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可蔷 > 说好今生要相爱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九


  “嗯,应该是这样……”

  他说得没错,她的确是个聪明的学生,很快便掌握了基础要诀,也从每一次排列组合中得到乐趣。

  一整个早上,两人都沉浸于牌局中,中午,夏雨蝶自告奋勇掌厨,做了奶油培根意大利面,吃过饭后,杜非煮了壶伯爵红茶,在清醇的茶香中,继续玩游戏。

  他开始教她下注的要领,她也愈来愈勇于将那些彩色弹珠筹码一大把一大把地推出去。

  “嘿,不要以为是玩假的,就下注得这么干脆啊!”他调侃。

  “让我玩一次嘛,我很想试试‘梭哈’是什么感觉。”说着,她将面前所有的筹码推出去。

  “你确定要Show Hand?”

  “嗯。”

  “好,我跟!”他也很阿沙力。“摊牌吧!”

  牌面现出,她是四条,他则是Full House。

  “YA!我赢了!”她高举双手欢呼,笑容灿烂如花,像个小女孩般兴高采烈,丝毫没察觉自己在他面前几乎卸下了平日恬淡有礼的面具。

  可他却发现了,悄悄地,将这般活泼欢笑的她放进心房,锁进记忆库里最珍贵的那一格抽屉。

  “你这些弹珠,全是我的了。”她笑谑地捧起一把把彩色弹珠,放回玻璃罐里。

  他听着那清脆撞击的声韵,心弦悸动,一个念头飞快地闪过脑海。

  “要不要跟我打赌?”

  “赌什么?”

  “我们玩二十局,只要你赢了其中一局,就算你赢了。”

  二十局里赢一局就算她赢?他是对自己太有自信,或是太瞧不起她?

  夏雨蝶眯眯眸,有些不服气。“赌什么?”

  “如果你赢了,我替你做一件事;如果我赢了,你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

  “赢了再跟你说,你放心,不会是有违道义的事。”他笑着眨眼,带点男孩似的淘气。

  她凝睇他,又是狐疑,又忍不住莞尔。

  “怎么,不相信我吗?”他挑衅。

  “好啊,来试试看。”她卷了卷衬衫衣袖,蓄势待发,就不相信自己连一局也赢不下来。

  “好,你来发牌。”他将整副扑克牌交给她,表明自己并无作弊的意图。

  她笨拙地洗牌、切牌、发牌,不知怎地,突然有些紧张,为了缓和气氛,她试着找话说。

  “你到底是做哪一行的?怎么好像经常到处旅行?”

  她是随口漫问,他听了,却是大感意外。

  “我以为你永远不会问呢!”

  “啊?”她不明所以。

  他自嘲地扯扯唇。“我以为你对我没兴趣。”

  为何这么说?她不喜欢他失落的语气,莫名地想澄清。“我只是不想探人隐私而已。”

  “如果我说我是职业赌徒,你相信吗?”他直视她,墨瞳深邃无垠,宛若包含着无数秘密。

  她霎时有些迷惘。“真的?”

  他点头。

  “好厉害。”她直觉赞叹。

  “厉害?”他没料到她会这样说,一般人听到的反应该是厌恶居多吧,尤其像她这么端庄守礼的女人。“你不觉得我很坏?”

  “为什么要那样觉得?”她理所当然地反问。

  他窒住。

  “就算你是赌徒,你也没赌到倾家荡产啊!而且你现在不是很认真在我店里工作?”

  他怔怔地看她,左手不知不觉抚上自己脸上的刀疤。

  这道伤疤,很多人看了会介意,对他有所怀疑,可她从初次见到他便不曾将这疤放在眼里。

  她说,他看来不像是个坏人,她不认为他坏。

  天哪,他好想吻她!好想好想,将这可爱善良的女人拥进怀里,感受她的温暖芬芳……

  不行!他必须忍住。

  杜非咬紧牙关,极力克制体内澎湃的渴求,他不能吓到她,这辈子他最不想做的,便是吓走他好不容易才寻到的她。

  他要的,是她全心全意的信任,以及,爱。

  他希望她能爱他,即便倾尽他此生所有,他都要设法得到她的心——

  傍晚,风雨渐歇,两人的赌局也有了结果。

  0:20,夏雨蝶竟连一局都没赢下来。

  她不敢相信。“怎么可能?”

  杜非朗笑。“就跟你说了,我曾经是职业赌徒啊!”

  她瞪他,微微嘟嘴。

  他挑眉。“怎么?不认输?愿赌服输,这句话你没听过吗?”

  “知道啦。”她哀怨地横他一眼。“好吧,你说,到底要我做什么事?”

  “这个嘛……”杜非没立刻回答,利落地将散落的牌收拾好了,举起空空的茶壶。“要不要再喝点?”

  她直觉他似乎要自己答应一件难办的事,警戒地蹙眉。“你说过了喔,是不违道义的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