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可蔷 > 说好今生要相爱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三


  月光安静地洒落,草丛边流萤飞舞,波光粼粼,映着他孤寂的身影。

  终于,路口亮起刺眼的车灯,车子缓缓前驶,停定于透天厝前。

  万佑星下车,很绅士地为夏雨蝶开车门,两人于屋前道别。

  “今天晚上我会在那间民宿过夜,明天再过来接你吃午餐。”他笑道。

  “嗯。”她温顺地颔首。

  两人相凝数秒,他俯下头,轻轻吻她的唇。

  杜非瞠眼,干涩地瞪着这一幕。

  万佑星吻着,渐渐地感到激情难抑,加重了力道,大手也不规矩地揽住夏雨蝶的腰,将她贴向自己下腹的勃起。

  她察觉到了,紧张地推开他,芙颊生晕。

  “雨蝶……”他沙哑地唤,掩不住渴切的欲望。

  “不要这样,你快走吧,晚安。”她催促他离开。

  他不情愿地叹气,只好挥挥手,坐回车里。

  她伫立门前,目送车影淡去,消失于深浓的夜色中,正欲进屋,一道人影飞快地窜到她身前,她吓一跳,差点尖叫出声。

  “是我。”杜非沉郁地表明身分。

  她松了口气。“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这里?”

  “我在等你。”他回答得简洁,却意味深长。

  她怔忡地望他。

  “听说那个男人向你求婚了?”他开门见山。

  她眨眨眼,迟疑未语。

  “你真的要嫁给他?”这话,明明白白是质问了。

  她微微颦眉。“是又怎样?”

  “为什么是他?”他语锋凌锐,圈锁她的目光咄咄逼人。

  她感到不舒服,语气变得防备。“当然是因为我爱他。我从进大学时,迎新晚会那天开始,就爱上他了,他跳下醉月湖,把差点溺水的我救起来。”

  他瞪她。

  她说万佑星救了她。

  他也曾经救过她啊!潜进冰冷的潭水,将意图自尽的她捞起来——但她当然不记得了,只有他,还牵挂着前世的纠缠。

  只有他在奈何桥前,坚持不喝那碗孟婆汤,六百年来,宁愿做阴曹地府里的孤魂野鬼,飘荡无依,受尽折磨,只求如果有来生,能与她再度相遇。

  只有他,执着至此,痴情至此……

  “杜非,有件事我必须跟你说清楚。”她直视他阴郁的脸庞,墨睫轻颤,总是明透的眼眸此刻略显迷蒙。“如果你对我……有什么想法,我想请你明白,我们之间不可能的。”

  这什么意思?她想对他说什么?

  杜非咬牙,墨瞳瞬间迸出灼灼火焰。

  她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微敛眸。“你也知道,我男朋友回来了,他很爱吃醋的,如果他知道我店里有个男人,我想他会……不高兴。”

  “这意思是要我走人,对吗?”一字一句从齿缝逼落,凌厉如刃。

  她微微颤栗,有股莫名的急切想安抚他,她并不希望伤他自尊。“我不是这意思,只是……呃,佑星希望我们赶在年底以前结婚,所以我也打算尽早结束这间面包坊——”

  “我知道了。”他举起右手,止住她。“你不用这么为难,我会走。”

  撂下话后,他转身就走,跳上车,以最快的速度疾驶奔驰。

  她听着那尖锐呼啸的引擎声,彷佛听见他内心难以宣泄的愤慨与不满。

  他干么那么生气?

  夏雨蝶恍惚地想着,心湖,悠悠地荡漾,浮起一抹奇异的酸楚,连她自己也不明白那是什么。

  “若是本王有办法找到证据,证明傅长年并未通敌叛国,将他从牢里营救出来,你愿意跟我吗?”

  “什么?!”她难以置信地瞧着他。

  这么讶异吗?

  他撇撇嘴。“你听清楚了,本王要你,只要你跟着我,我保傅长年不死。”

  她总算听明白了他的意思,容颜刷白,比寒冬初雪更晶莹剔透。

  “王爷,这太……”她颤着唇,似是思索着该如何响应这令她措手不及的要求。“我不能同意这样的交换条件。”

  “为什么不?”他声嗓变得尖锐。

  她直视他,眼眸清透如水。“因为我不是物品,不能这样买卖。”

  谁说不是物品便不能买卖?他这王府里数百位奴仆,不都是买卖来的吗?

  他阴狠地瞪她。“你倒倔气得很!不怕本王震怒吗?”

  她抿唇不语,脊背挺直。

  好个高傲的丫头!她真以为他不敢动她?

  他怒了,且是近乎受伤的狂怒。她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他何时这般忍让过一个女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