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插队入豪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我还有事要忙。”他摇头道,意思就是他不能待太久,请她们有话快说。

  “舒秘书对现在的你来说到底算什么,你可不可以先回答我这个问题?”好打抱不平的邱美珍率先冲口而出的质问他道。

  “我想这是我个人的私事,应该没有向三位做报告的必要。”宣丞赫面无表情的说。

  “你说的没错,那丽萍原本想跟你说的事也是舒秘书个人的私事,你也没必要知道了。”

  邱美珍怒不可遏的起身道,伸手去拉坐在她身边的李丽萍说:“别告诉他了,我们走。”

  “唉,冷静点。”吴淳琳急忙出声安抚她道。“这可关系到两个人的人生大事,就不能冷静下来好好的说吗?邱美珍,是你提议说要来跟宣特助说的,说什么不管如何他都有知的权利,现在这个知的权利跑哪儿去了?”

  “被狗吃了!”邱美珍依旧怒不可抑。

  “宣特助,拜托你回答邱美珍刚才问你的问题,因为这真的很重要,关系到我们到底要不要跟你说那件事。如果你真的没兴趣不想听的话,那你可以转身走。不过我向你保证,你以后绝对会后悔莫及,悔不当初的。”吴淳琳一脸认真,信誓旦旦的对宣丞赫说。

  宣丞赫很想直接转身走人,他不断地告诉自己既然都已经和舒怡分手了,两人之间便再无任何关系或瓜葛,不管她们想和他说的是什么事,只要关系到舒怡的事,基本上就是与他无关。

  可是吴淳琳刚才说的“以后绝对会后悔莫及,悔不当初”却像个紧箍咒般的箍着他,让他无法转身,也迈不出离开的步伐,整个身不由己。

  “你们应该知道我和舒怡已经分手了,她的事基本上已与我无关,我不知道你们到底想跟我说什么。”他面无表情的开口,表明自己的态度。

  “所以你的意思是,以后舒秘书的死活都不关你的事就对了?”邱美珍既嘲讽又忿忿地反问他。

  “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她生病了吗?”宣丞赫愀然惊变,迅速问道。

  “你不是说舒秘书的事与你无关吗?那她生不生病,是生是死又关你何事?”

  邱美珍讽刺的冷哼。

  宣丞赫遏制不住自己焦急担忧的情绪,猛然伸手扣住邱美珍的手腕,催促的命令她道:“她到底怎么了?生了什么病?快点告诉我!”

  “你不是说她与你无关?”邱美珍压根儿不怕他,继续用着欠揍的语气讽刺着他。

  “快点说!”

  “没有生病,不是生病,而是怀孕了。”看他突然变得凶神恶煞,好像随时都会动手打人的模样,一旁的李丽萍被吓到脱口而出。

  宣丞赫倏然浑身一僵,感觉耳边好像有什么突然爆炸,炸得他双耳嗡嗡作响,连脑袋也轰隆隆的响个不停。他缓慢地转头看向李丽萍,想问她刚才是不是有说话,可不可以再说一次,他没有听清楚,但邱美珍已抢先开口。

  “你怎么把它说出来了,还没搞清楚他的态度啊,如果他跑去逼舒秘书堕胎怎么办?”

  邱美珍满脸着急的对李丽萍说,然后转头换上凶悍的表情,严厉的警告宣丞赫说:“如果你敢跑去伤害舒秘书肚子里的孩子,逼她做任何她不想做的事,我们三个都会去当证人,帮舒秘书告死你的。你听见没有?”

  宣丞赫没有听见,他只听到“舒秘书肚子里的孩子”这句话之后,就什么都再也听不见了。

  不是生病,而是怀孕了。

  他刚才并没有听错,她怀孕了,肚子里有他的孩子了,他没有听错!

  宣丞赫感觉自己激动不已,心脏在胸腔里剧烈的狂跳着,好像要从他身体里面跳出来一样。

  她怀孕了,怀了他的孩子!

  天啊!

  他激动的不能自已,松开邱美珍后转身就跑出交谊厅,然后冲回座位去拿外套和手机,并朝李家婷丢下一句“我下午请假”便飞奔而去。

  他要去找舒怡,要去确认这个消息是不是真的。

  他们就要当父母了,是真的吗?

  一个孩子,天啊,怎么会有这么神奇的事情?

  一个会开口叫他爸爸,叫她妈妈,会撒娇,会哭闹也会咯咯笑的孩子,他们的孩子!

  宣丞赫突然有一种想哭的感觉,他形容不出这种感觉,只是觉得好感动、好感动,他真的好感动!感谢李丽萍告诉他这件事,感谢邱美珍和吴淳琳的多管闲事,他真的好感谢她们三个,如果不是她们,他以后真的会后悔莫及、悔不当初,然后遗憾心痛一辈子。

  舒怡……

  早知道那个女人要强,没想到会要强到这种程度,怀孕了却不告诉他,她是打算要一个人生下孩子,一个人独自抚养孩子吗?他绝不会怀疑她会不要孩子,毕竟她连流浪狗都无法狠下心来弃之不理了,又怎么会残杀自己的孩子呢?

  突然间,他发现自己好像真的从未认真深入的去了解过她。

  从一开始觉得她高傲、势利,后来因她态度转变与救助流浪狗的行为又让他觉得她其实是个善良的女人,再之后她因小狗而常出入他家,进出他的厨房让他对她的好厨艺赞不绝口之后,他又觉得她人不可貌相,最后因一次意外擦枪走火的一夜情而正式交往,成了一对他为了负责而以结婚为前提交往的男女朋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