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插队入豪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二


  宣丞赫轻叹一声,主动结束这个话题,因为这不是他们第一次讨论这件事了,她的坚持己见与固执让他相当无力。

  “时间不早了,你该回家了。”他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

  “我先帮你换药,换完药再走。没人帮你换药,明后两天我想你也不会自己换药对吗?”她瞄了他一眼,起身道。

  这个男人比她想象中的还不会照顾自己,本以为他常常吃蛋炒饭就够夸张了,没想到连受了伤他都可以任由它、爱理不理的。

  这阵子若不是她盯着他回医院复诊换药,他大概去个一次、两次就不会再去,伤口再就恶化了。

  总之,她已经连盯他两个星期,大概早已被他贴上鸡婆的封号了,所以她不介意再多盯他十天半个月,直到他伤好为止,毕竟那伤是她间接造成的,她绝不能任由他胡来。

  “我会换。”他信誓旦旦的说。

  “会换才怪。”她毫不留情的戳破他的谎言。“快点,拖拖拉拉的只是浪费我们两个人的时间而已。”

  宣丞赫无奈,只好在沙发上坐下来,卷起裤管,任她跪坐在地板上帮他换药。

  她的动作轻盈小心,丝毫没有弄痛他。看她专注认真的神情,他忍不住开口问她:“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你对我也很好啊。”她答道,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

  “有吗?我不觉得我有对你好。”他眉头轻蹙。

  “所以你可以再接再厉。”她蓦然抬起头对他咧嘴一笑。“好了,这样就行了,我可以回家了。”她起身道。

  “我送你。”

  他跟着起身。

  “你就别折腾你的脚了。”她笑着摆了摆手,又弯下腰来分别拍了拍小黄和小灰的头,和它们道再见后才离开。

  宣丞赫将大门上锁,重新做回沙发,不由自主的发了好一会儿呆。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只觉得思绪浮动个不停。

  小黄小灰蜷成两团趴在门边,就像在等待她再度光临时,能在第一时间欢迎她的到来一样。

  “小黄、小灰,来。”他拍了拍身边的沙发椅,朝它们俩扬声叫道。

  还好,它们俩很给面子,一下子便爬起来朝他跑了过来,然后一跃便跳上沙发,亲热的扑了他几下之后,便在沙发上蜷成两团,一左一右的陪伴着他。

  他嘴角微扬,揉了揉它们俩身上的毛,觉得不只人不可貌相,狗也一样。虽然是没有血统证明的杂种狗,但却相当的聪明,教了两天便学会了自己开纱门,到阳台的护垫上小便,大便则等遛狗时带它们到外头才上,让人不由自主的喜爱。

  他想,等舒怡搬了家将它们带走后,他一定会很想念它们的。

  舒怡……

  想到那个女人,他的思绪无法控制的又乱七八糟的浮动起来。

  他深吸一口气,企图将纷乱的思绪抽丝剥茧好理出一个头绪。

  他想着她的改变,想着她近来对他的好,想着她的真面目与假面具,想着自己对她又是抱着何种情感,为什么如此轻易的就将家里的钥匙交给她,若要找人代为照顾小黄和小灰,其实他可以找爸妈,别墅的空间大,小黄小灰在那里肯定能更加开心,他为什么不这么做呢?

  怕她担心问起,不小心牵扯到爸妈暴露他的真实身分,又或者怕爸妈问起小狗来处时,牵扯到她而产生不必要的误会吗?

  她不是他喜欢的类型,他喜欢清秀的女生,小家碧玉型,可以待在家里相夫教子,不需要太聪明,也不需要太能干,只要能把他们的孩子和家庭照顾好就行了的那种女生。

  反观她和他的理想完全不符,太漂亮、太聪明、太能干,一点也不像是个能安安静静地待在男人身后的女人。

  可是话又说回来,他可曾想过她会拥有一手过人的厨艺,还有一颗会收养流浪狗的爱心?

  人不可貌相。也许拥有不安于室外貌的她其实就是个安于室的小女人,和妈妈一样。

  宣丞赫倏然摇了摇头,自言自语的问自己在想什么,她和妈妈又怎能相比呢?

  妈妈只是长得漂亮而已,并不聪明,要不然当年也不会中了他人奸计,遭父亲误会弃离,独自一人生下他这个私生子,又为了抚养他而累得全身是病。她和妈妈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再次摇了摇头,他甩开愈理愈乱的思绪,决定不想了。

  俗话说得好,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事情到了需要解决时,自然会找到解决方法,反之不需要烦恼的事,他在这边胡思乱想就是杞人忧天。

  想通这一点,他直接把脑袋那些乱七八糟的思绪清空,伸手从一旁的公事包里拿出一迭文件,专心投入工作。

  有一就有二,就有三、有四、有五、有六……然后一直有下去。

  自从宣丞赫第一回应该出差得外宿,无法顾及家里两只狗而将家门钥匙交给舒怡,第二回很快就接着来,然后又有第三回,到今天的第四回。

  第一、二回时,她在他出差回来后还有将他家钥匙还给他,第三回要交还给他时,他干脆直接摇头,叫她不必还了,反正还会有下一次,果然事隔不到三天,他又去高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