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可蔷 > 说好今生要相爱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


  他凭什么?他以为自己是谁?!

  怒意如火苗,在夏雨蝶胸臆中油然窜烧,在还没见到那个男人前,她已决定恨他。

  “你来了。”一道森沉的嗓音在她身后落下。

  她身躯冻凝,一动也不动。

  “转过来,看着我。”他下令。

  她咬咬牙,努力抹去脸上所有表情,缓缓旋身。

  映入眼瞳的,果然是她心内设想的那个人,那个她曾觉得感激又对他有几分愧疚不舍的男人。

  杜非。

  她冷冷地瞪着他。

  他挑眉,墨眸明灭不定,漫着阴郁。“你好像一点也不惊讶会见到我。”

  “我知道是你。”她语音脆冷如冰。

  “为什么?我以为万佑星并没认出我。”

  “他不需要认出你,我知道只有你会这么做。”

  他凛然不语,疑惑地盯着她。

  “前两天,我见到我‘表舅’跟‘表舅妈’了,就在你对佑星提出条件的那天。”她不带感情地解释。

  他懂了。

  杜非咬牙,收在西装裤袋里的右手不觉握紧。原来她都知道了,知道他便是那个为她指定两个假亲戚的幕后主使者。

  “今天,我不是为佑星来的。”她悠悠扬嗓。“我是为我自己。”

  “为你自己?”他语音沙哑。

  “是。”她直视他,清澄的眼眸一瞬也不瞬,没有任何闪躲或迟疑。“我想问你,为什么是我?”

  “为何不喝?你可知倘若不喝这碗孟婆汤,便没法投胎转世,只能在这地府里做孤魂野鬼?”

  阴森无涯的闇黑里,有道声音回响,尖锐又凄厉,刺痛着他。

  他觉得太阳穴阵阵抽疼,忍不住双手抱头。“可我……不想忘了她,我不能忘了她!”

  “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你这执念,只会伤了你自己。”那声音,很冷,很无情。

  他睁大眸,却看不见眼前有任何形影。那声音是某种没有形体的鬼魂吗?

  “没关系的,伤也好,痛也好,请你教教我,有什么办法能让我不忘记雨蝶?”他嘶声恳求,虚无的人生尽头,只想知道这件事。“什么办法能让我来世还有机会见到她?”

  那声音没有回答,而他的魂魄,便在阴曹地府里,悠悠荡荡了五百年。

  某日,那声音又出现了。“五百年了,你还不肯死心吗?”

  而他已经说不出话了,只恨自己的魂魄不能干脆地于这世间粉碎消失,若是连神智也归入混沌,他便不会执着至此了吧……

  也不晓得对方是否对他终于有了一丝同情,竟提点他一条路。“这样吧,地府最近缺一名差役,你若是肯做百年穿越阴阳的镇魂使,我就答应你不必喝那碗孟婆汤,让你投胎,与她再续前缘。”

  “好,我做!”他毫不犹豫。

  “你可得想清楚,这镇魂使不是好当的,所有人临死前的痛苦与悲伤,都会转到你身上,你得跟着受苦受折磨,直到他们平静地合上双眼……很多镇魂使便是因为受不了这痛楚,最后心神崩溃。”

  “我能承受的,我愿意承受!”

  “好吧,那就给你一个机会,记住,你也只有这唯一的机会。”

  这是他唯一的机会。

  得到她,或失去她,牌面一翻两瞪眼,没有转圜的余地。

  杜非望着夏雨蝶,她隔着赌桌,与他相对而坐,包厢内很安静,只有他们两人,女侍送上咖啡后便识相地退下,门外守着一个专业发牌员,等候他吩咐。

  为什么是我?

  她如此问他,为何他会爱上她,执意要得到她?

  杜非沉思许久,决定说实话。“如果我说,是因为我们前世有一份未了的情缘,延续到今生,你相信吗?”

  前世今生?

  夏雨蝶惊愕。“你在说什么?”

  “我知道你很难相信,但这是真的。”他哑声低语。“前世的我,是个浪荡的王爷,而你是将军夫人,你的丈夫因叛国罪入狱,为了见他一面,你特地来求我……”

  他幽幽地讲述一个故事,一个她料想不到也毫无记忆的故事,她觉得自己像在看一出古装连续剧,这不可能是现实。

  他说到一半,停下来看她,见她眯着眼,唇角似笑非笑地噙着抹不以为然,呼吸霎时中断。

  “你不相信。”他自嘲地扯扯唇。

  “你认为这种事,会有人相信吗?”她嘲弄地反问。

  不会。杜非黯然寻思。所以他才从不告诉任何人,即便是他最好的朋友张凯成,也认为他对她的感情莫名其妙。

  “所以你是说,为了得到那个将军夫人,你拿替将军开罪当作交换条件,硬逼着她成为你的小妾吗?”

  她说“那个”将军夫人,彷佛这故事的主角完全跟自己无关。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