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插队入豪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还说他养就好了,你们若真跟了他,不被饿死也会被憋死。”舒怡揉揉小黄和小灰的头,为它们装上牵绳,拉着它们起身道:“走,咱们去散步。”

  十二月初,天气愈来愈冷,已经入冬了。

  二〇〇二年底,将在二〇〇三年震惊全世界的SARS风暴已开始无声的蔓延着,却无人重视。

  舒怡每天上网关注新闻,也曾在网路论坛上尝试留言,含蓄提醒,希望能借此产生蝴蝶效应,为这场浩劫尽点心力,无奈反倒被人冠上危言耸听、唯恐天下不乱的帽子,还有人骂她是疯子,让她是有着急又生气又无奈。

  对于这种会影响全世界的大事,她终究是人微言轻,改变不了世界的命运,只能坐看花开花落。

  雨从天空落下,蓦然滴落在她鼻尖上。

  下雨了?她疑惑的抬头看天,以为是错觉,结果雨就这么落了下来,一滴接着一滴,而且愈下愈大。

  “小黄、小灰,回来,回家了。”她扬声叫唤,松开牵绳让它们自由奔跑的两只狗,不一会儿便在听见她的叫喊后,一前一后的朝她跑了过来,她立刻将牵绳扣回它们的项圈上,牵着它们便往宣丞赫家的方向跑去。

  雨来得又快又急又大,即使她已用最快速度冲回家,一个人两只狗还是全被淋成了落汤鸡,让她欲哭无泪的是,小黄、小灰一进家门后,第一个动作就是甩毛,瞬间把沾在它们毛皮身上的雨水溅得到处都是,把地板、大门和周遭的所有物品全溅湿了,而她只来得及尖叫一声。

  “啊——坏蛋,坏狗狗,全弄湿了啦,怎么办?”

  能怎么办?只能找抹布来擦了。

  认命的找来两条疑似抹布的干毛巾,她先帮小黄和小灰擦了一下,免得它们又作乱,这才认命的跪在地板上,将溅湿的地板和周遭所有被溅到的东西都擦了一遍,确定没有遗漏后才松了一口气。

  这么一忙下去不知不觉就过了快半个小时。

  “哈啾!”

  忙的时候不知道冷,一停下来寒意立刻袭来,舒怡忍不住的打了个喷嚏,这才想起自己的头发和一副刚也被雨淋湿了。

  “哈啾!哈啾!”

  天啊,她不会这么衰,才一下子就感冒了吧?

  她吸着鼻子,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摸了半天也感觉不出自己有没有发烧。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如果她就这样回家,明天百分之百一定会感冒,而她一点也不想感冒,因为现在感冒可不是个好时机。

  不管了,身体要紧,今天就在他家住一晚吧,反正宣丞赫今晚又不会回来,事后再跟他说一声就行了,她相信他应该不会介意才对。

  想罢,她忍不住因寒冷而打了个寒颤,然后缩着脖子,揉着发愣的双臂,迅速往浴室的方向移动,心想着只要尽快冲个热水澡让身体暖和起来,应该就不会感冒了,完全忘了这里没有衣服可以换。

  没衣服可换绝对是个大问题,但还好这屋里从今晚到天明只有她一人在,所以即使裹在他浴袍底下的身体是光溜溜的,舒怡也不在意。

  至于被她一不做二不休,脱下来洗净的衣服,她相信经过一夜暖气的烘烤,明早肯定能干,能穿。

  打通电话回家,找个借口告诉妈妈晚上要住朋友家,被念一顿是难免的,但终究是过了关。

  不知不觉间,客厅墙上的时钟已指向十一点,她打了个哈欠,跟小黄小灰道了声晚安后,走进他的卧房,爬上这间屋子里唯一的一张床,倒头睡觉。

  明天还要上班呢。

  凌晨一点,宣丞赫带着浑身的疲惫踏进家门,窝在客厅里睡觉的小黄与小灰早已记住主人的脚步声,没有出声吠叫,只是在他开灯进门时,抬头看了他一眼,便再度蜷缩起身体继续睡觉。

  宣丞赫也累得没力气理它们,放下手上的公事包后,便一头钻进浴室洗澡,想尽快洁净身体,上床躺下。

  南下高雄出差,原本预计要做上三天的工作让他连续加班两天做完,有点拼命,但个性使然他也没办法。还好他提早完工剩下的时间总会用来休息,并不会不知疲惫的接着又到公司去上班,否则妈妈早就和爸爸翻脸了。

  妈妈总说都是自家公司,儿子为什么要这么辛苦工作,他不工作也不会饿死。

  这完全是溺爱,也有一点无理取闹的感觉,不过爸爸总是不厌其烦的安抚妈妈,向妈妈解释这么做的理由。

  当初误会解开,两人和好后,感情便一直如胶似漆。

  每回他看到这画面都觉得好笑,也很羡慕父母的感情,希望自己也能找到一个让自己永远发怒不起来,永远有耐心温柔以对的女人。

  洗好澡拉开淋浴间的门,宣丞赫这才发现一向被他挂在门后的浴袍竟然不在位置上。他皱起眉头想了一下,难道是拿去洗自己却忘了?

  浑身疲惫,脑袋沉重的感觉让他懒得在这种小事上花脑筋,他将身体擦干,头发吹干后,裸着身体走出浴室,快步走进房间里。

  房内的温度很高,和客厅的寒冷有着两极化的差别,他皱起眉头直接反应的抬头看向墙上的冷暖气机,只见它蓝光闪烁着,正呈现运转中的灯号。难道他前天出门时,忘了关暖气?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