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可蔷 > 说好今生要相爱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电还没来,外头仍笼罩于暴风圈中,天色阴暗,室内光线更黯淡。

  杜非将收纳于橱柜里的蜡烛全拿出来,当时负责室内装潢的设计师买了许多装饰用的各色香氛烛,全被他嫌累赘,扫进柜子里了,如今正好派上用场。

  他将香氛烛错落摆置于屋内各处,一一点燃,烛光摇曳,吐绽芬芳,平添几许浪漫气息。

  有了光照,他开始准备早餐,烧了壶开水,冲了两杯滤挂式咖啡,将火腿、洋葱和青椒切成段,煎成软嫩的蛋卷。

  刚将成品端上桌,夏雨蝶也正好梳洗完毕走出来,仍穿着昨夜他借她的长衬衫,纤细的裸足踩在凉凉的地板上。

  他尽量不去看她修长细致的美腿,将视线集中于她的脸,她伸手将鬓边发绺拨拢于耳后,看来有些局促不安。

  是不习惯跟男人独处吗?或者,是不想与他独处?

  杜非深吸口气,推开脑海不受欢迎的念头,轻快地扬嗓。“我弄了早餐,过来吃吧!”

  “嗯。”她在餐桌旁坐下,看着他准备的色香味俱全的餐点,秀眉挑起。“你还会煎蛋卷?”

  “很稀奇吗?”他笑睨她。

  “嗯,这蛋卷能煎得这么漂亮,不简单呢。”她赞美。

  他笑笑。“你肯定是觉得男人都是那种进不得厨房的生手吧!”

  “我没这么说。”她顿了顿,想想,朝他嫣然一笑。“不过你真的令我满惊讶的。”

  以后,他会更令她惊讶。

  他默默地想,递给她咖啡。“我都喝黑咖啡,家里只有糖,没有鲜奶。”

  “没关系的,那我加糖就好。”她从桌上的糖罐里舀了一匙糖,举杯尝了一口,觉得有些苦,又加了一匙。

  他旁观她的举动。“看来你喜欢吃甜的。”

  “做面包的人,当然喜欢吃甜啊!”她笑道,拿叉子戳了一口蛋卷送进嘴里,掩唇赞叹。“嗯,这个好好吃!这蛋还半熟的,有蛋汁呢!”

  她太讶异了,这男人的手艺完全出乎她意料。

  她吃得满意,杜非也得意,一面吃早餐,一面偷偷欣赏她进食的模样。

  他喜欢看她吃东西,不像某些女人会在男人面前做作、装优雅,她吃相很自然,想吃就大口吃,不特别粗鲁,却又给人清爽明朗的印象。

  看她吃得如此尽兴,他忽然有股冲动,好想就这么一辈子为她下厨料理三餐,交换她亲手做的点心和面包。

  她会同意吗?会愿意跟他这样的男人在一起吗?

  她彷佛察觉他眷恋的目光,蓦地扬眸望向他,与他视线相接时,似有些许羞涩。

  “嗯,”她刻意转头望向窗外。“台风好像还是很强耶,怎么办?今天可能下不了山了。”

  “别担心。”他接口。“我这边存粮很充足,应有尽有。”

  “我不是担心这个,我是——”她顿住,似乎察觉自己即将失言,连忙敛眸,继续进餐,借此掩饰心慌。

  他看出她的窘迫,胸臆也横堵复杂滋味,有点酸,有点涩,又有几分异样的甜。

  “你怕留在我这里无聊吧?”他刻意玩笑地问道,营造轻松的氛围。“要不要玩牌?”

  “玩牌?”她愣了愣。“扑克牌吗?”

  “嗯。”

  “可是我只会玩一些很简单的,像是心脏病或捡红点。”

  “我可以教你,德州扑克,有兴趣吗?”他诱惑她。

  “就是电影里常演的那种职业赌徒玩的赌局吗?”

  “嗯哼。”

  她想了想,还在迟疑,他已不由分说地作了决定。

  “我们就玩这个吧!”

  他教她玩德州扑克,找出一个封着几百颗彩色弹珠的玻璃罐,将那些弹珠拿来当成筹码。

  “这些弹珠哪来的?”

  “是我小时候收集的。”

  “你收集这种东西?”

  “很奇怪吗?”

  是很奇怪。夏雨蝶但笑不语。她想象不到像他这样的大男人也曾是个童心未泯的男孩。

  两人靠着客厅那张昂贵的茶几,坐在地毯上,杜非拿给她一条薄毯,让她覆盖着遮住双腿,虽然私心觉得可惜,但他希望她能自在地放松坐姿。

  他先教她一些基本规则,如何切牌发牌,什么时候摊牌,该怎么下注,五张公共牌和玩家自己的两张底牌可以怎么样进行组合。

  “你知道什么叫同花顺,什么叫Full House吗?”

  “嗯,大概知道。”她在一堆散牌里拣选了A、K、Q、J、10五张不同花色的牌。“这是顺子,如果五张都是同样花色,就是同花顺。Full House就是分别有三张跟两张相同点数的牌。”

  “对,就是这样。这么说一对、两对、三条、四条你也应该知道喽?”

  “嗯。”

  “你真的没玩过吗?”他取笑她。

  “真的!”她也笑了。“我都是看电影学来的。”

  “看来你是个聪明的学生。”他赞道,开始随意发牌。“德州扑克跟一般扑克不同的地方就是它可以在公共牌跟玩家自己的底牌中,任选五张做组合。比如说现在发牌人面前是这五张牌,而你手里是这两张,怎么样才能组成对你最有利的牌组呢?”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