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可蔷 > 说好今生要相爱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八


  偏偏他就是中了计,困在这万丈深渊中,不知如何挣脱。

  对方只给他三天的时间,可他要到哪里筹这笔钱呢?

  他才刚学成归国,连第一个月的薪水都还没拿到,一千万,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但他可没脸回家要钱,就算要了,家里人也给不起。

  该怎么办呢?

  一整天,他在台北街头流浪,像个无家可归的孩子,彷徨失措,思绪凌乱如纠结的毛线团,理不出头绪。

  直到夜深了,天空静静地飘落雨,一道突如其来的念头犹如闪电击中他脑海,他震住,眼眸蓦地绽出锐光。

  也许,只有赌一赌了!

  “他输了多少?”

  私人包厢里,杜非懒懒地坐在沙发上,透过特制的玻璃墙,欣赏某个男人在赌桌上挣扎,一步一步往地狱堕落。

  “已经两百万了。”张凯成回答。“还要继续借他钱吗?”

  杜非比了个帅气的手势。“再借他一百万,我倒要看看他还有没有胆子继续玩下去?”

  张凯成领命走出去,两小时后,他再度回到包厢。

  “他输了五百万,他说,想见老板一面。”

  “叫他进来吧!”

  杜非沉声下令,理了理微乱的衣衫,好整以暇地起身。他盯着玻璃墙外,看着那濒临崩溃的男人如野狗般地嘶声嚎叫。

  他冷冷一哂,嘴角锐利,眼神残酷无情。“万佑星,从今天起,你的命运可得掌握在我手里了。”

  深夜,时钟滴滴答答,回旋着规律的音韵。

  夏雨蝶坐在客厅沙发上,怔怔出神,晚风从落地窗外吹来,拂乱她鬓边发丝,遮盖了她眉眼,她浑然未觉,一动也不动。

  室内幽寂,只开了一盏立灯,映在她身上,更衬得她宛如一座冰冷的雕像。

  她像是思考着,又好似什么也没想,不哭不笑,脸上毫无表情。

  不知过了多久,玄关处终于传来声响。万佑星拿钥匙打开门,跌跌撞撞地进屋,见客厅昏暗,按下灯的开关。

  室内光线乍亮,刺痛夏雨蝶双眸,她蓦地醒神。

  “雨蝶、雨蝶!”万佑星见到她,像见到救星。“你真的在这里等我?太好了,太好了!”

  说着,他踉跄地奔向她,一把将她拥进怀里。

  呛鼻的酒味袭来,夏雨蝶蹙眉,轻轻推开他。

  一个小时前,她接到万佑星打来的电话,像个疯子似地哀嚎啜泣,恳求着见她一面。

  于是,她重新回到他住的地方,默默等待。

  “究竟发生什么事了?”她质问。“你这一整天都上哪儿去了?学生说你又调课请假。”

  “我……因为发生了一件严重的事,所以……”他欲言又止,一副很难启齿的模样。“雨蝶,让我喝杯茶好吗?你倒杯茶给我。”

  这算是缓兵之计吗?

  夏雨蝶无奈,只好起身为他冲了杯热的花草茶,让他喝了能够宁定心神。

  他坐在沙发上,像沙漠旅客得遇甘泉,饥渴地喝着茶,一面喝,身子仍颤抖不止。

  看来事态的确不妙。

  夏雨蝶在未婚夫对面坐下。“你冷静多了吗?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

  万佑星深吸口气,很快地瞥望她一眼,又心虚地垂下眸。“其实我……欠了一千五百万。”

  “一千五百万?”夏雨蝶愕然,不知该怎么消化这数字。“怎么欠的?为什么你会欠人家这么多钱?”

  “因为我赌输了。”

  “赌输了?你是说你欠的是赌债?”

  “……嗯。”

  “到底是怎么回事?”

  “嗯,是这样的……”万佑星沮丧地低着头,嗫嚅地吐露。“我有个朋友,给了我一张高级俱乐部的会员证,所以这阵子,我常到那边玩。”

  “那是什么样的俱乐部?”夏雨蝶问得犀利。

  “就……你知道的,”万佑星搓搓双手,显得局促不安。“那种专门提供上流社会人士玩乐的秘密俱乐部,有吃有喝,也开设各种赌局。”

  原来如此。难怪最近他经常爽约,晚上也常常找不到人,原来是沉迷于如此花花世界。

  夏雨蝶怏怏地盯着未婚夫。“你就因为这样每晚花天酒地,短短时间便欠了一千五百万赌债?”

  “嗯,差不多就这样吧。”万佑星不敢告诉她关于自己中了仙人跳的事。“我也没想到自己怎么这么衰,一直想翻本,却翻不了本。”

  当然啦,他是傻子吗?在赌场里哪有翻本这回事?寻常赌客只有被那些专业庄家玩弄的分。

  夏雨蝶很失望。“你是大学副教授啊!万一让学生知道你沉迷赌博,你还怎么对他们立下榜样?”

  万佑星闻言,全身震颤,她正好说破他内心最恐惧的忧虑。“所以只有请你帮帮我了,雨蝶,拜托你帮我!”

  “你要我借你一千五百万吗?我没那么多钱,我现在户头里顶多也只有几十万——”

  “不是的,我不是要跟你借钱,我只要你跟那男人赌一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