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插队入豪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工作提早完成了,我睡不惯外头旅馆的床就搭夜车回来,心想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睡起来舒服,没想到你会在我家里。”

  舒怡闻言顿时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她也没想到他会突然跑回来啊,这算什么?虽说不是什么人赃俱获或捉奸在床的,但一整个就是尴尬啊。

  “昨晚我带小黄和小灰去公园散步的时候突然下起大雨,我闪避不及被淋成落汤鸡,天气冷加上没衣服可以换又不想感冒,心想反正你晚上不会回来暂住一晚应该没有关系,没想到……”她既尴尬又不好意思的看着他说,一切尽在不言中。

  两人默默相对无言。

  宣丞赫心想现在该怎么办?她是衣服被淋湿了没衣服换才留下来过夜,而他则是将近两天两夜没阖眼,累得都快瘫了,好不容易回到自己舒适的巢穴,一点也不想被鸠占鹊巢啊。

  不管了,他真的快要累死了。

  “舒怡,我的床是Kingsize,很大,你不介意让出一半的位置给我睡吧?我已经超过四十个小时没睡了,快累死了。”他对她说,然后打了个哈欠,也不管她有什么反应,便先下手为强的钻进被子里倒头就睡。

  舒怡张口结舌的看着背对着她而睡的他,整个傻眼到说不出话来。

  这家伙怎么这样,她是女生耶,即使这是他家,身为男人的他难道不该发挥一下他的绅士风度,将房间和床让给她睡一晚吗?

  床很大,让一半位置给他睡。这……这算什么啊?他怎么会这么无赖,这么没绅士风度啊啊啊?

  我已经超过四十个小时没睡了,快累死了。

  他刚刚说过的话突然在她心里响起,让她不爽的火苗噗的一声就被浇熄了。

  算了,是她鸠占鹊巢理亏在先,又怎能怪他没绅士风度呢?况且,她在睡前也翻过了,他家里好像真的没有第二床棉被,否则她就不会跑到他房里睡,而会睡在客厅了。

  只是孤男寡女同床共枕好像不太好吧?虽然她本来就是想钓他,但是自己送上床这种事她还真做不出来,可是——她伸手摸了摸在床边的内衣裤,依然明显湿润,令她一整个就是欲哭无泪加无言以对的感觉。

  算了,她不管了!不是她厚颜无耻想和他同床共枕,而是无计可施下迫于无奈的唯一选择,如果不小心两人当真在今晚发生了什么事的话,那只能说是命中注定,连老天都想帮她得到这个金龟婿老公了。

  在她苦苦挣扎时,身旁已传来他平稳深沉的呼吸。

  他竟然睡着了?!

  他是真的有那么累,还是对他而言她真的连一点吸引力都没有否则一个大美女躺在身旁,只要是个男人都不可能这么容易入睡吧?真是个不解风情的大笨蛋!

  瞪了瞪眼又嘟了嘟嘴,舒怡终于闷闷的下床起身把灯熄了,然后又爬上床躺下来睡觉。

  反正这也不是他第一次对她不解风情了,她早就已经习惯了,哼!

  习惯一个人睡的人比较容易被外在的动静惊醒,而习惯身边有个温暖体温的人,在冬夜里总会不由自主的贴向温暖,甚至紧巴着温暖不放。

  于是,深沉的熟睡了四个多小时,差不多已恢复大半体力而进入浅层睡眠区的宣丞赫,一下子就被突然横压在他胸前的那只纤纤玉手给惊醒过来,睁眼,转头,看向那个不知何时已缩到他身边侧睡,紧紧的依偎着他的女人。

  窗外曙光已露,天已亮。微暗的晨光照在她脸上,产生的阴影遮去了她平日的艳丽与精明,只留下让人想怜香惜玉的细致柔弱。

  一股暗香突然钻入他鼻间,是他洗发精的味道,但又有些不同,让他不由自主的深呼吸,想更深入拼闻其中诱人的馨香。

  他不知道的是自己早已低下头,将鼻子埋进她秀发中深深地呼吸着,愈靠愈近。

  他情不自禁的举动终于惊扰到她,她动了下身体,他则浑身僵硬,默然惊醒过来。

  心跳得有点快,身体某个部位有些硬--挺,让他好庆幸她还在睡没有醒过来,不然他就有得尴尬了。

  小心翼翼的深呼吸,他伸手想将她放在他胸口的手拿开,让自己下床冷静,同时等她醒来离开后再睡回笼觉,不料他才轻轻抬起她的手,她立刻动了起来,瞬间换了个睡姿,这回压在他身上的不只她的手,还有她的脚,而且该死的后者还直接压在他那有些硬--挺的某个部位上。

  他呼吸暂停,浑身僵直,有点想骂三字经。

  冷静,冷静。他告诉自己,但是他完全冷静不了,因为她又挪动了起来,像是想找到一个最舒服的睡姿,她的腿就这么在他最敏感的部位上上下下的磨蹭,找着她觉得最舒服的姿势。

  等她终于停止不动时,他都快yu\火焚身了。

  宣丞赫慢慢地、慢慢地深呼吸,这回他没再理会她压在他胸口上的那只手,因为他的注意力全集中在她紧贴在他双腿间的腿上。

  他得将她的腿移开才行,否则再让她磨蹭几下,他真的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失控做出什么事。

  舒怡以为自己在作chun\meng,上一世她有过经验,自然对这种欢愉的感觉不陌生,甚至还有些欢迎,毕竟和喜欢的人做爱是件很舒服很享受的事情。

  她真的以为自己在做梦,直到他慢慢地推挤进她体内,然后戳刺到那道天生的防线令她痛得畏缩了一下,她才猛然清醒过来,发现这并不是梦。

  “宣丞赫?”她有些惊慌,有些不确定的出声。

  “别怕。”他倾身亲吻她,沙哑的安抚着。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她问他。

  他倏然全身僵直的静止不动,然后慢慢地抬起头来,用着深邃专注的目光静静地看着她。

  “你不愿意吗?”他问。

  不愿意吗?不,她愿意,只是她想弄清楚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确定不会后悔吗?做了之后他们的关系将从单纯的同事朋友变成情人,他准备好要接受这样的新关系了吗?

  “你准备好了吗?”她问他。

  “准备什么?”

  “和我交往。”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