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插队入豪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对,要去医院。”经他这么一说,她终于想起现今最要紧的事。“你有办法走路吗?来,勾着我的肩膀,我扶你。不必担心会把我压垮,尽量把重量放在我身上没关系。”她小心翼翼的扶着他往公园外走去。

  “你的东西……”他忽然想到。

  “我晚点再来拿。”她不容置疑的说,然后扶着一跛一跛的他走到马路边,拦了辆计程车,送他到医院急诊室处理伤口。

  他的伤口在小腿肚上,两个深达三、四公分的血洞,医生先用大量消毒水清理他的伤处,然后以纱布塞进伤口处,进一步清洗兼消毒伤口,让陪同在一旁的舒怡看得脸色发白、泪眼模糊,伤者宣丞赫则是痛得说不出话来。

  处理伤口的过程活生生就是个折磨,但这种伤口不谨慎处理却是不行。由于伤口太深,又是流浪狗所咬,为防感染与方便换药,不能缝合,只能暂时对擦药包扎的方式处理,然后还得定期回医院由医生亲自换药。虽然无奈,但也只能如此。

  折腾了许久又打了狂犬病与破伤风的针、拿了药后,舒怡扶着面无血色的宣丞赫走出医院,坐上计程车。

  “你家住哪儿?我先送你回家。”舒怡轻声说。

  “先去公司。”宣丞赫摇头道。

  “你都受伤了,还要去公司做什么?”她忍不住怒声问道,气他不懂得珍爱自己,都受伤了竟然还想着要去公司上班?

  “我的东西还在公司里,包括家门的钥匙。”他解释道。

  “噢。”她顿时有些尴尬又有些不好意思,转头对司机先生说出公司的地址。

  车子里很安静,除了汽车音响播放出来又轻又菜的老歌外,没有其他声音。

  舒怡与他并肩坐在后座,安静了一会儿,终于还是忍不住问出悬在心中好几天的问题。

  “宣丞赫,你是不是很讨厌我,觉得我很烦?”她问他。

  “什么?”宣丞赫愕然转头看她,被她突如其来又没头没脑的问题问得哑口无言。

  “你不必否认,我有自知之明。”她低语道。“之前我对你的态度的确不是很好,你会讨厌我也是理所当然的,对于我近来的无事献殷勤,自然也就要更加反感与讨厌了,所以虽然我说会替你准备便当,你也毫不在意的听过就算,根本没把它当真,或根本就不屑,对吗?”

  “我……不是这样的……”

  他的语气里有着明显的心虚,让舒怡顿时感到一阵苦涩,原来他真的那么讨厌她呀。

  “你不必否认,如果不是,你不会连续四天连问都没问起便当的事。即使你也不确定自己当天会进公司或是要出差不进公司,至少也能在事后打通电话,或是在有事打电话进公司时顺便跟我说一声,但是你却连提都没提。”她有些失望与委屈的低声道。

  “我很抱歉。”他说。

  “该说抱歉的应该是我,造成你的困扰我很抱歉,下星期开始,我不会再这么做了。”她强颜欢笑的对他说,说完转头看见前方正是她中午用餐的公园,便接着对司机说:“司机先生,可不可以在前面的公园停一下,我进公园拿个东西。”

  “小姐,要很久吗?这附近有交警会巡逻,没办法停车。”

  “很快的,一分钟之内我一定会回来。”她发誓道。

  “那好吧,你动作快点。”

  车子在公园入口旁停下,舒怡飞也似的下车往中午用餐的地方跑去,却在途中听见一阵又一阵狗狗哀吠的声音,让她不由自主的改变飞奔方向,转而朝狗狗声音传来的方向跑了过去。

  转过弯,越过一丛灌木林,三个穿着制服的清洁队员顿时出现在她眼前,重点是,他们手中全拿着抓狗工具,在他们脚边的笼子里已抓到两只狗,正是她喂养了四天的小黄和小灰。

  “你们在做什么?为什么要抓它们?”她想也不想的便冲上前去,大声质问。

  “有民众报警说这里有野狗咬伤人,不抓不行。”

  “咬伤人的不是这两只狗,它们是无辜的。”

  “它们是野狗。”

  “它们是小狗!”

  “没人养并在外流浪的就是流浪狗或野狗,即使现在它们还是小狗,也会长大,将来也有可能会伤人。有人报案,我们就要处理。”清洁队员耐着性子对她说。

  舒怡知道他们说的是对的,可是小狗被捉去收容所的下场……

  她记得自己上一世曾看过一部纪录片,名叫“十二夜”,让她整个哭到不行,所以她根本无法眼睁睁的看小黄和小灰就这么被捉去送死。

  可是不能又如何呢?妈妈的气管不好,家里不能养狗,更何况还是一次两只,她该怎么办呢?

  “等一下,你们要把它们带去哪里?”办法还没想到,就见他们抬起关着小黄和小灰的笼子要走了,她赶紧拦住他们。

  “自然是收容所。”

  “不行!不能去收容所,去收容所它们只有死路一条!”她瞬间抓紧关着小黄小灰的铁笼子,坚决的摇头道。

  “这位小姐,你就别闹了好吗?不送收容所,你要我们送去哪儿?”

  “这……”她顿时无话可说,无言以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