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插队入豪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以往的舒怡因为讨厌宣丞赫更讨厌蒸过的便当的味道,所以从不会留在办公室里用餐,不过今天就像是要彻底颠覆宣丞赫对她的印象般,不仅留在办公室吃午餐,而且还跟他一样自个儿带了便当来吃,再次让宣丞赫不可思议。

  “我妈做的,全都是一些补脑、增强记忆力的食物。”她对他说,语气既无奈又幸福。

  “刚开始吃时是还挺新鲜好吃的,过了一个星期之后,不吐也腻了。所以,我们交换便当吃好不好?”

  “啊?”面对她天外飞来一笔的建议,宣丞赫整个呆住,傻眼。

  舒怡却没理他,径自将她的便当捧到他桌上放下,然后将他的便当给拿走。

  “舒秘书……”他不知所措的出声唤道,想阻止她,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我妈的手艺还挺不错的,你吃吃看,若是觉得不好吃,下次我煮给你吃。我的手艺比我妈的还要好。”她大言不惭的对他说,一边动手打开他的便当,然后在看到便当里的内容物时,顿时僵住。

  “蛋炒饭?”她最无法接受的便当菜色,因为天知道蛋炒饭蒸过后的味道有多可拍。

  “这……你的便当还你吃,我吃蛋炒饭。”宣丞赫有些不好意思的赶紧将两人的便当换回来,因为她脸上明白写着不喜欢与挑剔的表情,让她吃他的蛋炒饭,她大概一口都难以下咽吧。

  “你不觉得蛋炒饭要现炒的才好吃,蒸过之后有一种怪味道吗?”她忍不住开口问道。

  “我只会炒蛋炒饭。”他拿起汤匙,边吃边说。

  “所以,你该不会是在告诉我,你每天带便当到公司吃,便当里装的都是蛋炒饭吧?”她震惊的脱口问道,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对,不过虽然都是蛋炒饭,但口味却不同,我有时候会放火腿,有时候放玉米,还有冷冻蔬菜……”他依旧边吃边说。

  “但它还是蛋炒饭。”她忍不住说道,然后皱了皱眉头,又将自己的便当拿到他桌上,再将自己的椅子移到他身边去。

  宣丞赫不由自主的往墙壁靠过去,被她移过来与他同桌吃饭的举动,弄得有些不自在。

  “帮我吃一些,我吃不完,也吃腻了。”她犹如没发现他的惊吓似的,径自一边将自己便当里的菜夹进他便当里,一边说道。

  他无话可说的看着她,完全不知道自己该做何反应。

  “你为什么一定要自己带便当,为了省钱,因为没钱吗?”她边吃边问,心里头却想着他未免太入戏了吧?就算要演戏,那也用不着虐待自己的口腹之欲吧?

  还有,又没有人会检查他的便当,他尽可装些好料来吃呀,干嘛真要装蛋炒饭呀?

  看她的样子似乎不打算回自己的座位去吃饭了,宣丞赫有些无奈,却也无法开口赶人,请她回自己的座位去,只好继续低头,然后回答她的问题。

  “因为健康,因为干净,因为环保。”他说。

  “天啊,别告诉我你是卫道人士!”她倏然停下筷子,转头对着他做出“我要晕倒”的表情。

  他的嘴角不自觉的微扬了一下,开口答道:“我不是,只是习惯吃自己煮的东西,不喜欢吃外食而已。”

  “单身你只会煮蛋炒饭。”她一字一顿的强调最后那三个字,然后有些嘲讽的说:“三餐吃蛋炒饭吗?”

  “其实我自己煮饭的机会并不多,有时跟总经理出差还是得吃外食,假日也会回父母家吃饭,早餐多吃三明治、豆浆之类的,蛋炒饭反而不常吃。”不知不觉间,他和她说话的方式愈来愈自然,话也变多了。

  “但只要带便当,一定吃蛋炒饭。”她没好气的接口说。

  宣丞赫默认的继续低头吃便当,心里却不似表面上那般平静。他在想,舒秘书的脑袋好像真的受伤不轻,现在个性简直和未发生意外前判若两人,以前的她哪会和他说这么多话呀?

  而且重点是,她说话的语气虽明显带着嘲讽与不以为然,但感觉得出来那是出自于关心。这种感觉真的好奇怪。

  “这样不行。”她突然斩钉截铁的说道。

  “什么意思?”他莫名的转头看她,疑惑的问道。

  “以后我帮你做便当。”她蓦然决定道。

  “什么?”他愣愣地看着她,整个人被惊得呆住了。

  “我突然觉得中午安安静静的留在办公室里吃便当的感觉还不错,以后我也要带便当到公司吃,既然如此,做一个便当和做两个根本没差,所以以后我帮你做便当。”她认真道。

  “不用,不用,真的不用。”他有些惊吓住,疯狂的摇头道。

  “干嘛,难道你怕我会在便当里下毒把你毒死吗?”

  “不是……”

  “不是就好。”她打断他。“那就这么决定了,明天我会带两个便当到公司,我们一人一个。现在来讨论一下菜色,你喜欢吃什么菜,不喜欢吃什么菜?”

  面对她兴致勃勃又兴匆匆的模样,宣丞赫整个无言以对。

  听见厨房里传来开瓦斯炉的声音,舒母疑惑的跑到厨房一看,竟见平日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女儿正在厨房里煮东西,令她呆愣了好一会儿,这才走上前出声问。

  “你这丫头在做什么?刚刚没吃饱吗?”

  “做便当。”她头也不回的答道。

  “做什么便当?”舒母疑惑的问,转头只见饭桌上放了两个洗净的便当盒,流理台上有好几种已经洗好、切好,甚至配好的食材,有菜也有肉,让她愈看愈惊讶。

  这丫头过去从没下过厨煮过菜,怎么眼前这一切看起来却是井然有序,好似厨房老手一般。

  “你这丫头什么时候学会煮菜的?”舒母不由自主的问道。

  舒怡微窒了一下,然后用自大的语气大言不惭地说:“学什么,煮菜又不难。妈不知道你女儿是个天才吗?不管什么事,只要多看几遍,轻轻松松地就能学会。”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