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插队入豪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我没办法这么轻易的原谅你,因为我真的太生气了。”她摇头,挣扎的告诉他实话。

  “好吧,那要怎样才肯原谅我?”他低头凝视着她问道。

  “不知道,你先放开我,我要回家冷静几天,这几天除了在公司讨论公事外,你都别理我,也别和我讲话,否则我怕我会忍不住对你发火。”她心里那股怒气,那把怒火需要时间来消灭,还有,也必须让他尝尝担心害怕和心急如焚的滋味。

  “你可以对我发火。”他对她说。

  “我不想和你吵架。”她摇头。

  她知道自己的个性,一旦发了火,不管他是顺她或逆她,她都不会觉得满意,只会更加生气而已,所以她才需要自我排解怒气的时间,别理她就好。

  “那需要多久的时间?”他问她。

  “不知道。”她淡然的回道。

  “那这段时间,小黄和小灰……”他有些期待的看着她,希望她能改变主意。

  “你自己看着办。”她不为所动的说,然后推开他的手,对他说:“我走了。”接着拿起自己的外套和皮包,头也不回的离去。

  宣丞赫则呆愣在当场许久还回不了神,因为他怎么也没想到他会面临这样一个场面。

  身为女朋友的她不是应该为他的平安感到高兴,然后对他嘘寒问暖、温柔以对吗?怎么接过却是这样?谁能告诉他为什么?

  他蹙起眉头,忽然想起那抹温柔体贴的倩影……

  连续两个星期,舒怡除了在公司谈公事外,没有和宣丞赫多说一句话。

  一开始她的确是需要时间冷静,但慢慢地过了三天、五天、一星期之后,她想和他冰释,却见他一副公事公办,丝毫没把她与他冷战了一个星期的事放在心上的冰冷模样,她就觉得不甘心,不想主动低头与他示好。

  然后,不知不觉十天过去了,两个星期过去了,他仍是那副无所谓的样子,无所谓到令她心寒。

  她觉得好难过,对他而已,她到底算什么,真的是他的女朋友吗?如果是的话,他怎么可以除了工作与公事外,整整半个月都不理她?

  是,没错,这件事一开始的确是她自己要求的,但是什么天大的怒火怒气可以让人气上十天半个月的?有脑子的人应该都知道,事到如今她根本就已经不生气了,只是咽不下那口要由她来主动示好的气而已,身为男人的他就不能主动一下吗?

  好,她承认自己这样有点娇气,有点在耍小姐脾气,也有点讨人厌,但是他就不能稍微哄她一下吗?交往半年来,她始终聪明懂事、体贴贤慧,从不曾让他伤过脑筋,一次也没有。

  只有这一次为了他的生命安全,以及自己几乎难以承受的焦急担忧和他抄了架、发了火,结果就这么一次,他就容忍不了吗?

  真的好难过,好想找个地方放声大哭。

  上一世她也谈过恋爱,也曾失恋过,还为那个冒牌货虚度过五年的青春,最后却人财两失一无所有,悲催的让她想替自己掬一把眼泪。

  但是,那些都比不上她此刻的郁闷、委屈、心寒和心痛,因为就在她为他的无所谓感到难过不已时,她竟看见他和别的女人有说有笑共进晚餐的画面?!

  若不是亲眼所见,她绝不相信这个事实。

  看着玻璃窗内,正对着同桌共进晚餐的长发女人笑容满面、侃侃而谈的男人,舒怡呆若木鸡,浑身发冷,脑袋一片空白,完全不知该做何反应。这就是他所谓的原因吗,因为有了……新欢?

  她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只知道自己的脑袋一片空白,呈完全罢工状态。

  她艰难的转头,将视线从他脸上移到坐在他对面的那个长发女人身上,从她的身材穿着看到发型,再看向她的长相她的脸,然后突然有种晴天霹雳,倏然一震的感觉。

  她难以置信的睁大双眼,想看清楚那个女人和她上一世记忆中的那个女人是否为同一人,那个后来嫁给宣丞赫,成为让所有女人——不管是已婚或未婚都羡慕不已的宣太太的女人——江静绢。

  没错,就是这个名字,上一世他老婆的名字,她记得很清楚。

  这个女人终于还是出现了吗?

  宣丞赫脚步轻盈的走进电梯,钥匙在右手食指上转动个不停,好心情显而易见。

  今晚和江静绢护士一起吃晚餐的感觉比他想象的还好,时间也过得比他想象中的还快,简直可以说是一眨眼就过,他已经有好久没感觉到如此轻松愉快了。

  如果可以,他还真想明晚再约她一起吃饭,只可惜这样做只会唐突佳人,毕竟一,没有理由;二,他是一个有女朋友的男人。

  想到女朋友,宣丞赫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好心情顿时不翼而飞。

  走到家门前,他用钥匙开门,推门而进,然后猛然一顿。

  客厅的灯是亮的,这代表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与他冷战了半个月的女朋友来了!他将扑上来欢迎他回家的小黄小灰推开,立刻扬声叫唤。

  “舒怡?”她不在客厅里,会是在哪儿呢?房间里或是浴室里?

  听见他叫唤的声音,舒怡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你回来了。”她说。

  “你怎么来了?”他有些惊喜的看着她问道。

  “不欢迎吗?”她反问。

  “别开玩笑了。”他迅速回答,然后走到她面前,伸手将她拥进怀里,低头凝望着她柔声问道:“不生气了?”

  她沉默了一下,不答反问道:“你在乎吗?”

  “当然!”他毫不犹豫的回答。

  “但我怎么觉得这两个星期你好像如鱼得水,一点也不在乎的样子。”她微笑,像是开玩笑般的对他说,笑意却达不到她的双眼。

  “谁说的?”他瞪眼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