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插队入豪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五


  “当然。”他咬牙迸声,同一时间突然猛然冲 刺,瞬间将她贯 穿。

  “啊!”她痛呼一声,指甲狠狠掐进他手臂的肌肉里,因疼痛而弓身扭曲低泣。

  “嘘,对不起,一会儿就不痛了。对不起,亲爱的。”他喃喃地安抚她,吻去她眼角的泪水,又不断地亲吻轻哄着她。

  他的轻怜蜜意安慰了她,让她的不适感淡了许多。

  ……

  房里很安静,除了两人的喘息声之外,没有其他声音。

  舒怡无力的瘫躺在床上,累得连一根手指头都移动不了。真正的gao\chao,她有多久——不是,应该说上一世的她有多久都没达到过了?

  感觉真的好好,好像躺在白云上漂浮着,真的好舒服。

  “舒怡。”他沙哑低沉的声音突然在她耳边响起。

  “嗯?”她闭眼轻应一声,感觉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了。

  “你愿意嫁给我吗?”她被惊得立刻睁开双眼转头看他。

  晨光中,他的神情正经而严肃,眼底有着一抹藏不住的紧张,和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迷惑与不确定,让原本惊愕中又带点惊喜的她一瞬间从云端跌落现实,脚踏实地。

  “你不需要为了负责而说出这种话。”她轻摇了下头,缓声开口道。

  “我……不是这样的。”宣丞赫有些气弱的说。

  他不可否认自己会说出这种话的确是为了负责,但他对她本来就有好感,只是还不到要和她结婚的程度而已。

  可是刚才发生的事却改变了他的幸福,刚刚那是她的第一次,听说第一次对每个女人都有着特殊的意义,而她却半推半就的这样给了他,这叫他怎能不负责呢?

  除此之外,他还发现自己已迷恋上她的味道,迷恋上她柔软的身体,和在床上时的性感与热情,能娶这样一个出得来厅堂,进得了厨房又上得了床的女人当老婆,身为一个男人的他还有什么不好犹豫或不满足的呢?这才是他会开口向她求婚的原因。

  “不管是不是,我们先交往一段时间再说好吗?”她看着他柔声说道,不希望他冲动做决定,让此事变成他心里的一个疙瘩。

  他沉默地看了她一会儿,确定她是真心的,这才点头道:“好,那我们先交往一段时间后再来讨论结婚的事。”该负的责任他从来不会逃避。

  她不置可否的闭上眼睛,累得想再睡一觉,却突然想到——

  “几点了?”她倏然睁眼,开口问道。

  宣丞赫伸手从床头柜抓来闹钟,看了一下上头的时间。

  “八点五十三分。”

  “完蛋,迟到了。”她顿时哀声叫道,却一点起床的力气都没有。

  “我帮你请假,今天别上班了。”他柔声道,倾身在她额上亲吻了一下。

  “别,请假的电话我自己打。”她赶紧阻止他道。

  他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眼神让她很发虚啊。

  “正常情况你现在人应该还在高雄加班才对,突然打电话到公司帮我请假,怎么想都怪怪的,我们还是低调一点,你觉得怎么样?”她小心翼翼地问他。

  “和我交往被公司的同事知道让你觉得很丢脸吗?”他问。

  “你他妈的是什么意思?”

  她整个被气到脱口而出的质问他,而他则被她的三字经吓到,从没想过向来高傲优雅的她竟然也会骂脏话,而且顺口得让他很想笑。

  “没想到你也会说脏话。”他终究还是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她哼了一声,转头不理他。

  对于他刚刚质问她的问题,她真的有被伤到的感觉。近来都已经和他相处了这么长一段时间,刚刚还将女人最宝贵的第一次给了他,结果她在他眼中还是这么势利、爱面子、虚有其表、一无可取吗?她真的觉得很受伤。

  “对不起,是我错了。”他向她道歉,伸手拥了拥她,又亲了亲她。

  “如果我在乎别人的眼光和看法,这两个月来我为什么还经常和你一起下班,经常出入你家?我早就避之惟恐不及的离你远远的了。”她告诉他。

  “对不起,是我错了。”他又再说了一次。

  她摇了摇头,认真的看着他问道:“宣丞赫,你是不是不太喜欢我?”

  “胡说什么?如果我不喜欢你,还会经常和你一起下班,一起晚餐,让你经常出入我家,还把家里大门的钥匙交给你吗?”他拿她刚才说的话回答她。

  “那是因为有小黄小灰在的关系,如果没有它们,也不会有你说的这一切不是吗?”她说。

  “不管有没有它们,我是绝对不会和一个我不喜欢的女人同进同出,共进晚餐,让她来我家,甚至是躺到我床上,和我发生男女之间最亲密的事。”他神情严肃,一本正经且斩钉截铁的对她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