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插队入豪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


  “你说的没错,那家公司还真的是我家开的,我爸就是秦皓。我从小就从母性,所以姓宣,不姓秦。这件事我一直想找机会告诉你,其实我才是公司真正的太子爷,秦向扬只是个专业经理人,和我们秦家没半点亲戚关系。”他趁机向她坦白这个秘密。

  舒怡无言的看着他,无法说她其实早知道这件事,只能撇唇道:“你以为这样说,把你身为太子爷的尊贵身分告诉我,我就会巴着你不放吗?”

  “我没这样以为,只是不想让你我之间再存有秘密。以后我不会再欺骗或隐瞒你任何事,只要你提出问题,我就会老实回答。”他一脸认真的对她承诺道。

  “是吗?那你告诉我,你和江静绢交往到什么程度了?牵手?亲吻?拥抱?还是已经共度过春宵了?”她故意问道,不确定自己是真的想知道答案,还是只是为了为难他和为难自己。

  “都没有。”他毫不犹豫的答道。

  “骗人。”她不相信。

  “你若不信,我可以带你去找她,三个人当面对质。”他直视她的双眼,眼神清明正直的看着她。

  “真的都没有吗?但是怎么可能?”她有些难以置信。

  “我不知你为什么会觉得不可能,但事实便是如此。对于江静绢,我不否认我对她的确有好感,但是我始终都没有忘记自己是一个有女朋友的男人,自然不会做出什么失格或失礼的事,这点人格我还有。你信也好,不信也罢,和你分手之后,我的生活变得乱七八糟,做什么都不顺。”宣丞赫说着忍不住苦笑了一下。

  “原本我是想要努力忘记你的,但是愈想忘愈忘不了,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公司,似乎每一个角落都能看到你的身影,就连走到外头,听见狗叫声,或是看见一直狗、一座公园或一间宠物店,你都能从我脑海中钻出来占据我的思绪,让我不由自主的呆愣在原地好半晌。”

  说到这儿,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然后目不转睛的凝望着她问,“在这种情况下,你觉得我会有心情交女朋友,和江静绢更进一步交往吗?”

  舒怡顿时无言以对,只能呆呆的看着他,因为她从未想过分手之后,他竟会如此想念她,虽然是不由自主,但那不更表示这才是他心之所向吗?

  鼻子有点酸,眼眶有点热,她转头望向他处,开口道:“我孕吐的情况很严重,一点厨房油烟都闻不得,你要住在这里就自己到外头吃饭,我不会下厨煮东西给你吃。”

  “当然,我到这来是为了照顾你而不是让你照顾的。三餐我会自己解决,你想吃什么就告诉我,我会帮你去买。”他立刻点头道,神情欣然雀跃,还有些激动。

  因为他可以感受到她态度上的软化,感觉到她已经开始原谅他,并且重新接受他了。

  虽然只是刚开始,但是他有信心能融化围困在她与他之间的所有冰霜,拆除所有藩篱,让她重新爱上他,让他们俩一起白头偕老,幸福一辈子。

  “你不需要理我,想吃什么我自己会出门去买。”她说。

  “好,我陪你去,不管你想去哪儿,想吃什么,我都陪你去买。”他迅速点头道,脸上有一抹傻笑的神情。

  舒怡不知道该说什么,瞄了一眼那堆东西后,便转头回房间去,懒得再去理他。

  宣丞赫咧嘴笑了笑后,开始动手整理那一箱又一箱的东西。

  因为要养小黄和小灰的关系,她所租的这间公寓并不小,差不多有二十坪,和他之前住的房子差不多大,所以即使他搬进来住也不会显得拥挤。

  他将餐桌拿来当办公桌,把工作相关的东西一一摆放在餐桌上,等全部处理好之后,再整理私人用品,其中最多的当然是衣物。

  客厅里自然没有衣柜或是衣架,所以他直接把那两箱衣服抱到她房间里去。

  懒洋洋的躺在床上研究股票的舒怡,见他突然开门走进她房间,还抱了两个箱子进门,愕然问道:“你干什么?”

  “我的衣服要放哪儿?”他问她,目光移向墙边的大衣柜。

  “你的衣服拿到我房间来做什么?”她瞪眼道。

  “只有这里有衣柜。”

  “这衣柜是我的。”

  “我知道,只是放几件衣服,不会占用太多空间的。”他说完便径自动手,把箱子里的衣服拿出来一件件的挂进她衣柜里。

  舒怡一整个无言以对,然后突然想到,除了衣柜只有她房间里有外,还有一种家具只有她房间才有,那就是床。

  “今晚你睡客厅!”她不由自主抢先一步开口道,就怕他得寸进尺。

  “就让我睡你这儿吧,反正你现在的身体状况我也不可能对你做什么。”他挂衣服的动作一顿,转身对她说。

  “你想做什么?”不知自己为何会说出这么一句话,她应该要说“不准”才对呀。

  “想和你做爱做的事。”他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直言不讳。

  她的脸不由整个都红了起来。“你——色狼!”

  “对于自己心爱的女人,不色比较可耻。”他一本正经的说。

  “你……”她顿时被他喳得说不出话来,好气又觉得有些好笑,只能狠狠地瞪他一眼, 然后拒绝道:“反正你今晚去睡客厅,不准进我房间。”

  “只有今晚吗?”他挑眉问。

  “每个晚上!”她坚定的说道,才不愿意这么容易就原谅他,那太便宜他了。

  “你确定?”他问。

  “我确定!”

  “不后悔?”他再问。

  “我为什么要后悔?”她哼声道,却见他把手上那件衣服挂进衣柜之后,便停下整理衣物的举动,突然朝她走了过来。

  “你要干么?”她警戒道,不是担心害怕,只是单纯反射性的反应。

  “睡觉。”他回答得理所当然。

  “什么?”她愕然问道,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晚上我会去客厅睡,但现在应该还不到晚上时间,所以我要睡这里。”说完,他就这么爬上她的床,然后摘下眼镜,倒头睡下,还顺势将她揽进怀中,手脚并用的将她整个人都圈抱在他怀里。

  “宣丞赫!”她挣扎的叫道,难以置信他竟然也有有这么无赖的一面。

  “别动,小心伤到肚子里的孩子。”他说,让她不自觉的倏然一僵,连动都不敢乱动一下,然后便感觉他低头在她额头上亲吻了一下。

  “陪我睡一会儿,过去这两个月我没有一天睡好的,不是失眠就是梦不断。”他闭着眼睛说。

  她本想拒绝的,却发现少了黑框眼镜的遮掩,他眼下黑影重重,好像真的长时间失眠没睡好的样子。她的心顿时便柔软下来,拒绝的话再难说出口。

  她没说话,他也没说话,房间陷入一片沉静之中,然后慢慢地,她感觉他的呼吸愈来愈平顺深长,他竟然真的睡着了?!

  这个男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