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插队入豪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四


  “不好意思,我得走了,有机会再聊。”李丽萍说着朝她挥了挥手,接着便连走带跑的匆匆离去,好像真赶时间的模样。

  所以,李丽萍她真的只是凑巧经过这里,看见她,然后礼貌性的开口向她打个招呼而已,根本什么也没听到,也不知道,对吗?

  看着她渐行渐远,终至消失不见的身影,舒怡的心慢慢地又从喉咙回到原位。

  她还真的是太会自己吓自己了,像个傻瓜一样。

  “没事了,宝贝,咱们回家吧。”松了一口气,她低头对肚里的孩子轻柔的说:“今天天气不错,咱们回去带小黄和小灰一起到公园散步,你说好不好?小黄和小灰一定会很开心的。”

  说完,她带着微笑起身离开公园,回家遛狗去。

  “宣特助。”

  宣丞赫抬起头来,只见吴淳琳、邱美珍和总务部的一位李小姐三个女人一字排开来到他办公桌前,让他呆愣了一下,怀疑的想,这三个女人怎会一起跑来找他?

  他们在工作上似乎没什么交集。

  “有事吗?”他开口问。

  “我们想和宣特助一起吃午餐。”吴淳琳微笑的邀请道。

  “抱歉,我带了便当。”他无法想象和这三个女人坐在一起吃午餐的画面,有一种食欲不振、消化不良的感觉。

  “我们想也是,那就打扰几分钟,午休的时候请宣特助去趟交谊厅,丽萍有些话想和你说。”邱美珍沉着脸,一脸严肃的对他说。

  宣丞赫将疑惑的目光转向李丽萍,想不出她会有什么话想和他说。他和她完全不熟,若不是邱美珍将她的名字说出来,他甚至连她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只知道她姓李而已。

  “请问,你想和我说什么?”他开口问道。

  “你要我们在这里说吗?”邱美珍意有所指的看向他邻座新来的秘书小姐。

  宣丞赫犹豫了一下,低头看了下手表,距离午休时间还有半个小时,他应该忍得住才对。

  “好,十二点我会在交谊厅等你们。”他点头说。

  “好,那待会儿见。”

  十二点午休音乐响起,宣丞赫站起身来,在李家婷佯装自然的注视下离开座位,依约走向交谊厅。

  过去半个小时他完全无心工作,不断地想那位总务部的李小姐到底有什么话想对他说。他想来想去,再加上她与吴、邱两人一同前来这一点,只想到一个可能性,那就是她要说的话肯定与舒怡有关系。

  想到这一点他就觉得心烦,还有些火气。他和舒怡之间的事是他们两个人的事,这些路人甲乙丙丁到底该死的为什么要冒出头来多管闲事,是有收了舒怡给的什么好处不成?要不然就是吃饱太闲,工作太过轻松,时间太多了。

  看样子公司是需要重新审核人事规画了,清闲到有时间去多管闲事的闲人都该清理出去,免得浪费人事成本养米虫。

  来到交谊厅,只见那三个女人都已经来了,而且还坐得四平八稳,聊得眉飞色舞,可见已经来一段时间,真的是很清闲。

  “我来了,请问你们想跟我说什么?”他走上前问道。

  “坐下来嘛。”吴淳琳从一旁拉了一张椅子,微笑着对他说。

  “我还有事要忙。”他摇头道,意思就是他不能待太久,请她们有话快说。

  “舒秘书对现在的你来说到底算什么,你可不可以先回答我这个问题?”好打抱不平的邱美珍率先冲口而出的质问他道。

  “我想这是我个人的私事,应该没有向三位做报告的必要。”宣丞赫面无表情的说。

  “你说的没错,那丽萍原本想跟你说的事也是舒秘书个人的私事,你也没必要知道了。”

  邱美珍怒不可遏的起身道,伸手去拉坐在她身边的李丽萍说:“别告诉他了,我们走。”

  “唉,冷静点。”吴淳琳急忙出声安抚她道。“这可关系到两个人的人生大事,就不能冷静下来好好的说吗?邱美珍,是你提议说要来跟宣特助说的,说什么不管如何他都有知的权利,现在这个知的权利跑哪儿去了?”

  “被狗吃了!”邱美珍依旧怒不可抑。

  “宣特助,拜托你回答邱美珍刚才问你的问题,因为这真的很重要,关系到我们到底要不要跟你说那件事。如果你真的没兴趣不想听的话,那你可以转身走。不过我向你保证,你以后绝对会后悔莫及,悔不当初的。”吴淳琳一脸认真,信誓旦旦的对宣丞赫说。

  宣丞赫很想直接转身走人,他不断地告诉自己既然都已经和舒怡分手了,两人之间便再无任何关系或瓜葛,不管她们想和他说的是什么事,只要关系到舒怡的事,基本上就是与他无关。

  可是吴淳琳刚才说的“以后绝对会后悔莫及,悔不当初”却像个紧箍咒般的箍着他,让他无法转身,也迈不出离开的步伐,整个身不由己。

  “你们应该知道我和舒怡已经分手了,她的事基本上已与我无关,我不知道你们到底想跟我说什么。”他面无表情的开口,表明自己的态度。

  “所以你的意思是,以后舒秘书的死活都不关你的事就对了?”邱美珍既嘲讽又忿忿地反问他。

  “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她生病了吗?”宣丞赫愀然惊变,迅速问道。

  “你不是说舒秘书的事与你无关吗?那她生不生病,是生是死又关你何事?”

  邱美珍讽刺的冷哼。

  宣丞赫遏制不住自己焦急担忧的情绪,猛然伸手扣住邱美珍的手腕,催促的命令她道:“她到底怎么了?生了什么病?快点告诉我!”

  “你不是说她与你无关?”邱美珍压根儿不怕他,继续用着欠揍的语气讽刺着他。

  “快点说!”

  “没有生病,不是生病,而是怀孕了。”看他突然变得凶神恶煞,好像随时都会动手打人的模样,一旁的李丽萍被吓到脱口而出。

  宣丞赫倏然浑身一僵,感觉耳边好像有什么突然爆炸,炸得他双耳嗡嗡作响,连脑袋也轰隆隆的响个不停。他缓慢地转头看向李丽萍,想问她刚才是不是有说话,可不可以再说一次,他没有听清楚,但邱美珍已抢先开口。

  “你怎么把它说出来了,还没搞清楚他的态度啊,如果他跑去逼舒秘书堕胎怎么办?”

  邱美珍满脸着急的对李丽萍说,然后转头换上凶悍的表情,严厉的警告宣丞赫说:“如果你敢跑去伤害舒秘书肚子里的孩子,逼她做任何她不想做的事,我们三个都会去当证人,帮舒秘书告死你的。你听见没有?”

  宣丞赫没有听见,他只听到“舒秘书肚子里的孩子”这句话之后,就什么都再也听不见了。

  不是生病,而是怀孕了。

  他刚才并没有听错,她怀孕了,肚子里有他的孩子了,他没有听错!

  宣丞赫感觉自己激动不已,心脏在胸腔里剧烈的狂跳着,好像要从他身体里面跳出来一样。

  她怀孕了,怀了他的孩子!

  天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