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可蔷 > 说好今生要相爱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五


  上天为何如此不公?

  “我不甘心,真的很不甘心……”他喃喃,胸臆焚着火,灼灼闷烧。

  “不甘心什么?”张凯成不解地问。

  他没回答,举臂用力一掷,空酒瓶撞向墙面,铿锵作响,瓶颈登时破碎。

  张凯成吓一跳,担心他脾气一来伤了自己,急急相劝。“杜非,你冷静一点!”

  他不要冷静,为何冷静?

  他已耐心守候几个世纪,还要他等多久?

  杜非蓦地睁眸,目光犀利,咄咄逼人。“凯成,你帮我一件事。”连吐嘱也清晰,彷佛酒意尽褪。

  怎么有人能那么快从酒醉中清醒?

  张凯成张口结舌地望着他,不得不佩服。“什么事,你说。”

  “帮我调查万佑星。”

  “万佑星?你是指夏雨蝶的男朋友?”

  “没错。”他冷冷颔首。“调查清楚他的一切,他的家庭背景、在哪里工作,还有,他的弱点是什么。”

  听闻他的嘱咐,张凯成聪颖地立刻醒悟。“你想对付他?”

  杜非不答腔,眉宇不动,唯有深不见底的眼潭,隐隐浮掠残酷的冷光。

  时光流转,经过六百年,他依然只能用同样卑鄙的手段强夺她。

  或许,这是他的宿命——

  ***

  玻璃墙内,纸醉金迷,天花板吊着豪华枝状水晶灯,映亮一群盛装打扮的男男女女。

  紫金色调的昂贵沙发上,或坐或倚,人们慵懒地交谈,打情骂俏,系着黑色领结的服务生穿梭于卡座间分送香槟及烈酒。

  室内中央,几张赌桌错落摆置,赌客们玩着扑克、二十一点、百乐门等赌博游戏,桌上立着一迭迭各色筹码。

  这间会员制的俱乐部隐身于台北山间某独栋豪宅,数百坪的空间,荟萃了世间百态。

  隔着玻璃墙,杜非冷静地旁观。这小巧私密的浮华世界,正是由他一手建立,但几乎无人知晓他便是这间俱乐部的幕后老板。

  “看到他了吗?”张凯成走进这间隐密的包厢,手上端了两杯加冰威士忌。

  杜非从他手中接过其中一杯,好整以暇地啜饮。

  “左边第二张沙发,看到没?”张凯成用手指了指方向。“他跟David坐在一起——”

  “我看到了。”杜非打断好友。“那家伙一进来,我就注意到他了。”

  万佑星,他终于还是主动走进了这精心为他布置的陷阱。

  杜非冷冷一笑。“你说David跟他是大学同学?”

  “没错。他们今天办同学会,散会后,David就把他往这里带了,本来他没有会员资格是进不来的,我可是吩咐了为他特别破例。”

  “赌跟女色,这就是他两个弱点?”

  “说弱点嘛,也还好,他不像有些人那么沉迷。”张凯成啜了口酒,解释他调查所得的资料。“他在美国读书时,认识了一群纨裤子弟,有时候会带着他一起玩,到赌场小赌几把之类的。还有,你也知道留学生生活挺无趣的,很多人都会跟同在异乡求学的异性上上床、打打炮,消磨时间,那家伙长得算挺帅的,满受女同学欢迎,据说这六年来,跟他上过床的女生起码有二、三十个吧。”

  都有了雨蝶这样的女朋友,他还跟别的女人纠缠不清?杜非不悦地冷哼。

  张凯成打量他不以为然的表情。“接下来呢?你打算怎么办?”

  杜非没立刻回答,喝干杯中酒,帅气地搁下玻璃杯。“就招待他好好在这里玩吧!吃的、喝的、赌博、女人,他想玩什么就给他什么。人性是脆弱的,我倒要看看他有多少抵挡诱惑的能耐。”

  “意思是……魔鬼的试炼吗?”张凯成机灵地问,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杜非不置可否,嘴角噙着冷冽的讥讽。

  窗外又开始落雨。

  每逢雨夜,她总觉得特别惆怅,胸口空空荡荡的,似是失落了什么。

  究竟是少了什么呢?

  这问题,她问自己不下千百次,从来不曾找到过答案。

  夏雨蝶起身拉上窗帘,试着隔绝外头烟雨蒙蒙的世界,但淅沥沥的雨声仍是透过玻璃窗,隐约在她耳畔吟唱。

  她幽幽叹息,出神片刻,打开抽屉,取出一个精致的水晶收藏盒,盒子里,是一串彩晶蝴蝶手炼。

  这手炼,是她十四岁那年一个陌生男子送给她的,她一直细心收着,偶尔在这样的雨夜,她会拿出来怔怔地玩赏。

  将因父母去世而痛哭晕厥的她一把抱起,给她温暖的安全感,又留下这串蝴蝶手炼的恩人,是谁?

  在幽蒙的梦中呼唤着她的名,说要接她走的男人,又是谁?

  还有,为她安排了虚假的监护人,在背后操控她人生的人,是谁?

  为何她会有种奇特的预感,这三个人,或许会是同一个人?

  如果真的是的话……

  想着,夏雨蝶蓦地打了个冷颤,这背后重重的黑幕,令她害怕。

  她急忙将手炼放回水晶盒里,关上抽屉,正欲起身离开卧房时,眼角瞥见搁在书桌上的一只玻璃罐。

  罐子里,收着一颗颗彩色弹珠,是杜非“输”给她的礼物。

  她不觉伸出手,捧起沉甸甸的玻璃罐,在灯光下,弹珠折射出一道道魔魅色彩,令人目眩神迷。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