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可蔷 > 说好今生要相爱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五


  夏雨蝶咬唇,好不容易舒缓的心情又沉闷了,她轻哼一声,撇过头不理他,自顾自地拍照。

  拍着拍着,镜头竟不知不觉对准他,他斜倚的姿态颇有股潇洒的魅力,肩上搭着羊毛衣,衬衫钮扣随兴地打开两颗,隐约裸露一截古铜色的胸膛,单手插在裤袋里,更添性感。

  他的侧面很好看,鼻梁挺俊,脸缘的线条阳刚有力,远远地看,那道刀疤一点也不可怕,反而有种令人心韵加速的野性。

  她连拍好几张他的照片,待他漫然将视线投向这边,才恍然惊觉自己做了什么,连忙放下相机。

  “拍够了没?可以走了吗?”他听起来颇不耐烦。

  “急什么啊?我还想多看看。”她故意跟他唱反调。

  “你肚子不饿吗?”他问。

  “不——”她正想反驳,忽然想起他有胃痛的毛病,硬生生地改口。“嗯,是有点饿了。”

  “那我们到下一个加油站用餐吧!”

  两人重新上车,到加油站旁的快餐餐厅用过午餐,下午继续开车往波特兰,经过茂秀壮阔的哥伦比亚河谷。

  此时,天色有些变了,乌云堆栈,雨丝静静地飘落。

  开始降温了,夏雨蝶只穿了件短袖羊毛衫,手臂感到阵阵凉意,微起鸡皮疙瘩,可她依然不肯放弃拍照。

  “你就这么坚持照相啊?”他嘲谑。“不怕冷吗?”

  “你不是说过,要我拍下旅途中所有美好的景物吗?”她反唇相稽。“我只是照你说的做而已。”

  他凝望她,眼眸闪过异样神采,跟着走向她。“没想到你这么听我的话。”

  她冷哼,没好气地横他一眼。

  他似笑非笑地盯着她,忽地脱下身上的羊毛衣,披在她肩头。

  “不用了。”她想拒绝。

  “披着吧!你明明很冷。”

  再冷,也没有跟他冷战令她心冷啊!她抿抿唇。

  他彷佛感受到她的哀怨,轻声笑了,拾起毛衣两条袖子,在她胸前交叉打了个结。“这样会温暖一点的。”

  那他自己怎么办?她不相信他不冷。

  他看透她的思绪,微笑低语。“这种温度,我习惯了。”

  骗人!她咬唇,几乎想出声指责他,他干么对她这么好?干么宁可自己着凉也要这般呵护她?他可知道,他愈是这么做,她便愈不知该如何面对他?

  她好气他,更气自己,双眸隐隐酸楚着。

  该不会是想哭了吧?不,她不会哭的,从很久很久以前,她便不轻易掉眼泪了,她不会哭。

  夏雨蝶深吸口气,轻启樱唇,嗓音是连她自己也未察觉的沙哑。“我们走吧,我已经拍够了。”

  入夜的波特兰城,雷电交加,下着激烈的雨。

  两人躺在床上,听着窗外彷佛永不停歇的雨声,以及那震耳欲聋的雷鸣,偶尔会有闪电直接劈落,在阴暗的室内撕开一道光。

  “你不怕吗?”

  “怕什么?”

  他指指窗外。

  “为什么你老觉得我会怕?”她嘲讽。“怕冷、怕黑、怕台风、怕打雷?”

  “所以你真的不怕?”

  “没什么好怕的,只不过是打雷闪电而已,我躲在山间凹壁,只能靠着喝雨水勉强果腹的那两天,比这些可怕多了。”

  就因为曾经历过那样的恐惧,才造就今日如此坚毅冷傲的她吗?

  杜非悄悄叹息,胸口闷痛。

  忽地,又是一道闪电凌厉地撕裂,映亮两人的眸,跟着,是宛如天神怒吼的轰然巨响。

  这声响太过剧烈了,即便夏雨蝶再倔强,也不禁吓一跳,直觉地伸手掩耳。

  终究还是会慌的。

  杜非察觉她的举动,又是好笑又是心疼,侧过身来,伸出手臂揽她。

  “你干么?”她惊愕。

  “嘘。”他哄慰她。“只是想抱抱你而已。”

  “我不是说过我不怕了吗?不必你抱!”她语音尖锐。

  他无声地微笑,更加靠近她。“不是你怕,怕的人是我,行了吧?”

  她怔住,没想到他会这样开玩笑。

  他调整姿势,一手护着她螓首,另一手环搂她纤腰,于是她柔软的娇驱便那么刚好地偎贴着他。

  她气息微促,他亦呼吸浓浊。但她没有推开他,由他亲昵地抱着,恍惚中,他们都嗅到彼此身上的味道,那神秘诱人的体香。

  他开始爱抚她,灼烫的方唇依恋地啄吻她细致的肌肤,慢慢地,他吻上她颈脖。

  她娇羞不已,难以自持地颤栗。

  “你怎么不反抗?”他舔弄着她圆润如珠的耳垂,轻声问道。

  她闻言,粉颊霎时在黑暗中晕染嫣红,可她死也不会承认自己的羞怯。“反正我……迟早也是要给你的,这是你赢得的赌注,不是吗?价值一千五百万的赌注。”

  她这话说得太讽刺,刺得他胸臆疼痛不堪。

  他无奈地沉默片刻,跟着亲亲她的唇。“对我来说这不是赌注,是奖赏,我多希望,你是心甘情愿地给我。”

  她听出他话里的惆怅与焦躁,心弦揪紧。

  为什么?当他这样抱着她、吻着她,这样在她耳畔絮絮低语时,她会觉得自己是备受疼爱的,他并没有凌虐她,给予她的,更像是无限的温柔与宠溺。

  她几乎要醉在这亲密抚触里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