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插队入豪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八


  从头到尾,他对她的认识都浮于表面化,她心里到底有什么想法他从未关心过,对于她对他的付出,她的体贴、贤慧与关心也都接受得理所当然,却从未回报过她什么,最不应该的是,他后来竟然还情生异动的对别的女人动了心。

  他是个混球,难怪她会想和他分手,会在分手后离他远远的,甚至连怀孕了都不打算告诉他,情愿独自一个人生养孩子。他真是个大混球!

  突然想起她哭得声嘶力竭最后昏睡在他怀里的那次口角,她问过他一个问题,问他到底有没有喜欢过她?他没有回答,只觉得生气,觉得她问他这个问题就是不相信他,怀疑他,是在无理取闹。

  然而,他从没想过她的不安,更没想过连一句喜欢都不愿意对她说的他,对她的伤害会有多大。

  我喜欢你这句话很难吗?他当时为什么不肯开口对她说?如果说的话,那晚她就不会哭得那么伤心难过,声嘶力竭了吧?

  回想起来,他好像从未对她说过我喜欢你或我爱你这类的话,好像连一次都没有说过,难怪她会如此不安,得知他和别的女人共进晚餐会有那样小题大作的反应。

  宣丞赫,你就是个大笨蛋、大混蛋,该死的王八蛋,只会嘴巴上说负责,结果你负了什么责?除了理所当然的享受她所给予的一切之外,你到底付出过什么?

  一丝温柔?一点体贴?一句爱语?什么都没有!你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混蛋,王八蛋!

  他真恨自己。

  不知道舒怡现在住在哪里,宣丞赫只能上舒家去求舒家父母。

  原本他以为或许可以从李丽萍那里打听到她的住处,怎知打电话询问了之后才知道,李丽萍也只是在妇产科外巧遇她,又因为好奇而尾随她一段路,后来是听见她一个人坐在公园里自言自语的说了一些话,才确定她怀孕的事,其余之事一概不知,更不知她住哪儿。

  没办法,他最后只能厚着脸皮又一次来到舒家。

  他已经做好被打被骂的准备,反正他也很想被人狠狠地打骂一顿,如果动手的是她父母,也许他的心会舒服一些,不会再连呼吸都觉得隐隐作痛。

  对讲机上的门铃按了许久都无人回应,舒家的白天是没人在家吗?她的父母还没退休,仍做着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吗?他竟然连这个都不知道,对她有心还无心还需要别人来说吗?他觉得自己真的是很该死!

  “你找谁呀?”

  一个声音突然从后方响起,他转身,以为来人是这栋公寓的住户,却发现来人竟然是舒怡的母亲,因为她们母女俩长得实在是太像了。徐娘半老,风韵犹存大概就是这么一回事吧?在见到她母亲之后,他才知道原来她的美貌完全承自于她母亲。

  深吸一口气,他立正站好,先恭敬的朝对方行一个九十度的鞠躬礼,才开口。

  “阿姨您好,我是宣丞赫……”他话未说完,便被倏然变脸的舒母冷声打断。

  “你来这里做什么?上回不是警告过你不要到这里来吗?”舒母冷冷地看着他说。

  他呼吸一窒,沉默了一下,才在深呼吸一口气后恳切的再度开口说:“阿姨,我想知道舒怡现在住在哪儿,请您告诉我好吗?”

  “想都别想!”舒母怒声道。

  “阿姨,拜托您。舒怡她现在需要我。”他恳求道。

  “我女儿才不需要你,别往自己脸上贴金,请你立刻离开,不走的话我就报警。”舒母怒不可遏的指向马路的那一头,对他下着逐客令。

  宣丞赫沉默的看着怒气冲冲的舒母,知道自己若不下猛药,别想达到今天来此的目的,于是他再度深呼吸了一口气后,缓声开口道:“阿姨,您知道舒怡她怀孕了吗?”

  舒母瞬间瞠大双眼,被惊震得目瞪口呆。

  “你……你说什么?我不许你在这里胡说八道,破坏我女儿的名声。你、你到底想做什么?安了什么坏心?”

  从惊震、不信、怀疑到火冒三丈的怒斥他胡言乱语,舒母心慌意乱的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只是不断地想,丫头她真的怀孕了吗?真的吗?真的吗?

  “舒怡隐瞒着这件事,她并没有告诉我,一定是想一个人抚养孩子。”他目不转睛的看着舒母,沉声而缓慢地说道:“您或许不知道,当年我父母因误会分手,我母亲就跟现在的舒怡一样,发现怀孕后并未告诉我父亲,而是选择一个人将我生下来,然后母兼父职,含辛茹苦的抚养我。不过几年的时间,她便将自己的身体累坏了,这些年不管怎么补都补不回来。您真忍心让舒怡跟我母亲一样,累坏了身体,怎么也补不回来之后再来后悔莫及吗?我不忍心。”

  “你以为这么说我就会心软的告诉你,她现在住在哪里吗?”舒母的心有一股疼痛沉重的感觉,她却强忍着,因为她不知道他说的话是真或是假,如果是假的,他又有什么不良企图的话,那她随意的决定不就害到女儿了吗?

  那段时间女儿有多心痛难抑她可是全看在眼中,她绝不能光凭他几句话,就轻易破坏女儿好不容易获得的平静。

  “即使您不告诉我她住在哪里,我也一样能查得到,只是需要花点时间而已。”见舒母仍不肯松口,他换策略的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