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可蔷 > 说好今生要相爱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他专注地替她处理烫伤,丝毫没注意到自己右手还环在她腰上,而她整个人几乎是小鸟依人地偎着他胸怀。

  可她注意到了。已经许久许久,不曾如此贴近过一个男人,他坚实的胸膛以及身上的男性气息,冲击着她感官,而她惊觉自己竟不讨厌。

  怎么会这样?她的心跳甚至加速了,狂野奔腾。

  “好点了吗?”他低声问,气息暧昧地拂弄她发际,搔痒她圆润的耳垂。

  她心韵更乱了,急忙抽回手,跳离他怀里。“我没事了,不痛了。”

  天哪!她的脸好热。此刻夏雨蝶只能在心里偷偷感谢烛光朦胧,他应该看不清自己晕红的脸色。

  他若有所思地望她,好一会儿,才拿起两盏蜡烛,领她到客房,放下其中一盏在床边小桌上。

  “你好好休息,我会帮你反锁房门,你不用怕,我不会乘机对你怎样的。”

  他沙哑地低语,也不知是真心或玩笑,但他关上门前,的确很君子地先行落了锁。

  她坐在床边,盯着紧闭的门扉,有种奇特的预感。

  今夜,她怕是会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了。

  ***

  “我来接你了。”

  暗幽的甬道,她孤单地走着,出口的一线光亮彷佛就在前方,但她走了许久,就是看不到尽头,直到一道低沉的男性嗓音悠悠回响。

  是谁?她茫然地左顾右盼。

  “佑星,是你吗?”

  “你答应过我,会等我的,所以我来了,雨蝶,来接你到我的身边。”

  神秘的话语依然不知来处,她看不见说话的人。

  但意外地,她并不觉得恐惧,只是彷徨。“你,是谁?”

  “不记得我了吗?你怎能忘了?”

  她该记得他吗?她连他是谁也看不清啊!

  那人沉默了片刻,终于哑声扬嗓。“我是你最恨的人。”

  “恨?”她愣住。“为什么?”

  “因为我强迫你做了不愿做的事。”

  “什么事?”她不懂。

  “……你会明白的,有一天,你会想起来。”

  他低语,字字句句宛如投入深潭的石子,在她心湖撞开圈圈涟漪,她如梦似幻地听着。

  这算是某种魔咒吗?她发现自己止不住强烈的好奇,很想、很想看清楚那人的真面目。

  渐渐地,她似乎抓到一些身影了,虽然那影子很淡薄。

  “答应我,你会想起来……”那人黯然落话后,急速往后退,消失于甬道尽头。

  “你到底在说什么?喂!你别消失啊,喂!”

  她焦急地喊,却已唤不回他——

  夏雨蝶从梦中惊醒。

  起初,她仍深深陷在那奇异的梦境里,坐起上半身,双手迷惘地摸索前方,试图抓到那道无法捉摸的影子。

  喂。

  梦中的他,没有名字,甚至没有脸,只是很淡薄很模糊的影子。

  但那个影子显得如许真实,具有压倒性的存在感,彷佛主宰着她整个梦境,那阴暗遥远又透着一线光明的世界。

  那人是谁?为什么她会作这样的梦?为何梦醒之际,她抚着心口,会觉得那里传来阵阵的痛楚?

  除了当年绑架她的三个坏蛋,她不记得自己恨过谁,就连那三个绑架犯也随着岁月消磨,淡出她的人生。

  可那人,却说他是她最恨的人,还说他是来接她的。

  接她去哪儿?

  夏雨蝶漫漫寻思,心神恍恍惚惚,凝坐于床上,如一座雕像,窗外雨势滂沱,狂风呼啸地席卷,房内,却是一片静寂无声。

  慢慢地,她清醒了,回神了,恍然忆起自己正借宿于杜非朋友的别墅。

  现在几点了?

  她转头,借着室内些微的光线望向床头小桌上的闹钟,时针指向八点四十分。

  竟然已经这么晚了!

  她吓一跳,平常自己可是清晨五点便起床的啊,今日怎会睡得这么迟?

  她匆匆下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