小灰系上牵绳后,带着它们一路散步到公园去。

  差不多她前脚才踏进公园,他吼叫紧接着就寻来了,手上提了一袋面包,还有两杯饮料。

  坐在公园的椅子上,他将她要吃的杂粮吐司递给她,再将两杯饮料,一杯是柳橙汁,一杯是柠檬爱玉送到她面前让她选择。

  “你吃什么?”她问他。除了她要的面包和饮料外,他没买别的食物。

  “你吃什么,我就吃什么。”他说。

  “你用不着这样。”她皱眉道。

  “不仅吃了油腻的东西会让你想吐,闻了味道你也会想吐不是吗?你吃什么我就吃什么,你能吃的,我也能吃。”他平静地说。

  “你可以把东西拿到远一点的地方吃,别让我闻到味道就行了。”她看着他说。

  他摇头,伸手摸了摸她的脸柔声道:“别担心我。”

  “谁担心你!”她哼声撇开头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