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萱 > 插队入豪门 > 上一页    下一页


  “咳!咳咳咳……”

  舒怡猛然咳了一声,就像缺氧呼吸不到空气,在窒息前一秒钟肺部突然灌进一大口空气,让她蓦地被呛咳了一声,接着便是一连串的急喘呼吸与咳嗽。

  她没有死,被人从火场救出来了吗?

  真是谢天谢地,她还以为自己死定了,没想到竟然命大没死,看样子,她明天可以去彩券行买张彩券碰碰运气,正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不是吗?

  “小姐,放轻松,别紧张,已经没事了。你慢慢地呼吸,慢慢地,呼,吸,呼,吸,呼,吸——”

  随着身旁人的指挥声,舒怡终于慢慢地找回平时呼吸的正常频率,然后慢慢地睁开眼睛。

  只见一片肉色突然出现在她眼前,随着她视线放远,她看见一个平坦的男性胸部,湿淋淋的胸前还有两颗激凸的ru头。

  她的视线再稍稍往上移,看见胸膛的主人顶着一头湿淋淋不住滴水的短发,在他后方还有两个女人头戴泳帽,肩披浴巾。

  她将视线转个方向,依旧看到泳帽,看到湿淋淋的头发,还有蛙镜……

  她眨了眨眼,发现自己好像有点搞不清楚状况,她不是身在火场吗?要不就是上了救护车被送到医院或急诊室才对,围绕在她身边的应该是消防人员或医护人员吧?怎么会是一堆穿着泳装的男男女女?她在作梦吗?

  “你站得起来吗?要叫救护车的担架上来,还是你可以自己走下楼?”面前的男人开口问她。

  “这里是哪里?”她沙哑的问道,觉得喉咙好痛,是被烟呛伤了吧?

  “这里是飞雅运动俱乐部的游泳池区,你难道不记得之前发生的事,忘了自己溺水的事吗?”

  “溺……溺水”

  舒怡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男人,怀疑自己大概是在作梦吧?要不然她怎么可能会从身处在火灾现场的情况下,变成溺水呢?而且周围还围绕着一堆泳客。

  一定是在作梦,因为被大火与浓烟吓坏了,满脑子想的都是能救火的水,所以才会作了这么一个怪梦,一定是这样没错。

  “还是在这里等担架推上来吧。”

  “对呀,刚刚不是曾停止呼吸吗?可能是缺氧伤到脑袋了,否则怎会想不起来刚才发生了什么事?还是不要乱移动比较好。”

  “小姐,你还记得自己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今年几岁吗?”有人问她。

  “我叫舒怡,家住复兴路二段,今年三十五岁。”她开口答道,无法忍受让人影射她脑袋有问题——即使在梦中也一样。

  “三十五岁?小姐,你再想清楚一点,你确定自己真的三十五岁,不是二十五岁吗?”

  “对呀,你看起来根本就像个学生,怎么可能三十五岁?别骗人了!”

  “我看不是骗人,是真的伤到脑子了,还是快派人下去看救护车来了没,让他们把担架推上来吧。”

  “好,我去。”有人应声跑开。

  “我的脑袋没有问题。”她忍不住的开口澄清道,挣扎着伸手撑地,想从地板上爬坐起来,却摸到一片湿地,她转头看,先看到湿地,然后是一堆光脚丫,再然后便是一片波光粼粼的泳池水光,几乎要晃晕她的双眼。

  “让让,让让,大家让让,担架来了。”

  她听见有人叫道,也感觉得到围绕在她身边的人群逐渐散开,但她的目光始终无法从那波光粼粼的水光上移开,收回视线。

  真的有游泳池,还有湿地,还有一堆穿着泳装、头戴泳帽的游泳者。

  这里真的是俱乐部的游泳池吗?刚刚那人说这里是什么俱乐部,飞雅吗?

  这个名字她有点熟悉,好像她二十几岁时参加过的一个俱乐部,而且有次还差点溺死在那个俱乐部的游泳池里……

  溺死?

  游泳池?

  这……这不是她现在所面临的状况吗?难道她作梦梦到过去发生的事了,因为火灾,生命受到威胁,故而受到刺激才梦见过去同样差点威胁到她生命的溺水事件?

  一定是这样没错,否则根本没办法解释眼前这一切。

  是梦没错,一定是场梦,只要闭上眼睛什么都不去想,好好的睡上一觉,下回再睁开眼睛时,她就会发现自己正因火灾而躺在医院的急诊室里。

  嗯,没错,只要睡一觉醒来就会好了。

  她缓缓地闭上眼睛,任人抬上担架,送上救护车,欧咿欧咿的往医院送去。

  不是梦,一切都是真的。

  从她在飞雅运动俱乐部的游泳池差点溺毙至今过了整整一个星期,不管她睡几次,醒来几次,日历上的日期和镜中的自己都是十一年前的模样,她从三十五岁重生回到二十四岁时的自己。

  这匪夷所思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发生的,她一点也不知道,唯一知道的就是这不是在作梦,她是真的回到二十四岁溺水的那一天,从那一天开始又重生了一回。

  二〇〇二年九月十五日星期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