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可蔷 > 说好今生要相爱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六


  夏雨蝶迷惘着,忽地,她感觉到某种硬物抵在自己大腿间,身子瞬间僵凝。

  “别怕。”他感到她的退缩,柔声安抚她。“我会让你很快乐的,你不会后悔。”

  他许下承诺,也没有失言,给了她一个缠绵悱恻、高潮迭起的夜晚。

  但愿,她永远不会忘记这一夜浪漫。

  ***

  暴风雨后,是万里无云的晴空。

  阳光透过薄纱窗帘溜进来,轻柔地碾过他五官分明的脸庞。

  她坐在床上,静静地看他的睡颜,纤纤葱指虚浮于他脸上,随着光影移动,抚过那略显刚硬的线条,接着,停在那道在光阴流转中逐渐淡去的刀疤。

  虽然淡了,但仍存在,暗示着这男人不寻常的过去。

  你真的了解我是什么样的人吗?

  他曾如是嘲讽地问她。

  是啊,她的确不了解。

  他身上还有许多秘密,是她尚未挖掘的,她知道他并非在幸福家庭长大,有个辛苦的童年,在黑街挣扎求生,当过小偷,也曾是个赌徒,还走私过艺术品。

  而在奋斗多年后,现在的他,拥有属于自己的王国,以及享用不尽的财富。

  但,这就是全部吗?

  她还知道他之所以近乎疯狂地执恋于她,是源自于前世一段不解的因缘,而她对那毫无记忆。

  爱着一个不记得自己的人,那是什么样的滋味?

  说到底,他爱的人真的是她吗?或者该说只是追逐着前世那个得不到的恋人的形影,他爱的,其实只是一份执着不悔?

  这样,能算是爱她吗?

  思及此,夏雨蝶的心口不禁隐隐疼痛着,有种很闷、很焦躁的感觉,她不喜欢这种感觉,就好像她在跟某个不存在的女人吃醋。

  他爱不爱、爱的是谁,她才……不在乎呢!

  她告诉自己,却不自觉地拿起搁在床边的数字相机,悄悄将镜头对准身旁的男人,偷拍他的睡颜。

  刚按下快门,他浓密的眼睫便颤动一下,她心韵瞬停,连忙将相机藏进被子里。

  他睁开眸,蒙眬地望着她。“早安。”

  “早安。”她有些尴尬地回应。

  他微笑,像还没完全睡醒似的,傻傻地笑了一会儿,才孩子气地揉揉眼睛。“你醒来很久了吗?”

  “有一阵子了。”

  “喔。”他坐起身。

  她直觉稍稍挪动身子,拉开与他的距离。

  杜非察觉她的举动,眨眨眼,湛眸闪过淘气的光芒。“这不该是跟我亲热了整晚的女人的反应,害羞吗?”

  他竟敢调戏她!

  她瞪他,芳心却不争气地阵阵悸动。

  他笑了,似乎没打算跟她玩忽冷忽热的暧昧游戏,直接伸手揽过她后颈,在她颊畔亲了亲。“我喜欢你这样。”

  偷香过后,他翻身下床,留下粉颊烘热的她。

  他进浴室梳洗,完毕后,习惯性地先煮一壶咖啡,她正在一旁整理行李,见他斟了一杯黑咖啡要喝,连忙扬声阻止。

  “你不是胃不好吗?不要这样空肚子喝咖啡。”

  他愣了愣,望向她。

  她看他表情呆呆的,以为他没听清。“我说,不要空腹喝咖啡,先吃过早餐再说。”

  他古怪地凝视她,两秒后,方唇缓缓咧开。“你这是在关心我吗?”

  她气息一凛。“谁、谁在关心你啊?我只是……不想等下又要照顾一个胃痛的人。”

  她话说得倔,神情更倔,但听入杜非耳里,却更似女人家娇嗔。

  “知道了,我不喝就是了。”他乖乖放下咖啡杯,胸窝流过一束暖意。

  她继续收拾行李,走动之间,不意撞落他的随身背包,一串钥匙跌出来。她捡起钥匙,瞥见钥匙圈上系的中国结,甚是精致可爱。

  “这个结打得好漂亮!”她忍不住赞叹。

  他走过来,接过钥匙,若有所思地在手里把玩。“这结,是我请一个专家替我打的。”

  她讶异地挑眉。“没想到你会对这种装饰小玩意儿有兴趣。”

  “因为这个结里,打的是我的思念。”

  思念?什么意思?

  她茫然不解,他对她笑笑,拈起那串结,让她看清其中的千丝万缕。

  “这里头,结的是你的头发。”

  “我的……头发?”她惊愕,不敢相信。

  “是那年我将你抱离火场后,偷偷割下的,我请人把那束发打进这个结里,跟我家钥匙圈在一起。”

  这是什么意思?她怔忡地望他。

  “还不懂吗?”他似笑非笑,彷佛揶揄,却也夹带几分苦涩。

  她看着那样复杂的笑容,蓦地领悟了。

  用她的发结成的钥匙圈,是开启他家门的关键,对她的爱恋与相思,就是他回家的路。

  这太令人难以承受了!夏雨蝶震颤,心乱如麻,她不知该说什么,更不知该做什么,这男人对她的爱,太深太沉,她承载不起……

  “我送给你的那条蝴蝶手炼呢?”他忽问。“为什么不戴在手上?”

  她别过眸,故意尖刻地反驳。“为什么要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