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可蔷 > 说好今生要相爱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五


  是谁?她惊惧地弓身,绷紧神经,小心翼翼地往窗外望去,一张硬朗的脸孔在手电筒的光圈中若隐若现。

  “雨蝶,是我!你没事吧?还好吧?雨蝶!”

  是杜非。

  她怔忡地望他,不敢相信。

  他是专程来救她的吗?

  夏雨蝶打开车门,迎进一帘风雨,也迎进担忧焦急的他。“你怎么会来?”

  她傻傻地问,而他没有回答,倏然展臂,将她整个人圈揽入怀。他紧紧地抱着她,那么紧,那么迫切,就像抱着一个失而复得的宝贝。

  她呆住了。

  他在风雨中用自己强壮的身躯保护她,将她带回附近一间独栋别墅,据说是那间他向朋友租借的屋子。

  屋内停电了,他点燃蜡烛,将其中两盏放在浴室,要她好好泡个热水澡,舒缓紧张。

  她听他的话,泡了澡,换上一件他准备的宽大呢绒格子衬衫,衬衫下摆很长,足够遮去她一半大腿。

  衬衫洗得很干净,但不知为何,她总觉得似乎仍能隐约嗅到属于他的味道,很好闻的味道,这令她有些不自在,粉颊有片刻发热。

  她用吹风机将秀发吹到半干,梳理整齐,一再确认衬衫下摆拉好了,才举着烛盏,缓缓走出浴室。

  透过微弱的烛光,她打量室内装潢,地面铺的是昂贵的大理石,吧台和电视柜也是同样的材质,室内家具不是黑就是白,完全的冷色调。

  这不是她喜欢的居家风格,太冰冷了,彷佛拒人于千里之外,不够温馨。

  不过她很喜欢挂在墙上几幅普普风的艺术画作,色彩鲜艳的视觉效果,为这室内增添几许缤纷,她停在一幅安迪.沃荷的作品前,研究着最底角大师的签名——这是真迹吗?如果是的话,可得花上一大笔钱呢!

  “你喜欢那幅画吗?”

  夏雨蝶怔了怔,望向朝她说话的男人,杜非倚在吧台边,正含笑望她,他也刚沐浴过,墨发微湿,几束发绺垂在额前,穿着很休闲的衬衫,袖口卷至手肘,看来不可思议地性感。

  她心韵微乱,连忙收回视线,回到画作上。

  “嗯,满喜欢的,这是真迹吗?”

  “看起来像假的吗?”他开玩笑。

  她摇摇头,有点尴尬。“我只是听说他的作品很贵。”

  “是挺贵的。”他走过来,与她一同欣赏名画。“这是从富士比拍卖会买来的,是他年轻时候的作品,买进的人才花了几十块美金,拍卖价却是两百万。”

  “两百万?”她倒抽口气。“是美金吗?”

  “嗯哼。”

  那不就约莫台币六千万?夏雨蝶咋舌。“没想到你朋友这么有钱。”

  “嗄?”他愣了愣,两秒后,才耸耸肩。“对啊,他是挺有钱的。”

  “他是做什么的?”她随口问,其实并没很想知道。

  “艺术品中介。”他简洁地回答。

  “难怪。”她沉吟地颔首,浏览墙上其他画作。“这么说这些作品全都是真迹喽?”

  “嗯,全部都是。”

  那岂不是将几亿台币都挂在墙上了?夏雨蝶赞叹。“这屋子里的保全系统肯定非常周全。”她幽默地说道。

  他笑了,弯腰行个绅士礼。“你饿了吧?我煮了面,过来吃吧。”

  语落,他接过她手上的烛盏,引领她到餐桌旁坐下。

  桌上两碗面,除了Q弹的面条以外,还加了许多料,青菜、豆腐、鸡蛋、新鲜的鱿鱼片,撒了葱花。

  她深深地嗅了嗅食物香气,盈盈微笑。“看起来很好吃耶。”

  “吃起来更好吃。”他拍胸脯保证,将筷子与汤匙递给她。“不信你试试。”

  她举箸卷了面条,送进嘴里,又舀了口汤喝,细细品尝,出乎她意料之外,不仅面Q,汤头也很鲜浓,滋味恰到好处。

  “你的手艺不错嘛。”她赞美他,别看只是一碗家常面,要煮得好吃可不容易,这男人令她刮目相看。“这汤头是怎么弄的?”

  “呵呵。”他笑,从吧台上拿起一个空空的罐头,晃了晃。

  原来是买现成的!她又好气又好笑。

  “别以为这是现成的就小看我,要买到也不容易,这是我——呃,我朋友特地请人从香港快递回来的。”

  只是喝个汤也要特地从香港空运?

  “你朋友好像很懂得享受生活。”她笑道。

  “嗯。”他在她对面坐下,原本明亮的表情有瞬间稍稍黯淡。“因为他对自己发过誓。”

  “发什么誓?”

  “等他有一天赚大钱后,他一定要吃最好的、用最好的,绝对不苛待自己。”

  为什么她觉得他话里藏着某种惆怅的意味?

  夏雨蝶深深地凝睇眼前的男人,偶尔,她似乎会在他那深邃无垠的墨瞳里看到不可理解的忧郁,但总是一闪即逝,她常会怀疑自己看错了。

  “……不过他后来发现,就算吃最好的、用最好的,人生也得不到快乐。”

  “为什么?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她追问。

  “因为他最爱的人,不在身边。”他涩涩低语。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