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插队入豪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五


  瞪了瞪眼又嘟了嘟嘴,舒怡终于闷闷的下床起身把灯熄了,然后又爬上床躺下来睡觉。

  反正这也不是他第一次对她不解风情了,她早就已经习惯了,哼!

  习惯一个人睡的人比较容易被外在的动静惊醒,而习惯身边有个温暖体温的人,在冬夜里总会不由自主的贴向温暖,甚至紧巴着温暖不放。

  于是,深沉的熟睡了四个多小时,差不多已恢复大半体力而进入浅层睡眠区的宣丞赫,一下子就被突然横压在他胸前的那只纤纤玉手给惊醒过来,睁眼,转头,看向那个不知何时已缩到他身边侧睡,紧紧的依偎着他的女人。

  窗外曙光已露,天已亮。微暗的晨光照在她脸上,产生的阴影遮去了她平日的艳丽与精明,只留下让人想怜香惜玉的细致柔弱。

  一股暗香突然钻入他鼻间,是他洗发精的味道,但又有些不同,让他不由自主的深呼吸,想更深入拼闻其中诱人的馨香。

  他不知道的是自己早已低下头,将鼻子埋进她秀发中深深地呼吸着,愈靠愈近。

  他情不自禁的举动终于惊扰到她,她动了下身体,他则浑身僵硬,默然惊醒过来。

  心跳得有点快,身体某个部位有些硬——挺,让他好庆幸她还在睡没有醒过来,不然他就有得尴尬了。

  小心翼翼的深呼吸,他伸手想将她放在他胸口的手拿开,让自己下床冷静,同时等她醒来离开后再睡回笼觉,不料他才轻轻抬起她的手,她立刻动了起来,瞬间换了个睡姿,这回压在他身上的不只她的手,还有她的脚,而且该死的后者还直接压在他那有些硬——挺的某个部位上。

  他呼吸暂停,浑身僵直,有点想骂三字经。

  冷静,冷静。他告诉自己,但是他完全冷静不了,因为她又挪动了起来,像是想找到一个最舒服的睡姿,她的腿就这么在他最敏感的部位上上下下的磨蹭,找着她觉得最舒服的姿势。

  等她终于停止不动时,他都快欲火焚身了。

  宣丞赫慢慢地、慢慢地深呼吸,这回他没再理会她压在他胸口上的那只手,因为他的注意力全集中在她紧贴在他双腿间的腿上。

  他得将她的腿移开才行,否则再让她磨蹭几下,他真的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失控做出什么事。

  舒怡以为自己在作春梦,上一世她有过经验,自然对这种欢愉的感觉不陌生,甚至还有些欢迎,毕竟和喜欢的人做爱是件很舒服很享受的事情。

  她真的以为自己在做梦,直到他慢慢地推挤进她体内,然后戳刺到那道天生的防线令她痛得畏缩了一下,她才猛然清醒过来,发现这并不是梦。

  “宣丞赫?”她有些惊慌,有些不确定的出声。

  “别怕。”他倾身亲吻她,沙哑的安抚着。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她问他。

  他倏然全身僵直的静止不动,然后慢慢地抬起头来,用着深邃专注的目光静静地看着她。

  “你不愿意吗?”他问。

  不愿意吗?不,她愿意,只是她想弄清楚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确定不会后悔吗?做了之后他们的关系将从单纯的同事朋友变成情人,他准备好要接受这样的新关系了吗?

  “你准备好了吗?”她问他。

  “准备什么?”

  “和我交往。”

  “当然。”

  “啊!”她痛呼一声,指甲狠狠掐进他手臂的肌肉里,因疼痛而弓身扭曲低泣。

  “嘘,对不起,一会儿就不痛了。对不起,亲爱的。”他喃喃地安抚她,吻去她眼角的泪水,又不断地亲吻轻哄着她。

  他的轻怜蜜意安慰了她,让她的不适感淡了许多。

  ……

  房里很安静,除了两人的喘息声之外,没有其他声音。

  舒怡无力的瘫躺在床上,累得连一根手指头都移动不了。真正的高潮,她有多久——不是,应该说上一世的她有多久都没达到过了?

  感觉真的好好,好像躺在白云上漂浮着,真的好舒服。

  “舒怡。”他沙哑低沉的声音突然在她耳边响起。

  “嗯?”她闭眼轻应一声,感觉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了。

  “你愿意嫁给我吗?”她被惊得立刻睁开双眼转头看他。

  晨光中,他的神情正经而严肃,眼底有着一抹藏不住的紧张,和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迷惑与不确定,让原本惊愕中又带点惊喜的她一瞬间从云端跌落现实,脚踏实地。

  “你不需要为了负责而说出这种话。”她轻摇了下头,缓声开口道。

  “我……不是这样的。”宣丞赫有些气弱的说。

  他不可否认自己会说出这种话的确是为了负责,但他对她本来就有好感,只是还不到要和她结婚的程度而已。

  可是刚才发生的事却改变了他的幸福,刚刚那是她的第一次,听说第一次对每个女人都有着特殊的意义,而她却半推半就的这样给了他,这叫他怎能不负责呢?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