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可蔷 > 说好今生要相爱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四


  “好了,我知道了,我签就是了。”杜非认命地拿起钢笔,开始审批文件。

  “签完了,晚上还得跟人吃饭。”张凯成提醒。

  杜非愣了愣。“不是早上才陪那些人打过高尔夫球吗?晚上还要吃饭?”

  “吃饭的是另一批人。”张凯成没好气。“你以为你欠下多少应酬了?全世界的人都想见你,你知道吗?”

  可他想见的,只有那个女人。

  “我以为我今天晚上就能闪人了。”他叹息。

  “别傻了!”张凯成冷笑。“就算没应酬,你也回不去啊!今天有台风。”

  “台风?”杜非愕然。

  “听说已经从中南部登陆了,你晚上回去会很危险。”

  居然有台风——

  杜非皱眉,脊背微凉。不知怎地,他有种不祥预感,台风往往带来充沛的雨量,而山间常有土石流,或者溪水会暴涨。

  她一个人待在那间屋子里,安全吗?

  他蓦地合上活页夹。“我要走了。”

  “什么?!”张凯成惊讶。“走去哪里?你文件都还没签完呢!”

  “我要回去找她。”杜非起身,利落地穿上西装外套。“我怕她有危险。”

  “什么危险啊?只是台风。你在这种天气开车上路才危险。”张凯成试图劝阻他,却遭他射来两道凌厉的眸刀。

  “你到现在还不懂吗?”他嘶声撂话,面容有片刻扭曲,目光阴沉如猛兽,即便是他最好的朋友,也看得胆颤心惊——

  “我不能冒任何可能再失去她的风险,绝对不能!”

  杜非急切地开车上路。

  在高速公路上,他接到芬姨的来电,更焦灼了。

  “阿非啊,你人在哪儿?还在台北吗?”

  “我现在正要赶回去,发生什么事了吗?”

  “就雨蝶啊,她下午的时候开车上山,送蛋糕给客人,结果风雨忽然间变大,她被困住了。”

  “被困住了?”他急得声嗓变调。

  “她打电话跟我说,路上有落石挡路,她可能没法下山了,要我们别担心,她自己会想办法找人求救,后来手机就断讯了。这种天气,山上收讯不好,我们一直联络不上她,好担心啊!”

  他也担心。杜非咬牙,极力保持镇定。“现在风雨很大吗?”

  “嗯,雨下得很大,风也慢慢变强了,你听听这声音。”芬姨稍稍拿开话筒,让他听屋外风吹雨打的狂啸声。

  他更加焦躁。“我知道了,我会上山去找她。”

  “可是这种天气上山,你自己也很危险……”

  “我一个大男人怕什么?别担心,我会找到她的。”

  挂电话后,杜非不假思索地踩下油门,加速奔驰,冲破前方的狂风暴雨。

  看来她得在这山上过夜了。

  夏雨蝶躲在车里,无奈地看窗外风雨交加,呼呼作响,颇有雷霆万钧之势,若是寻常女人肯定吓慌了,但她身处危难当中,依然冷静。

  她曾经历过比这糟上百倍的处境,整整两天,蜷缩在山壁凹洞间,靠着雨水解渴,艰难地活下来,现在起码还有车子遮顶,待遇算不错了。

  只是她怎么会把自己弄到这地步呢?

  真不该逞强送蛋糕上山的,她没想到出门后风雨会来得这么快、这么猛烈,更没想到会遭到落石挡住去路。

  本想将车子往回开,向附近的民家求救,但一个闪神,后车轮便卡进山沟,这下可好,进退不得。

  夏雨蝶自嘲地苦笑,调整椅背往后倒,闭上眸,试着让自己入眠。车外风强雨骤,偶尔车体会剧烈地摇晃。

  她听着风声雨声,心神恍惚,游走于半梦半醒之间,这样的情况她很难睡得安稳,梦魇逐渐朝她伸出魔掌。

  片段的画面于梦境里飞快地闪过,她看见一场大火,烧毁了她的家,看见父母蒙着白布的焦尸,身子霎时惊悚地痉挛。

  一个温暖的怀抱拥着她,拯救了崩溃的她,然后,是一段平静却诡异的日常生活,她有了新的家人,他们细心地照料她,谈了恋爱,男孩怜惜地亲吻她……

  她又是一阵痉挛。

  三个男人绑架了她,与她的表舅跟表舅妈展开一场飞车追逐,她眼睛蒙着黑布,什么也看不见,直到深夜,才偷听到他们惊慌的交谈。

  表舅跟表舅妈的车子翻了,身受重伤,送医急救。

  她担忧他们的伤势,也为自己的处境感到不安,她很怕,好害怕。

  “不要……不要碰我!”梦境里,无数双鬼影般的手侵犯她,撕扯着她的衣裳。“走开、走开……走开!”

  夏雨蝶尖叫出声,蓦地惊醒。

  她睁开眼,无神地瞪着车顶,气息破碎,鬓边冷汗涔涔。

  过了好半晌,她才听见有人正急促地拍打车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