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可蔷 > 说好今生要相爱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二


  她撂下狠话,那么坚定,那么决绝。

  为何他会觉得,这场赌局还未结束,他已然全盘皆输了?纵使他手中还握着筹码,似乎也是徒劳?

  她太强了,是他此生遇过最强的对手,在她面前,他找不到自己的优势,无法泰然自若。

  难道真要一败涂地了吗?

  杜非凝立于窗前,怅然沉思,有时情绪激动如沸,有时寥落空虚,似枯竭的沙漠。

  有人叩响办公室的门。

  他定定神,推门走进来的是张凯成,这次他没有像从前在公司见到他时,总是抓着他签一大堆文件,只是端来两杯烈酒。

  “要喝吗?”

  “嗯。”他接过酒杯,握在手里无意识地把玩着。

  “都那么晚了,你还不下班?”

  “几点了?”

  “十点多了。”

  他点点头,沉默不语。

  “我还以为你会急着回家。”张凯成凝视面容阴郁的他,似是想从他表情看出一丝端倪。“你不是说,从今天起,夏雨蝶会搬来跟你一起住吗?”

  “……嗯。”

  “既然这样,你还留在这里干么?春宵一刻值千金啊!”

  他闻言,震了震,凌锐的眸刀砍向好友。

  “我说错了吗?”张凯成没被他吓到。“你向她提出那种赌注,不就是为了让她成为你的女人吗?”

  是没错。杜非凛然,下颔微微抽动。

  “那你还犹豫什么?”

  他也不明白。若是他能知晓自己为何迟疑,为何宁愿留在这办公室里独自落寞,也不敢回去面对她,或许情况会变得比较简单。

  一念及此,杜非自嘲一哂,举杯啜酒。

  张凯成看出他心情忧郁,忍不住叹息。“我说,你也太笨了吧?怎么会向她提出那种赌注?干么让她知道陷害她未婚夫的人就是你呢?你这么做,不但不能赢得她的心,还可能让她恨你!”

  “我知道。”

  “既然知道,你干么还这么做?”

  他笑笑,眸光黯沉。“因为我不想再欺骗她了,我要她明白我是什么样的人,为了得到她,我就是会使出这么无耻的手段,她必须了解。”

  “哪有人像你这样的啊?”张凯成拍拍额头,为这个好麻吉着急。“别人追女生,都是想尽办法让她看到自己好的一面,怎么你居然刻意在人家面前装坏?!”

  他不是装坏,是真的坏。杜非无声地笑。

  若是不坏,他不会如此处心积虑地将她收揽于自己羽翼之下,不许任何男人觊觎她,只有他才能亲近。

  “你说买断她一个月,一个月后,如果她还是不愿意跟你,你打算怎么办?”

  “我会放她走。”

  “什么?!”

  杜非摇摇酒杯,仰头,将杯中物一口喝干,任那辛辣的液体灼痛着喉,灼痛他心口。

  “她跟我说,就算我爱着她,不表示她非得回报我,更不表示我可以随意操控她的人生。”

  “她这么跟你说?”张凯成咋舌。“还……满有个性的嘛。”

  确实有个性。杜非惘然寻思。她远比他想象的更坚强,更令他心折,而那颗纯净的泪珠,亦令他心痛不已。

  自从那件绑架案后,她不曾哭泣过,是他逼出她的眼泪,伤了她的心。

  或许,他真的做错了……

  “如果一个月后,她依然不能爱我,我会还给她自由,永远、永远不再打扰她。”他涩涩地声明。

  张凯成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那你呢?她自由了,你怎么办?”

  问得好。

  一个月后,若是他全盘皆输,手中连最后一枚筹码也握不住的时候,该怎么办呢?

  杜非望向窗外,夜色深沉,如黑暗的甬道无尽地往前延伸,而他,看不到出口的一丝光亮。

  答案,也许就在那里。

  ***

  夏雨蝶原本以为,杜非会将她当成金丝雀,豢养在他奢华矜贵的牢笼里,没想到他却是带她出走,离开台湾,到国外旅行。

  经过十几小时的飞行,首先抵达美国最著名的赌城,拉斯韦加斯。

  这座城市位于沙漠中,夜晚比白天更迷人,霓虹灿烂,火花四射,犹如深夜中闪闪辉亮的宝石。

  主道路上,赌场与度假旅馆林立,一栋比一栋造型特异,金碧辉煌,为了招揽观光客一掷千金,每家旅馆更都卯足了劲,举行花招百出的表演秀。

  马戏团、康康舞、音乐剧、魔术表演,诸如此类的大型歌舞秀每晚在各家旅馆的室内舞台轮番上演,缤纷热闹,目不暇给。

  户外的表演同样令人叹为观止——勇猛的海盗于船上相互搏斗,最后海盗船沉没海底;火山爆发、熔浆四溢,飞旋的火球一路滚到观众脚前;流光璀璨的水舞,每隔一个小时,便随着音乐喷高,迷眩游客的感官。

  这是一个充满欢声笑语的城市,也是罪恶与堕落之城。

  “如果我说,我在这里举办的世界扑克大赛,击败众多赌客,得到赌王头衔,你相信吗?”他笑笑地问道。

  她没反应,既不点头,也不摇头,别过眸,自顾自地浏览周遭风光。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