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可蔷 > 说好今生要相爱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三


  “这样喔……”

  两位大婶脸上都是一副失望的表情。

  夏雨蝶看着,不禁有些莞尔。看来杜非果然魅力超群,很善于收买婆婆妈妈的心,才一天没出现,就有人挂心了。

  “他要回台北多久?”芬姨问。

  “这他倒没跟我说。”

  “至少这几天都回不来了啦!”三婶插嘴,重重叹气。“台风就快来了,他哪回得来?”

  “台风?”夏雨蝶愣了愣。

  “嗯,你没看气象报告吗?今天晚上台风会登陆,而且还会带来豪雨。”芬姨解释。

  “这样啊?”夏雨蝶直觉瞥向窗外,察看了下天色,云层虽厚了点,仍透出些许阳光,不像是风雨欲来的天气。

  芬姨察觉她的举动,有些担忧。“晚上有台风来,你一个人住会不会害怕?要不要干脆到我家过夜?”

  “对啊,我家也可以。”三婶热情地接口。“我儿子到高雄念大学了,房间空着,可以让你借住一晚。”

  “不用了。”夏雨蝶微笑,感谢两位大婶关心。“这么多年来,我一个人住得很习惯了,不怕的。”

  “是啊,你很坚强,应该是不会怕。”芬姨喃喃,望向三婶,两人交换若有深意的一眼,接着,由她代表开口。“我说雨蝶啊,这话我跟你说过好几遍了,你总不当回事,不过你年纪也到了,就没想过找个好男人嫁了吗?”

  又来了!

  夏雨蝶无奈地听着芬姨提起这老掉牙的话题,赶忙拿起面棍,假装忙碌。

  但两位大婶可没被她唬咔过,继续游说。

  “对啊对啊,这镇上的年轻小伙子你都看不上,想想也是,他们跟你这么文雅的气质是不太搭,不过阿非呢?”

  “杜非?”她一怔,手上动作凝住。

  “对啊,就是阿非。”三婶紧盯她,眼神咄咄逼人,似乎想抓住她表情的变化。“这年轻人又勤奋又聪明,很好相处,对你也挺体贴的,我常常看见他偷偷看着你。”

  “我也是。”芬姨抿嘴笑。“我瞧他八成对你有意思啦,雨蝶。”

  夏雨蝶闻言,半嘲弄地弯唇。该说她不意外吗?这两位热爱东家长西家短的大婶怎么会放过任何编织粉红八卦的机会呢?

  可惜她们找错对象了。

  “杜非跟我不可能,他也对我没意思。”她完全否认两位大婶的推测。

  “怎么不可能?你又知道他对你没意思?你都没感觉到他看你的眼神很不一样?”

  是,有时她是察觉到几分异样,但——

  “不可能的,芬姨、三婶,你们别再说了。”她淡淡制止。

  “为什么不可能啦?厚!”

  因为她心里早已有个人了,而那人也即将回来娶她。

  夏雨蝶悄悄寻思,垂敛着眸,墨睫翩翩如羽,樱粉的唇角勾起温婉清恬的微笑。

  她不知道,这样的她看起来很美,像个幸福小女人。

  杜非从口袋里取出一串钥匙,若有所思地把玩。

  这串钥匙连结着一个铜制钥匙圈,嵌着一段镶金丝的黑色中国结,细瞧之下,会发现那黑色的结里缠着一根根柔细黑发。

  那是雨蝶的发。

  在她十四岁那年,他离开她前,私自拿小刀断下的一束发,多年来,这束发他一直带在身上,彷佛她本人也贴近着他。

  他便是如此浇灌自己渴望的相思,在一次又一次濒临枯竭的时候,再度振作自己。

  他逼自己相信,她还活着,而他迟早能够与她再相会。

  如今,他总算找到她了,而她也好好地活着……

  杜非蓦地捏紧手,将那串缠着细发的中国结护在掌心。直到现在,他仍感觉到一股难以言喻的激动。

  她活着,他的小蝶儿,她还活着!

  他不能不感谢上天的慈悲……

  “在想什么?”一道清朗的声嗓拉回杜非迷蒙的思绪。

  他定定神,将钥匙收回口袋,抬头望向走进他私人办公室的好友,张凯成抱着一迭厚厚的卷宗,啪地丢在他办公桌上。

  “干么?”

  “还问?”张凯成翻白眼。“这些都需要总裁大人您的签名,我们底下人才好办事。”

  他随手翻阅最上头几件。“这么多?”

  “还说呢!你已经有多久撒手不管公司的事了你知道吗?”张凯成指责,好似他是那种不负责任的老板。

  虽然他的确是。

  杜非自嘲地撇唇。近来,他已经愈来愈无法从自己经营的这份跨国事业中找寻到乐趣,反而在那间小巧的面包坊做着平凡无奇的粗活时,他能感觉到某种小小的、确实的幸福。

  或许是因为,在那儿,他可以天天见到她,毫无顾忌地用眼神吞噬她的姿影、她的一颦一笑。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