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插队入豪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大概没想到她竟会好声好气的与自己说话,还会对他微笑,宣丞赫有些回不了神,张口结舌的看着她的模样显得有些呆头呆脑。

  舒怡忍不住噗哧一声的笑了起来,她这一笑又把黑框眼镜后头那双眼睛吓得睁得更大了。

  “小心,再睁下去,你的眼珠子要掉出来了。”她笑着揶揄他道。

  “啊,对不起。”他猛然回神,讪讪然的伸手搔头,然后带着满脸不好意思又尴尬的表情坐在他的座位,目不斜视的准备开始工作。

  舒怡单手撑在桌面上,支手托腮的看着他,脸上始终带着一抹微笑,忽然觉得这样土里土气、呆头呆脑又害羞的他其实还满可爱的,她上一世怎会都没发现呢?

  受不了她目不转睛长时间凝望的视线,宣丞赫终于又将脸转向她,讷讷的面对着她问道:“舒秘书,请问有什么事吗?”

  “有呀,你刚不是说了需要帮忙可以告诉你吗?我需要帮忙。”她微笑的说。

  他愣了一下,茫然的眨了眨眼,开口问她,“你需要什么帮忙?”

  “对于公司近来的重点营运有哪些?总经理最近的工作重心有哪些项目,以及我这几个月都在做些什么,可不可以麻烦你大概跟我说一说?我有点记不起来。”她收起懒散的姿态,挺直腰身,有些无奈又有些认真的对他说,表情还有些不好意思。

  “你真的失去记忆了?”他惊愕的脱口道。

  “有些记得,有些忘记,记得的部分也模模糊糊的,所以我是真的需要你的帮忙,帮我勾起记忆、理顺记忆。”她无奈的叹息道。

  “这样的话你有办法工作吗?”他皱眉问她。

  “只是记忆有些紊乱残缺而已,并不影响我的工作能力好吗!”她忍不住瞪他一眼,然后故意眯眼问道:“你是不是因为我过去一直都对你爱理不理的,从没给过你好脸色看,所以你想趁机公报私仇,拿我失忆这件事做文章,逼我离开总经理秘书这个位置?”

  “没有,我绝对没有!”他忙不迭的伸出双手用力的在胸前挥动着。

  她顿时轻笑出声,娇嗔的瞪了他一眼道:“吓唬你的啦,我谅你也没那个胆子,就算有那个胆子,你也不是那种公私不分的人,我相信你的人格。”

  呃。

  宣丞赫再度被她异于往常的言语反应愣住,半晌不知该做何反应。

  “干嘛这样看着我?我脸上有花吗?”她笑咪咪的问他。

  “没有。”宣丞赫迅速摇头道,但又忍不住多看了她几眼,总觉得历劫后休假归来的她和以往有些不同,不是在长相上,而是在态度上。

  之前的她给他的感觉总是高傲、嘲讽、势利、拜金,还有些目中无人,至少目中无他这个总经理特助,因为她对他与总经理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态度。

  见到总经理时,她就是一脸笑容可掬、蕙质兰心的模样,看见他时却是鄙视加不屑,要不就臭脸以对,活像他是个几百天没洗澡的街头流浪汉,抑或是欠钱不还的烂人一样。

  可是他确定自己从未得罪过她。所以,她讨厌他的原因大概真如他所听到的传言那般,有人说因为她觉得他拙、土、呆、穷,身上一无是处,坐在她旁边只会污辱她的美貌和优秀,所以她才会特别讨厌他。

  总之,他再怎么呆,也不会拿自己的热脸去贴别人的冷屁股。她既然那么不喜欢他,他便尽量离她远一点,除了必要的公事外绝对不会与她多说一句话,免得惹人厌。

  这样两个月下来,其实他也已经习惯这种与她相敬如冰、公事公办的相处模式了,可是谁能告诉他,解释一下,她对他的态度怎会忽然转变呢?

  是他的错觉吗?

  感觉又不像。

  不知不觉间,宣丞赫忍不住盯着她看了起来。

  “宣特助,我长得漂亮吗?你喜欢我吗?”舒怡笑咪咪的看着他,再度开口问他,觉得他不由自主的一直盯着她看的模样还挺有趣的。

  “什么?没有!我不敢!我不敢!”宣丞赫顿时被吓得从座位上跳了起来,双手拚命的摇动叫道。

  “什么叫没有我不敢?我不漂亮吗?”她跟着从座位上站起来,逼近他问道。

  “是——不是、不是。”她一靠近,宣丞赫便慌得手足无措,胡言乱语了起来。

  不能怪他,因为舒怡真的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水汪汪的大眼睛,瓜子脸,吹弹可破的嫩白肌肤,凹凸有致的身材,身上还散发着淡淡的女人香,只要是个正常男人,在她靠近时心跳不加快,手足不无措那才奇怪。

  “什么是与不是?”她挑眉微笑的倾向他问道。

  “舒、舒秘书,你、你可不可以回你的座位坐好?你的身体真的没事吗?你好像变得有点奇怪。”他的头向后仰与她拉开距离,小心翼翼的对她说。

  “哪里奇怪?”她反问他。

  “就是对我的态度,你之前不是都不大理我,除了工作都不和我说话吗?”他犹豫了一下,只能把这个事实提出来。在他心里,他已将她当成记忆创伤的伤患了,否则正常的她绝不可能会做出这一连串异常的举动。

  “我知道之前我很难相处,现在我慎重的向你道歉,希望你大人不记小人过,能够忘了过去那个高傲又目中无人的我,重新认识眼前这个新的我。”她一脸认真的对他说。

  他愕然的看着她,脱口问道:“你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只能说死过一次让我重生了,许多想法和观念都改变了。”

  她淡淡一笑,神情之中竟有一抹沧桑,让宣丞赫直觉是自己眼花看错了。

  “宣特助,让我们成为好朋友,以后相亲相爱的和平相处吧。”她对他微笑道,然后伸出手笑盈盈的看着他,等待他接受她的友谊。

  宣丞赫略微犹豫了一下,这才伸手与她相握。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