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可蔷 > 说好今生要相爱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三


  她打定了主意对他冷淡,但他似乎不以为意,在饭店办理Check-in手续后,便殷勤地带她四处游览。

  此时正值夜幕初降,才走出饭店,音乐声便响起,饭店前的喷泉水瀑飞溅,气势磅礡。

  夏雨蝶凝步,静静欣赏这场绚丽的水舞秀,不一会儿,杜非递给她一台崭新的数字相机,桃红色的外壳,十分漂亮。

  “送你的礼物。”他说。“在这趟旅程上,你可以把所有自己觉得美丽的、特别的景物拍下,以后会成为很好的纪念。”

  纪念?有啥好纪念的?她无声地轻哼。

  杜非看出她的不屑,淡淡地笑。“很久以前,我就想这么做了,想带你走遍每一个我到过的地方,吃所有好吃的东西,玩所有的新鲜玩意儿,领略各国的奇妙风光。”

  他想,竭尽所能地宠爱她。

  但他知道,她不会想听最后这句话,很识相地收埋在心底,只是深情地望着她,似笑非笑地宣称——

  “敢不敢跟我打赌?这或许是我在你人生里最后一个月,但将会是你最难忘的一个月。”

  谁要跟他打赌?她心韵纷乱,一时把持不住情绪,急急撇过头,举起相机,借着拍摄水舞的动作掩饰自己的心慌。

  她让眼眸的焦点集中于相机的屏幕,不敢多看身旁的男人一眼。

  他太怪了,她本以为他会待她强势霸道,甚至如野兽般地趁黑夜占有她,但他竟摆出一副温柔体贴的姿态,又变回那个在她面包坊工作的男人,开朗幽默,偶尔调侃她几句。

  他到底想玩什么把戏?她看不懂。

  “别想这么多。”他彷佛看出她的迷惑,俯在她耳畔,低哑地说道。“放轻松点。”

  她一惊,几乎是弹跳般地往后退,避开他的接触。“你想干么?”

  这充满防备的举动令他自嘲地勾勾唇。“只是想告诉你,尽情玩乐就是了,我不会对你怎样的。”

  真的不会吗?夏雨蝶很怀疑,心存戒慎。

  接下来几天,他果然一直保持彬彬有礼的态度,不碰她,不强迫她,唯独坚持晚上要与她同睡一张床。

  但即便如此,他也不知哪来的自制力,很规矩地与她分据床榻两侧,绝不越过楚河汉界。

  这份定力,不是任何男人能做到的,就连万佑星也肯定克制不住情欲,但他做到了。

  她不得不佩服他。

  或许就是因为他的表现实在太君子了,她逐渐放下戒心,真正开始在多采多姿的旅程中找到乐趣。

  这还是她这辈子初次出国旅游,而且纯粹是以一个观光客的身分,没人会催促她走马看花,只要她愿意,她完全可以悠哉地消磨光阴,恣意享乐。

  她不需要担心旅费的问题,吃住都有他会安排,他带她住最舒适的饭店,品尝各种美食,他们租用直升机,在日落时分飞越鬼斧神工的大峡谷,彩霞满天,景色如梦似幻。

  来到美国西岸,他们漫步于海滩,舔着口味甜腻的冰淇淋,他教她冲浪,她在冲浪板上跌跌撞撞一下午,终于成功地乘上浪头,迎风飞跃。

  接着他租了一辆车,沿着海岸线开往旧金山,从他们住的饭店落地窗往外望,能看见横跨海湾的金门大桥。

  他们跳上沿着轨道缓缓爬坡的古董缆车,学当地人抓着把手,站在车门口,她将一只手往外张开,拂揽沁凉的空气,缆车爬到最高处,跟着俯冲急下,宛如云霄飞车的快感,令她不觉兴奋地尖叫出声。

  跳下车后,她有些累了,他买了两杯新鲜果汁,两人闲适地坐在岸边,一面喝果汁,一面看海狮群笨拙地于水面上下活动。

  她拿相机拍下那些丑陋却可爱的海狮,也拍四周人群来来往往,他忽地抢过相机,请某个经过的路人帮忙拍照,接着不客气地展臂搂她的肩。

  “OK!要拍喽,说C。”路人鼓励地喊。

  他立刻咧嘴笑了,她却是一时不知所措,很不自然地微弯嘴角。

  拍完合照,他检查了下成果。“拍得还不错嘛,可惜你笑容有点僵。”

  她抢回相机,不悦地瞪他。

  “唉,无所谓吧?”他很无辜似地摊摊双手。“你要是不喜欢的话,顶多把它删掉就好了。”

  “我会删的。”她傲然声称。

  但她没有删。她告诉自己,是因为自己还没有时间整理相片,所以才没来得及删,反正多放几天也无妨。

  也许是因为不满自己连删张照片都再三迟疑,更可能是有意对他自作主张的行举给予小小的惩罚,当他嚷嚷着肚子饿了,要带她去附近一家很好吃的海鲜餐厅用餐时,她拒绝了。

  “我还不饿。”

  “你中午只吃了一个三明治,真的不饿?”

  “嗯,我不饿。你自己去吃吧,我在这里等你。”

  他闻言,略显无奈。“好吧,不吃就不吃,我们继续逛吧!”

  “你可以去吃啊,我自己会逛。”她满不在乎地赶他。

  他笑笑,没理会她的冷漠,陪她走进一家又一家琳琅满目的纪念品店,她像是故意拖延,每一家都慢慢逛,拿起每样小巧有趣的纪念品,好奇地玩赏。

  她买了钥匙圈,买了几个动物造型的磁铁,仔细挑选风景明信片。

  他很有耐心地陪着她,一句话也不多说,一句话都不抱怨。

  足足过了大半个小时,她忽然瞥见他默默走向角落,伸手抚揉自己的上腹。

  这动作,不是一次、两次,他似乎正强忍着某种不适。

  她心念一动,等他走回她身畔后,故作漫不经心地问他。“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他愣了愣。

  “我看你一直在揉肚子。”她补充。

  “喔,你看到了啊。”他扯扯唇,有些尴尬。“只是有点胃痛。”

  “胃痛?”她微微拉高嗓音,转头看他。

  “老毛病了,没什么。”他表情淡定。

  反倒是她不淡定,他有胃痛的毛病为何不告诉她呢?她竟还狠心地刻意拖延吃饭时间,让他空着肚子等。

  她太坏了。

  夏雨蝶郁闷地咬咬牙,也没心情再挑明信片了,随手抓了几张到柜台买单。

  “走吧,我肚子饿了,我们去吃饭。”

  语落,她率先旋身,走出店门。

  杜非注视她的背影,莞尔一笑。

  虽然她表面装得很冷很高傲,但他知道,她是不忍他胃痛才主动表明要去用餐。

  在倨傲的外表下,她其实是朵温婉可人的解语花。

  所以,他才会如此钟爱她。

  他们在港边的海鲜餐厅大快朵颐。

  坐在户外平台上,临着波光潋滟的港湾,叫了满满一桌菜,光是一锅材料丰富的海鲜浓汤,就足够两人吃到撑。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