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插队入豪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


  “所以,”他的声音又放柔了下来。“你别胡思乱想,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女朋友,等我们交往一阵子你觉得时机到了,我们就结婚。”

  说完,他又倾身吻了吻她。

  “嗯。”舒怡轻应一声 ,没执着在他依然没回答她,他喜不喜欢她这个问题。

  她想,只要他有心对她负责,不会离弃她,那么以她的条件和能耐,终有一天能让他喜欢上她、爱上她吧?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她相信活了两世的自己绝对不会有问题的。

  嗯,绝对。

  二〇〇三年三月十五日,世界卫生组织WHTO将之前称为非典型肺炎的疾病正式取名为严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简称SARS,其感染特点为发生弥漫性肺炎及呼吸衰竭,较过去所知病毒、细菌引起的非典型肺炎严重。

  二〇〇三年春,全球开始陷入令人闻之色变的SARS风暴之中,和舒怡上一世的记忆一模一样。

  人微言轻的她改变不了世界的命运,唯一能做的只有尽己所能的提醒周遭的人,不厌其烦的告诉大家要注意身体健康,出入公共场所最好要戴口罩。

  没事尽量不要去医院,少待在人多的密闭空间,感冒若有发烧症状一定要尽快就医,甚至自我隔离等等。

  被她丢在沙发上的手机响起来的时候,舒怡正在宣丞赫家里的客厅和小黄小灰玩,这两个小家伙在被豢养了半年后,不仅长大也变胖了不少,和当初在公园里流浪的模样完全判若两狗。

  因为正室和宣丞赫交往的关系,她为了养狗而想搬家的事最后还是不了了之,小黄小灰继续住他家,连她自己偶尔也会住在这儿。

  爸妈对于她三不五时的外宿已经习惯了,虽然偶有微词,会对她叨念几句什么要懂得爱惜自己之类的话,但终究拿已经长大有了自己想法的她没辙,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任由她了。

  不过听说她的对象不是公司高不可攀的海乌龟总经理,而是脚踏实地的总经理特助,她妈妈倒是放心了许多,只是不时会问她什么时候要把人带回家介绍给他们认识就是了。而她则总是回答等宣丞赫有空的时候,因为他虽然只是小助理,但是真的很忙。

  “丞赫,你到了吗?下飞机、出机场了吗?”看见来电显示出他的名字,舒怡立即将电话接起来问道。

  上个星期,宣丞赫突然跟她说要去新加波出差把她吓得半死,她希望他能请假或推掉这个差事,他却不同意,觉得她有些小题大作,两个人还因此闹得有些不愉快。

  后来他还是出国了,不过在临走前向她发誓保证他一定会注意身体健康,出入公共场所一定会戴口罩,一定会和感冒咳嗽的人保持距离等等,让她稍微安心了一点。

  一个星期的时间说长不长,但也让她等得几乎要望眼欲穿,如今,他终于平安归来了,谢天谢地。

  “嗯,刚下。舒怡,有件事我要跟你说。”

  “什么事?”他的语气有些不对劲,让她的心一下子便提到了喉咙,说话的声音变得有些堵。

  “刚过检测站的时候,我的体温有点过高,所以可能要隔离一周。”

  “你说什么?!”她不由自主的提高了嗓音,惊声问道。

  “只是高了一点,没事。我既没有感冒也没有咳嗽,所以你放心。总之,跟你说一声,我们一个星期后再见,别担心我。Bye!”

  说完,他就直接把电话挂了,她回拨他的手机时,那头却传来对方没有开机的回应。

  舒怡快气疯了,又着急又生气,那个家伙竟然这样对待她,虽然这半年的交往已让她明白他这么做完全是为她着想,不想她在他隔离这段时间还跑去接触他、照顾他,但是他该死的难道不知道这样她会有多担心焦急吗?真是个大坏蛋!

  接下来每天她都尝试打电话给他,结果回应都是对方没有开机。

  七天的时间,她可谓是度日如年。

  终于七天过后,他除了瘦一点之外,安然无事的出现在她面前,她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压抑多日的怒火也轰然爆发,冲上去用力的捶打他。

  “你这个大坏蛋!大混蛋!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怎么可以?可恶的混蛋,我要和你分手听见没有?分手!”

  他抓住她的手,将手拉到他身后,然后松开再顺势将她紧拥在胸前。

  “对不起。”他向她道歉,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瞬间将她拥得更紧。

  “你这个坏蛋,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多害怕吗?你怎么可以不开机、不接我的电话,只是也该让我听见你的声音,知道你的近况,你怎么可以这样?”她泣不成声的说道,怒不可遏的想挣开他的怀抱,他却将她抱得好紧好紧。

  “对不起,我发誓以后不会这样了。”他对她忏悔道。

  “你的发誓不值钱。”她哽咽的生气道。他出国前也曾向她发誓他一定会平平安安的回来,结果呢?一进国门就被隔离,把她吓得半死。

  “别生气了,我不是答应过你会平平安安的回来了吗?我平安的回来了,你应该要高兴才对呀。来,笑一个给我看,别哭了,嗯?”他柔声轻哄着她说。

  “你这次真的让我很生气。”她对他说。

  “对不起。”他再度道歉。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