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插队入豪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


  妈妈为什么看她的肚子,难道是知道她怀孕的事了?一定是!但是怎么会呢?

  她怀孕的事除了她自己和医院的医生护士知道外,不可能还有——她的思绪猛然一顿,一个人影突然从她脑海里闪过。

  她想起来了,是李丽萍!一定是她!那天在公园里的相遇果然不是一两分钟的巧遇那么简单,她太大意了!

  “妈……”她犹豫的开口,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低头,只能沉默。

  “舒怡,这附近有可以坐下来说话的地方吗?小黄小灰在家里,阿姨可能没办法进屋里。”宣丞赫柔声开口问道,驱走了四周令人窒息的静默。

  “有,我进去拿钥匙锁门。”她低声应道,不敢看向他们俩,急急忙忙的转身躲进屋里,即使只有几分钟或几秒钟也好,只要能她暂时自由的呼吸一下就好。

  进屋后,她靠在大门上深呼吸了好几次,但心依然平静不下来。

  怎么办,现在到底该怎么办?她有假想过若被爸妈知道她怀孕后,自己该如何与他们沟通,也有想过若是被宣丞赫知道的话,自己又该怎么做,但就是没想过倘若他们两方同时一起出现在她面前的话,自己该怎么办。

  一对一她有信心可以取胜,一对二她的胜算还有多少,她真的从来都没想过。

  如果——她是说如果——他们都要她将肚子里的孩子拿掉,不同意她将孩子生下来的话,她该怎么办?逃吗?能逃去哪儿?而且叫她为了自个儿的孩子,就不要自己的父母,她真的做不得。

  怎么办?她到底该怎么办?

  也许她不应该这么悲观,因为他们说不定会有一方支持她将孩子生下来也说不定。心里有个声音这样弱弱的告诉她。

  但是可能吗?

  宣丞赫不爱她,而且身边又有了心爱的女人,他是绝对不可能容许她将孩子生下来,让自己的骨肉流落在外,为自己将来的幸福增添变数的。而他若不同意的话,妈妈又怎会同意她为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生孩子,自找麻烦呢?

  怎么办,她真的好后悔当初在发现自己怀孕后,没在第一时间就搬离台北,搬到一个绝对碰不到熟人的乡下地方去,真的好后悔。

  “舒怡?”身后蓦然传来催促的声响与敲门声。

  “好,就来了。”她勉强出声应道,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沙哑得吓人。

  她的冷静点坚强点才行,她的孩子现在就只能靠她一个人保护了,除了她自己之外,没有人能够帮他、护他,所以她一定要坚强,一定要勇敢,绝对不能软弱,更不能妥协。

  “宝贝,放心,妈妈一定会保护你的,一定会!”她温柔却坚定的对腹中胎儿低语道,然后拿气挂在门边的大门钥匙,深吸一口气后,转身,伸手开门。

  三个人沉默的走到附近的一间咖啡厅坐下来,各自点了要喝的饮料,在经过一段几乎快让人窒息的静默之后,三人中唯一的长辈终于开口打破沉默。

  “你真的怀孕了吗?”舒母目不转睛的看着自个儿的女儿开口问道。

  舒怡沉默了一下,才点头答道:“对。”

  宣丞赫闻言瞬间握紧拳头,差点遏制不住激动的跳起来将她紧紧地拥进怀中,向她诉说自己此刻内心里的激动、感动与感谢。他要当爸爸了!他真的要当爸爸了!

  “你打算怎么做?”舒母再问。

  “我要把孩子生下来。”舒怡毫不犹豫的回答。

  “如果我不同意呢?”舒母说。

  “我还是要生。”舒怡直视着母亲。

  “靠你自己吗?”舒母一脸严肃的沉声问道。

  “对,靠自己。”

  “你有什么本事靠你自己一个人把孩子生下来养大?你有钱吗?有工作、有收入、有存款、有房子吗?你什么都没有,连自己都快要养不活了,要靠什么养活一个孩子?靠喝西北风吗?”舒母生气的冲口质问她,心疼、关心溢于言表。

  “我有存款,很快的也会有工作和收入的,我能养自己和孩子的,妈。”舒怡平静地说。

  靠着重生前的记忆,舒怡这半年多来利用每月近三万块的薪水,以融资融券的方式在震荡的股市里多次杀进杀出,赚了近百万元的收益。

  这件事她没有告诉任何人,因为按照她原本的计划,本想利用这笔钱投资房地产赚取SARS的灾难财的,无奈计划赶不上变化。她先是与宣丞赫分手,然后离职独自租屋住,接着又发现自己怀孕的事,这一切全都需要用钱,所以发灾难财的事也只能作罢或缓缓了。

  现在这笔钱被她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拿来当生活费,另一部分则继续投资股市,在股市里赚钱。近来的股市因SARS的影响而低迷,但高点有高点的玩法,低点有低点的玩法,她对于在股市中赚钱依然深具信心。

  其实她也没想过自己会有此慧根,只是上一世为了爱屋及乌的讨好沉迷股海的伪太子,跟着他专研了几年的股市,不巧的是那几年正是二〇〇二至二〇〇七这几年。之后虽与对方分手,但积习难改,早已养成观察国际财经局势和看股票起伏的习惯,所以她才会对未来几年那些飙股或股王的起落变化记忆犹新。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