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插队入豪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三


  “够了!你们俩到底想做什么?”宣丞赫怒声喝道。

  听她们俩一搭一唱的,摆明就是特地前来找他碴的,他若到现在都还看不出来就太笨了!只是这到底干卿何事啊?

  “没做什么,只是觉得天下乌鸦一般黑,男人就没有一个是好东西的!”邱美珍瞄了他一眼,冷嘲热讽的说。

  吴淳琳紧接着咳声叹气道:“只见新人笑,哪闻旧人哭。想到舒怡现在不知道躲在哪里哭,我就一阵心酸难受呀。”

  宣丞赫握紧拳头,咬紧牙关的怒瞪她们俩一眼,接着不发一语的转身就走。

  没想到他会突然连个招呼都不打就走人,江静绢呆愣了一下,这才赶忙随后追了过去。

  “宣丞赫,你还好吗?”她追上他,走在他身边柔声问道。“其实你不需要生气,不管她们说什么,我都不会在意。俗话说清者自清,浊者……”

  “对不起,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宣丞赫对她说完这句话后,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走。

  江静绢不禁呆愣在原地,然后就这么一个人站在原地看他愈走愈远,直到他整个人都没入人群之中再也看不见为止,她这才抿紧唇瓣,紧握拳头的转身离开。

  舒怡觉得自己快要死了,为什么会这么难受,为什么她肚子里明明都没有任何东西了,她还是想呕吐,而且一直吐个不停?

  活了两世,她第一次因吐而痛不欲生,也是第一次知道孕吐就是痛不欲生的滋味。

  孕吐?

  是的,她怀孕了,在和宣丞赫分手之后才发现的,很老掉牙的故事情节吧?但它却真实的发生在她身上,让她有种哭笑不得的荒谬感。她好不容易才让自己死了心,认了命,不再去想关于他的任何事,结果谁能告诉她,老天为什么还要跟她开这种玩笑呢?

  由于江静绢的出现和宣丞赫暧昧不明的态度,她这几个月的心情总是起伏不定,生理期也都变乱了,以至于上个月生理期没来她也没理它,这个月又没来她才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然后跑去看医生,然后就发现自己中奖了,再然后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的关系,就开始翻天覆地的孕吐了起来。

  医生说孕吐和个人体质有关,她的情况虽然比一般孕妇严重,但只要不影响肚里胎儿的发育都没问题,不需要担心。

  她忍不住回医生道:“我不是担心才问,我是痛苦得受不了才问,怕再这样吐下去,哪天我会吐昏在厕所里,没人知道。”

  医生微笑的看了她一眼,说:“所以家人很重要,叫你老公要贴心点,如果他不知道要怎么贴心的话,你让他来找我,我来教他。”

  她顿时无言以对。

  老公吗?问题是她没有老公又一个人住该怎么办?

  怀孕的事她压根不敢让爸妈知道,既怕他们要她把孩子拿掉,又怕他们带她去找宣丞赫要他负责,这这两种结果都是她不想见到的,偏偏她再怎么想,让爸妈知道她怀孕后的结果就只有这两种,而她想要的第三种结果,那就是一个人把孩子生下来做个单亲妈妈,是绝对不可能实现的。

  结婚前谈过恋爱没关系,但结婚前身边已有个私生子的女人,有几对父母亲会同意让自己的儿子去娶这种女人?除非那个儿子有过婚姻记录,或者本身也有个拖油瓶。更何况她现在才二十四岁而已,人生可以说是才刚刚开始,她爸妈又怎容许她任性的赔上自己的一生呢?

  所以,她真的很庆幸为了养小黄小灰的关系,她顺利从家里搬了出来,更庆幸因为住处有小黄小灰在,妈妈根本不敢踏进她家门。只要再瞒上一两个月,她的宝宝就可以平安的成长了。

  上一世她一直活到三十五岁都没有结婚也没有孩子,三十三、三十四岁时还不觉得,年纪一到三十五这个数字,感觉就像跨入人生另一个阶段,一个充满后悔的阶段。

  后悔年轻时太放纵玩乐,没将身体顾好。

  后悔年轻时没好好睁开眼选到对的人来谈恋爱,然后结婚。

  后悔不管当初有没有选对人,都该想办法生个孩子,那么身边即使没可以托付终身的男人,也能有个血肉相连的子女一起生活,不会一个人孤伶伶的。

  尤其是在开同学会时看到同学们的孩子一个比一个大,坐在一起就像姐妹或姐弟的时候,那种自己年轻时没生个孩子的懊悔才叫刻骨铭心,后悔莫及。

  所以她在得知自己怀孕时,除了愕然惊讶外,还有一股压抑不住的惊喜与喜悦,然后几乎同时间,她开始想象她的孩子长得会是什么模样,是男是女,等到她三十五岁那年开同学会时,将会换别的同学羡慕她的孩子都快十岁了,真的好好。

  光是想象那情景,她对肚子里的孩子就充满了期待。

  她一定要生下这个孩子,不管爸妈同不同意,或是孩子的亲生父亲在得知孩子的存在后会有什么想法。

  孩子是她要生的,她不会叫他负责,也不会利用孩子跟他要什么养育费或是继承权的,如果他有异议,担心她空口说白话,哪天会食言而肥的话,她愿意让他找见证人,然后白纸黑字的写下切结书或协议书交给他。

  总而言之,孩子是她的,与他无任何关系,更不会要他家任何一毛钱。

  “宝贝,虽然妈妈和外公外婆家的钱不多,不能给你富裕的生活,但是妈妈向你保证,你一定能够拥有满满的爱,在爱与幸福中快快乐乐的长大,妈妈对你发誓,所以你也不要调皮,让妈妈每天都吐得要死不活的,知道吗?”

  她轻抚着依旧平坦的肚子,满脸温柔的表情,轻声细语的对着肚子里的宝贝说。

  “舒……秘书?”

  舒怡顿时浑身一僵,怎么也没想到在这非假日的午后公园里,竟也会遇到熟识的人,而且从对方对她的称呼来看,还是之前公司的同事。

  她动作有些僵硬的抬起头看向来人,认出来人是在总务部工作的李丽萍小姐。

  “好巧,你怎么会在这里?今天怎么不用上班?”她扯唇微笑,用主动来掩饰她此刻心里的心慌意乱。

  她不知道李丽萍什么时候来的,来了多久,有没有听到她刚才的自言自语。

  下午的公园一片宁静,只要有个人在公园那头稍微大声点说话,这边便能听到。她刚才自言自语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李丽萍就站在距离她不到两公尺的地方,要听绝对能听得一清二楚。

  所以,她刚刚到底有没有听到什么?她该开口求她别把刚才听见的事透露给别人知道吗,尤其是公司里的人。但如果她什么都没听到,那自己这样不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我身体有些不舒服,所以下午请假去看医生。”李丽萍回答她的问题。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感冒了吗?”她关心的问道,脑袋却不停的打转着想办法。

  “不是,是妇女病。”

  舒怡的心顿时咯噔了一下。妇女病不表示要去看妇科吗?而她刚刚才从一间妇幼医院走出来,李丽萍她该不会是目睹了这一切之后,才一路尾随她而来吧?舒怡的心顿时提到了喉咙,堵得她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来。

  “糟了,我门诊预约的时间快到了。”李丽萍突然抬起手来,看了下手表上的时间道。

  所以,她根本还没去医院?舒怡在心里想着。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