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插队入豪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


  除此之外,他还发现自己已迷恋上她的味道,迷恋上她柔软的身体,和在床上时的性感与热情,能娶这样一个出得来厅堂,进得了厨房又上得了床的女人当老婆,身为一个男人的他还有什么不好犹豫或不满足的呢?这才是他会开口向她求婚的原因。

  “不管是不是,我们先交往一段时间再说好吗?”她看着他柔声说道,不希望他冲动做决定,让此事变成他心里的一个疙瘩。

  他沉默地看了她一会儿,确定她是真心的,这才点头道:“好,那我们先交往一段时间后再来讨论结婚的事。”该负的责任他从来不会逃避。

  她不置可否的闭上眼睛,累得想再睡一觉,却突然想到——

  “几点了?”她倏然睁眼,开口问道。

  宣丞赫伸手从床头柜抓来闹钟,看了一下上头的时间。

  “八点五十三分。”

  “完蛋,迟到了。”她顿时哀声叫道,却一点起床的力气都没有。

  “我帮你请假,今天别上班了。”他柔声道,倾身在她额上亲吻了一下。

  “别,请假的电话我自己打。”她赶紧阻止他道。

  他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眼神让她很发虚啊。

  “正常情况你现在人应该还在高雄加班才对,突然打电话到公司帮我请假,怎么想都怪怪的,我们还是低调一点,你觉得怎么样?”她小心翼翼地问他。

  “和我交往被公司的同事知道让你觉得很丢脸吗?”他问。

  “你他妈的是什么意思?”

  她整个被气到脱口而出的质问他,而他则被她的三字经吓到,从没想过向来高傲优雅的她竟然也会骂脏话,而且顺口得让他很想笑。

  “没想到你也会说脏话。”他终究还是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她哼了一声,转头不理他。

  对于他刚刚质问她的问题,她真的有被伤到的感觉。近来都已经和他相处了这么长一段时间,刚刚还将女人最宝贵的第一次给了他,结果她在他眼中还是这么势利、爱面子、虚有其表、一无可取吗?她真的觉得很受伤。

  “对不起,是我错了。”他向她道歉,伸手拥了拥她,又亲了亲她。

  “如果我在乎别人的眼光和看法,这两个月来我为什么还经常和你一起下班,经常出入你家?我早就避之惟恐不及的离你远远的了。”她告诉他。

  “对不起,是我错了。”他又再说了一次。

  她摇了摇头,认真的看着他问道:“宣丞赫,你是不是不太喜欢我?”

  “胡说什么?如果我不喜欢你,还会经常和你一起下班,一起晚餐,让你经常出入我家,还把家里大门的钥匙交给你吗?”他拿她刚才说的话回答她。

  “那是因为有小黄小灰在的关系,如果没有它们,也不会有你说的这一切不是吗?”她说。

  “不管有没有它们,我是绝对不会和一个我不喜欢的女人同进同出,共进晚餐,让她来我家,甚至是躺到我床上,和我发生男女之间最亲密的事。”他神情严肃,一本正经且斩钉截铁的对她说。

  “所以,”他的声音又放柔了下来。“你别胡思乱想,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女朋友,等我们交往一阵子你觉得时机到了,我们就结婚。”

  说完,他又倾身吻了吻她。

  “嗯。”舒怡轻应一声 ,没执着在他依然没回答她,他喜不喜欢她这个问题。

  她想,只要他有心对她负责,不会离弃她,那么以她的条件和能耐,终有一天能让他喜欢上她、爱上她吧?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她相信活了两世的自己绝对不会有问题的。

  嗯,绝对。

  二〇〇三年三月十五日,世界卫生组织WHTO将之前称为非典型肺炎的疾病正式取名为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简称SARS,其感染特点为发生弥漫性肺炎及呼吸衰竭,较过去所知病毒、细菌引起的非典型肺炎严重。

  二〇〇三年春,全球开始陷入令人闻之色变的SARS风暴之中,和舒怡上一世的记忆一模一样。

  人微言轻的她改变不了世界的命运,唯一能做的只有尽己所能的提醒周遭的人,不厌其烦的告诉大家要注意身体健康,出入公共场所最好要戴口罩。

  没事尽量不要去医院,少待在人多的密闭空间,感冒若有发烧症状一定要尽快就医,甚至自我隔离等等。

  被她丢在沙发上的手机响起来的时候,舒怡正在宣丞赫家里的客厅和小黄小灰玩,这两个小家伙在被豢养了半年后,不仅长大也变胖了不少,和当初在公园里流浪的模样完全判若两狗。

  因为正室和宣丞赫交往的关系,她为了养狗而想搬家的事最后还是不了了之,小黄小灰继续住他家,连她自己偶尔也会住在这儿。

  爸妈对于她三不五时的外宿已经习惯了,虽然偶有微词,会对她叨念几句什么要懂得爱惜自己之类的话,但终究拿已经长大有了自己想法的她没辙,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任由她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