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可蔷 > 说好今生要相爱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他笑笑。“别担心,我说话算话。”

  “那就直说吧,不用拐弯抹角了。”她催促。

  “既然这样,我就直说了。”他在她对面盘腿而坐,正经的姿态教她不禁也严肃起来,跟着端正坐姿。“我希望你坦白告诉我,为什么你不想让你表舅跟表舅妈知道,你还活着?”

  “什么?”她怔住。

  “为什么不回家,要一个人躲在这个乡下小镇?”他追问,显然是预备打破砂锅问到底。

  她躲不过了吗?夏雨蝶苦笑,敛下眸。

  “愿赌服输,你答应的事,可得要说到做到。”他提醒她。

  “好吧,我说。”她长声叹息,无奈地坦白。“因为……是假的。”

  “什么假的?”他不解。

  她扬眸,眼潭氤氲,迷离而忧伤。“我表舅跟表舅妈,他们……并不是真的跟我有亲戚关系,是假的。”

  他震慑,心韵错拍,两秒后,才找回说话的声音。“为什么你会这样想?”

  “那次绑架事件后,我其实有去医院看过他们,刚好偷听到他们的对话,他们在争论该不该再和我扯上关系,我这才知道他们并不是我真正的亲人,是假装的,有人请他们演戏。”

  “你……知道是谁吗?”

  “不知道。”她摇头,神情黯然。“就是因为不晓得是谁,我才觉得可怕,好像自己是个傀儡,一直被人操纵着过日子……我从以前就隐约感觉我们一家三口很像舞台上的演员,很虚假。”

  “所以你就逃了?”他喉咙发紧,嗓音微涩。

  “嗯。”她低着头,手指在地毯上画圈圈。“那时候我心很乱,不知道在这世界上我还可以相信谁,也怕那些高利贷的人又找上门来,连累他们,再加上他们显然也不想再跟我有牵扯,与其当面说破,闹得大家不愉快,还不如我自己悄悄离开。”

  原来如此。

  杜非默默注视着夏雨蝶,心情也和她一般忧郁。

  原来她害怕着那个于幕后导演这一切的藏镜人,害怕着那虚伪的亲戚关系,害怕被虚假的亲戚当面抛弃,就像当年她亲生父母抛弃她一样,所以才选择躲藏。

  原来她……害怕他。

  有一天,她若是知晓他就是那个命令那对夫妇假扮成她亲戚的人,会怎么想?

  她会因此厌恶他吗?

  寻思至此,杜非蓦地心乱如麻,他曾在最隐密的赌场包厢,和最高贵的上流人士对赌,数百万美金的筹码一次Show Hand,他眨都不眨眼,但想象着某一天她得知真相会如何对待他,他竟慌张了,鬓边隐隐渗出冷汗。

  “我都告诉你了,请你不要跟他们说喔。”她细声细气地要求。

  他暗暗掐握了握掌心。“你放心,既然我答应过你,就一定会保守秘密。”

  “谢谢。”她微微一笑。

  他凝望她,在晕蒙的烛光掩映下,她小巧的脸蛋格外娇美,带些许羞涩,犹如一朵含苞待放的兰花,清雅秀致。

  他好想,能摸摸她……

  烛光倏地灭了,烛蕊落尽了最后一滴蜡油,沉静地凋萎。

  室内一片幽暗,伸手不见五指,而户外,仍隐约有风声低吟。

  “这是最后一枝蜡烛吗?”她轻声问。

  “嗯。”

  “那怎么办?有手电筒吗?”

  “我放在柜子里,得去找一找。”他说,却动也不动。

  “怎么了?”

  “我在想,你好像一点也不怕黑。”

  “为什么要怕?”她奇怪地反问。

  他轻声笑,黑暗中,那笑声听起来有种说不出的况味。

  “一个人撑起一家店不怕,台风被困在车里不怕,停电也不怕,你这女人也太坚强了,这会让男人很苦恼,你知道吗?”

  “苦恼什么?”

  “没能发挥护花使者的功用啊!你不知道男人天生喜欢保护柔弱女子吗?”

  他这是在揶揄她吗?

  “因为这样令你们觉得自己很威风?”

  “你反对吗?”

  她弯弯唇,笑而不语。

  两人安静片刻,杜非突如其来地开口。“可以再告诉我一件事吗?”

  “什么事?”

  “六年前,你被绑架那几天,都发生了些什么事?”

  夏雨蝶震住,笑意乍然消逸于唇畔。“为什么你要问这个?”

  “只是想知道而已。”相对于她尖锐的嗓音,他语气显得平和。“如果你不想说,没关系。”

  她是不想说,为何要说呢?这些年来,她恨不得能将那些丑陋的记忆都埋进地底最深处,别说跟任何人吐露,就连她自己,也不愿回想。

  她倔强地咬牙。“我不想说。”

  “没关系,那就不要说。”他低语,声嗓很温柔很温柔,几乎逼出她的泪,他摸黑安慰地拍拍她的手。“我去找手电筒。”

  语落,他摸索地起身,才刚迈开步履,她忽地扬嗓。

  “不要走。”

  她声音很轻很细,几不可闻。

  但他听见了,凝住身子。

  “那天……我上课到很晚,回家的路上,他们突然出现,掳走了我,我表舅跟表舅妈刚好开车经过,看见了,就在后面追。他们在我眼前蒙上黑布,我什么也看不见……”

  他坐回原处,静静地听她说。

  “表舅跟表舅妈半路翻车,他们知道祸闯大了,很紧张,带我往山上逃,找到一间废弃的小屋躲起来。他们担心闹出人命,警方会追过来,也不敢要求赎金了,那天晚上,我一直听他们商量着该怎么办,其中有个人建议把我卖到东南亚——”

  “什么?!”杜非震惊。“他们打算卖掉你?”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