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可蔷 > 说好今生要相爱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七


  “你不会是把它丢了吧?”

  “丢了又怎样?”

  “不怎样。”

  他这口气里,噙的是落寞吗?

  夏雨蝶混乱地想,不敢确认他的表情,低头继续收拾行李,借此掩饰心慌。

  其实她并没丢了手炼,一直好好地收在那个水晶盒里,也曾想过拆了它泄愤,但终归舍不得。

  为何舍不得?她没敢深思。

  自从那一夜缠绵后,杜非对夏雨蝶的举动更显亲密了,彷佛已将她当恋人看待,而她也觉得自己没必要假仙装矜持,不再抗拒他的接近。

  他们在西雅图共享一杯咖啡,手牵着手逛跳蚤市场,搭地铁时,她累了倦了,他便让她靠在他肩头打盹。

  越过美加边境,他们开车玩落基山脉,在步道健行时,她扭到脚,他逮到机会,立刻背起她,发挥英雄本色,挽救落难美女。

  她身子不轻,他却背得云淡风轻,一路快乐地哼歌。

  “你好像很开心。”她伏在他背上,有些不情愿。

  “嗯,任何时候只要能吃你豆腐,我都很开心。”他也不知是认真或玩笑,说话很贱。

  她忍不住握起粉拳搥打他。

  那夜,他们在溪边的营地搭帐篷,一起看星星,她睡着了,是他将她抱进帐篷里,偷偷亲吻她。

  时间走着规律的步调,不论人们是厌倦或眷恋,它不会加速,也无法挽留。

  离别的日子,一天天近了——

  在饭店大厅等待杜非办理入住手续的时候,夏雨蝶打开手机Wi-Fi功能,接收e-mail。

  这是温哥华市区一间五星级饭店,明天他们就要前往机场了,今晚是最后一夜。

  过了今夜,一个月的期限就到了。

  她不晓得杜非打算怎么做,回到台湾后,他会放过她吗?或者又会想出别的花招束缚她?而她,该如何应对呢?

  一念及此,夏雨蝶胸口发闷。她实在不愿多想这些令人烦躁的问题,与他之间的关系,太复杂难解。

  她点开信箱收件匣,快速浏览,其中有好几封是万佑星寄来的,八成是求她复合的,她看都懒得看,手指往下拨。

  忽地,某个信件主旨吸引她的注意,她好奇地点阅,正欲读取内容时,杜非来到她身旁。

  “办好了,走吧。”

  “嗯。”她点头,收起手机。

  他将一张房卡递给她。“这是你房间的钥匙。”

  “我房间?”她愣住,愕然望他。他这意思是——

  “我们今天不住同一间房吗?”

  “对,我会住另一家饭店。”

  “为什么?”

  他深深望她,许久,许久,嘴角浅浅勾起一抹自嘲的笑。“因为在上飞机以前,我不想知道你的答案。”

  他给了她两张机票。

  一张飞往台北,另一张目的地是巴黎,两架班机起飞的时间很接近,前后相距不到半小时。

  “我会去巴黎。”他告诉她。“如果你愿意跟我坐同一班飞机,我会很高兴。”

  他要她作个决定。

  是要回台湾,彻彻底底地切断跟他的关系,或者,与他再续前缘?

  不论她作哪个选择,他都会接受的,也只能接受。

  她似乎不敢相信他的决断,整个晚上都心神不宁,直到他送她回房,在房门口,她才哑声问他。

  “到底为什么,你会对我如此执着?”

  为什么呢?

  杜非站在房内落地窗前,看着窗外天色由阒黑逐渐泛白,这一夜,他恍恍惚惚,思绪沉沦,纠葛于前世与今生之间。

  她问他,为何对她执着?她不晓得,前世的她,也曾这样相问——

  那已是他垂死之际,经历了一场严酷战事,他受了重伤,却坚持快马奔回王府见她最后一面。

  她在门口迎接他,娇容毫无血色。相信她早听说了,他作战的对象正是她前夫,在他为傅长年洗脱叛国嫌疑后,那厮便乘隙逃出国境,再度与敌国将领勾搭上,费了两年时间精心筹谋,挥军进犯自己的国家。

  说到底,傅长年确实是个叛国贼,之前他并未冤枉他。

  “王爷明知纵虎归山,后患无穷,当时为何还要这么做?”她颤声问他。

  傻雨蝶!这有什么好问的?

  他扯唇,痛苦地微笑。

  这样的笑令她脸色益发苍白,将他揽在怀里,沉痛地低问:“为何对我如此执着?为何要这样……爱我?”

  “本王要爱一个女人,何需理由?”他说得狂傲。

  她听了,怔怔地含泪。

  要哭了吗?可别哭,他舍不得她哭。

  他勉力抬手,抚摸她冰凉的脸颊。“两年前,我强娶你回府,迫你侍奉于我,还得面对王府内一干女子争宠,为了折服你的傲气,甚至坐视王妃欺负你,我知道你一定很恨我,这样的日子每多过一天,你便恨我多一分。”

  她不说话,泪光莹莹。

  “我其实……很想对你好的。”他强忍伤口痛楚,喘气说道。“可每回见到你冷漠疏离的眼神,也不知怎地,我的性子也跟着……拗上来了,为何你总不愿臣服于我?为何你我不能亲近一些?”

  “别说了,再说下去,你的伤会更痛。”她心酸地劝阻他。

  他却不肯听劝。“我实在……不晓得该怎么爱你,这辈子我从来不懂得怎么去爱一个人,但雨蝶,我的小蝶儿,你相信我,我是……爱你的。”

  “不要说了!”她喃喃恳求,嗓音破碎。“大夫马上就来了,别说了……”

  “让我说。”这是他最后表白的机会。“听我说,雨蝶,我知道你很恨我,可来生……”他剧烈地咳嗽一阵,好不容易凝聚力气。“如果、有来生,你可愿意……爱我一回?”

  她没回答,忧伤地睇着他。

  他的心好痛,眸光逐渐黯淡,似风中残烛,苟延着最后的火光。“你……不愿意?”

  她再也忍不住满腔激动,忽地紧紧握住他的手,贴向自己的脸。“如果有来生,你来寻我吧!比任何人都先一步寻到我,我等着你,我会等你!”

  她会等他,等他去接她,她答应了和他相爱。

  他满足了,总算甘愿合上沉重的眼,临终前最后看到的,是她宛如雪珠般清澈透明的眼泪,那是她为他落下的,第一滴泪——

  杜非悠悠回神。

  天亮了,该是他面对命运宣判的时候了。

  他自嘲地微笑,眼角残泪在晨光下隐约闪烁。

  这不公平!

  他怎能就这样丢下两张机票,要她作出选择,他以为她会作出什么样的选择?能作出什么样的选择?

  他说他爱她,可他爱的,真的是她吗?

  当他送她到房门前,向她道晚安,即将转身离开的那一刻,她终于对他抗议了——

  “你爱的不是现在的我,不是真正的我,我不是你说的那个将军夫人,我是我!”

  他震惊地盯着她,彷佛没料到她会这么说。

  “你爱的是个幻影!”她嘶声喊,胸臆波涌着某种酸楚的情绪。“是你从前世梦到今生的幻影,不是我,你懂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