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插队入豪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八


  舒母张口结舌的看她,被她所说出来的九十二万给惊呆了。她没有听错吧?这真是她那个老是入不敷出,只有卡债,没有存款的女儿吗?

  “你说的是真的吗?”宣丞赫开口问道,终于再也无法做个旁观者。

  之前他因为答应舒母,先由她来说服舒怡答应与他结婚的事,所以才一直安安静静地待在一旁,但眼见舒母被自己女儿赚钱的能力惊呆到说不出来后,他不开口都不行。

  难道确认舒怡有赚钱的本事,经济状况无虞后,与他结婚的事就没必要了吗?他绝不允许!

  对于他的提问,舒怡置之不理。事实上,从她进家门拿钥匙再出来之后,她就一直把他当成空气,好似他不存在一样。

  “舒怡。”他伸手越过桌面握住她的手,她顿时有如被火烫到般的把手缩了回去。

  “还好有回应,不然我会以为自己真的是空气。”他轻抽嘴角,自嘲的说道。

  舒怡依旧连看也没看他一眼,而舒母也因他的打岔回过神来。

  “十赌九输,股票也一样!你别以为这次能赚钱,以后次次都能赚到钱。想靠这种不劳而获的方式赚钱过生活,小心你爸打断你的腿!”舒母严厉的开口训女儿。

  “爸不会,因为股票投资既不犯罪也不犯法,而且也不是不劳而获。它需要花很多时间和精力去分析研究,可以说比上班还要辛苦还要累。”舒怡表情严肃的缓慢摇头道。

  “你——”舒母被她气到差点说不出话来。

  “妈,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舒怡截断母亲道:“如果我没有能力养活这个孩子,我不会把他生下来,让他到这世上陪我受苦受难的,所以请不要反对,让我把他生下来好吗?”她双手保护似的轻覆在自己的小腹上,恳切的看着母亲,哀声求道。

  话至此,舒母眉头紧蹙,知道自己还是输给了女儿。

  如果可以,说真的她希望女儿能把肚中未成型的胎儿拿掉,因为她还年轻,人生才要开始,可以再找一个真正疼她爱她的男人来谈恋爱和结婚。

  对于身旁这个曾让女儿伤心欲绝的男人,她其实还是有怨,不想女儿回到他身边,免得再次受到伤害。无奈女儿对腹中孩子比她想象中的要执着,既然如此,那么也只剩下一条路可走了。

  “要我不反对也可以,但是有个条件。”舒母沉默了一会儿,缓声开口道。

  “什么条件?”舒怡的双眼因希望而亮起。

  “你必须结婚,让孩子有父亲。”舒母说。

  “妈?!”舒怡难以置信的瞠眼叫道,不相信母亲会提出这条件。

  妈妈她明明就知道宣丞赫不爱她不是吗?怎还会要将她嫁给一个不爱自己女儿的男人,怎么会?

  “你怎么说?”舒母转头问宣丞赫。

  “我愿意。”宣丞赫毫不犹豫的回答。

  “我不愿意!”舒怡迅速叫道,心慌意乱地捉住母亲的手说:“妈,你明明就知道他不爱我,为什么要开出这种条件?嫁给一不爱我的男人,你认为我的未来还会幸福吗?你不能这样,不可以。”她不断地摇头。

  “我爱你,舒怡。”宣丞赫对她说。

  “我不相信!”她像被烫到般反射性的瞪向他,大声回道。

  “你可以不相信,但这就是我的真心。”宣丞赫双眼不闪不避的看着她。

  “嫁给我吧,舒怡。即使不为别的,为了孩子我们也该结婚。”

  “又是为了想负责吗?我不需要也不想要你的负责,你省省吧。”舒怡嘲讽的看着他说。

  “这次不只是为了负责,更因为我爱你。”他深情款款的对她说。

  “哈!”她冷嘲热讽的哈笑一声,然后摇了摇头。“不要说谎,这根本就不是你的真心,你只是想负责而已。又一次的负责,自然也会又一次的对别的女人情不自禁、不能自已,那种不是故意,却是出自本心的行为,你知道有多伤人吗?那种伤、那种痛我受过一次就够了,我不想再受第二次,我不要。”

  舒怡神色迷离恍惚,好像依旧深陷在那伤心的泥沼里不可自拔,挣扎到再也无力挣扎,已濒临绝望一样。

  “对不起。”宣丞赫心痛难抑。

  舒怡眨了眨眼,猛然深吸一口气后,神色迅速恢复正常的又对他摇了摇头。

  “过去的事我不想再提,因为那都已经过去了。”她带着些许距离感的冷漠,平静地看着他,以坚定的语气开口道:“怀孕是个意外,是在分手之后才发现的。原本我不想为这件事打扰你现在所拥有的幸福,所以才没告诉你。但是既然你都已经知道并且找上门了,那就趁这机会一劳永逸的谈一谈吧。”

  宣丞赫沉默了下,然后点头说:“你说,我听。”他想先搞清楚她的想法。

  “首先,不管你答不答应,我都要生下这个孩子。”舒怡直视他的双眼,坚定自己不妥协的立场。

  “其次呢?”他不置可否的接声问道。

  “其次,孩子是我执意要生的,所以不管是他的养育费、教育费或生活费我都会全权负责,不会伸手跟你要一毛钱。”

  “这怎么可以?”一旁的舒母忍不住插口道。

  “阿姨,先让她把话说完。”宣丞赫安抚的对她说。

  从三个人的表情神态来看,搞不清楚状况的人,大概会以为舒母是男方的母亲而不是女方的。

  “继续说。”他看向舒怡,耐心道。

  舒怡看了一眼有些着急又有些忿忿的母亲一眼,没做解释。她想先将宣丞赫解决掉,安抚母亲的事晚点再做就行了。

  “孩子是我要生的,所以我不会要求你对孩子负任何责任,不管是出钱或是出力。”她看着宣丞赫,不疾不徐的将筹码一一摊开给他看。

  “如果你不想和这个孩子扯上任何关系的话,我一辈子都不会告诉他他的亲生父亲是谁;如果你担心以后他会介入你的家庭,甚至出面争夺财产或其他利益的话,你现在就可以找个律师过来,我愿意些一张放弃一切继承权的切结书给你;还有,如果这样依然无法让你放心的话,我会离开台北,远离你的生活圈,能走多远就走多远,永远不会再让自己或孩子出现在面前。”她信誓旦旦的说。

  “还有呢?”见她停了下来,他开口问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