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插队入豪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九


  “我到这里来除了想早点见到舒怡外,其实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目的,那就是想告诉您和叔叔,我一定会珍惜舒怡,会保护她、照顾她,爱她一辈子的,所以,请您们将女儿嫁给我。拜托您了。”

  宣丞赫说完,弯腰九十度的朝她躬身低头,然后一动也不动的维持着这个姿势等待她的应答,大有您若不应允,我便会一直持续这个姿势直到您答应为止的态势。

  “是因为她怀孕的关系吗?因为她有了你的孩子,你才想和她结婚?”舒母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问道。

  “不是。”宣丞赫斩钉截铁的答道,弯腰鞠躬的姿势不变。

  “如果不是,那是为什么?”

  “因为我爱她。”他说。

  “爱她还会劈腿和别的女人约会,还会轻易就分手,还会得知她怀孕之后才想复合?你看我像是这么老眼昏花,这么好骗的人吗?”舒母讽刺道。

  宣丞赫语塞了一会儿,这才慢慢地抬起头来,直起身答道:“我妈老说我像我爸爸。”

  “你跟我说这个做什么?”舒母莫名其妙的看着他。

  “我妈说我爸对感情事总是反应迟钝,既不懂得甜言蜜语,也不懂得浪漫,说好听是憨厚,难听就是木头、是呆子,但是他有一个许多男人都做不得也及不上的优点,那就是一旦确定明白了自己的真心后,那便会是一生一世、全心全意的爱恋。”他认真而严肃的说道。

  舒母终于明白他的意思,但——

  “谁知道我女儿是不是你的真心?即使你现在说是,以后说一句搞错了或弄错了,是不是随时随地都可以变心?”她冷笑道。

  “我可以对天发誓,我宣丞赫从今天起,如果做出任何一件对不起舒怡的事,辜负了舒怡的感情,我将终生受病痛折磨,不得好死。”他五指并拢的发誓道。

  舒母目不转睛的看着他,有些惊愕,有些防备,还有些挣扎。

  他再接再厉低声道:“阿姨,请给我一个机会,也给孩子一个机会能拥有正常的家庭和父母的疼爱,不要像我小时候一样一直生活在别人歧视和同情目光之下,好吗?舒怡现在也需要有人陪在身边照顾她,我知道您的气管不好,舒怡现在家里又养了狗,您无法随时陪在她身边,所以让我去陪她和照顾她好吗?拜托您了。”

  又瞪着他看了许久,舒母终于有了软化的迹象。

  “我问问看舒怡。”她说。

  “不行!”他立刻摇头道:“您问她,她一定会说不要。还有,您有没有想过她怀孕为什么没跟您说?有可能是她不想让我们知道,您若问她,我怕会打草惊蛇,如果她有心要躲我们,我们以后要去哪里找她?”

  舒母的心倏然一阵害怕。舒怡是她的女儿,她自然了解她的个性,知道他的担忧并不是没道理,这种事的确有可能会发生。

  想到这,她毅然决然的决定,开口说:“走,我带你去她住的地方。”

  “谢谢阿姨,谢谢您。我一定会让她幸福一辈子的,绝不会让你为今天的决定感到一丝后悔的,绝对!”他激动的说,一颗心跳得飞快。

  只要再等一会儿,就能再见到她了。

  两个月又七天,他也没想到自己竟然能将与她分手后的日子记得如此清楚。

  不想承认,却无法否认这六十八天,他天天度日如年,感觉长得就跟过了一辈子一样。

  六十八天,六十八年,他真的好想她,好想她。

  舒怡被小黄和小灰的犬吠声叫醒,醒过来之后才听见外头似乎有人正在敲她家的大门,门上正传来砰砰砰的声响,她之前熟睡到连门铃都没听见,也不知道来人来了多久,又为何如此锲而不舍?

  她从床上爬起来,揉着眼睛走出房间,走到大门前扬声问:“谁?”

  “丫头,开门。”

  “妈?”听见熟悉的嗓音,舒怡愕然的低唤了一声,然后有些心慌的低头看了下自己依然平坦的肚子,再伸手拍了怕自己的脸颊,以此增加些血色,因为没时间让她去照镜子和化妆了,她现在只能期待刚刚的午觉有助她恢复些气色,没那么惨白吓人。

  深吸一口气后,她伸手将大门上的三道锁一一的开启,然后将大门打开。

  “妈,你怎么……”她的声音戛然而止,浑身僵直,呆若木鸡。

  门外的人不只是她母亲,还有一个她做梦都没想过会出现在这里的人——宣丞赫。他——他怎会出现在这里?

  “汪!汪!汪!”

  见到前任主人,小黄和小灰兴奋的从屋子奔了出来,直扑向宣丞赫,然后在他脚边汪汪叫个不停,也把舒怡从呆若木鸡的状态中叫醒了过来。

  “小黄小灰,进屋子里面去,进去。”她命令道,没忘记妈妈的身体情况不允许与猫狗近距离接触的事。

  把狗狗赶进屋里后,她将大门从身后关上,然后转身面向妈妈。

  “妈,你怎么来了?怎么没事先给我一通电话,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她问。

  舒母什么话都没说,只是默默地看了她一会儿后,目光向下移到她的小腹上,让她整个人顿时浑身都僵硬了起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