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可蔷 > 说好今生要相爱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二


  “为什么?”她凝睇他。“很多人觉得你是坏人吗?”

  如果她知道他从小便是在街头长大,说的都是些粗鄙的帮派语言,做的都是些偷拐抢骗的下流事,她便不会这样问了。

  杜非笑笑,没说什么。

  她却从他深邃的眼潭里看见隐约的忧郁与苦涩,心弦一牵。

  “你要试试看吗?”她忽地轻快地问。

  “试什么?”

  “我新开发的玫瑰奶酪,昨天刚做好的。”她打开冰箱,取出一只冰透的玻璃杯,杯里,填着颜色漂亮的奶酪。“这材料用的玫瑰是我们镇上出产的喔,是有机的,保证新鲜天然。”

  她将玻璃杯递给他,顺便给他一支小汤匙。“试试看,告诉我好不好吃?要甜一点还是淡一点?奶酪的比例会太浓吗?”

  他其实不爱吃甜点,不过为了讨她欢心,他愿意尝尝。

  杜非接过玻璃杯,舀了一口,玫瑰清淡的香气在唇间芬芳,奶酪的口感冰冰凉凉的,滋味浓郁。他闭上眸,珍惜地品尝。

  “怎么样?好吃吗?”

  他睁开眼,微笑。“很好吃,不过对我来说,有点太浓了。”

  “太浓了?”她有些失望。

  他连忙解释。“是我本身不习惯吃奶制品的关系吧,我想一般女孩子会很喜欢这样的口味。”

  “是吗?”她取了另一根汤匙,也从他杯里舀一口来吃。“嗯,我觉得还好啊。”

  “我就说吧,女生会喜欢的。”他笑看她品味自己做的甜点,粉嫩的菱唇沾上玫瑰酱,更显水润性感。

  他心一动,眼看她很自然地又挖了一口吃,呼吸不觉有些急促起来。

  她都不觉得这样与他共食一杯奶酪,有点太亲密了吗?又或者,她根本没把他当异性看?

  一念及此,杜非不免感到颓丧。对她,他是早早便认定了今生唯一,但她对他,却是淡然处之。

  先爱上的人,果然比较傻吗?从前世爱到今生,要等多久,才能得到她一个真情的微笑?

  他想,他只能一直等下去……

  “天色晚了,你不回去吗?”

  唉,在赶他走了呢。

  杜非暗暗叹息,故意慢慢吃点心。“我把这杯吃完再走。”

  “嗯。”她点点头,没再说话,继续专心装饰蛋糕。

  他望着她认真工作的姿态,窗外洒进迷蒙的霞光,映亮她恬淡的侧颜,他悄悄地将这幅美丽的剪影收进心底。

  如果可以,他真想能够留下来,吃她亲手做的晚餐,陪她度过寂静的夜晚,但不行,在这个民风淳朴的小镇,孤男寡女在深夜共处一个屋檐下,是会招来闲言闲语的,他不能坏了她的名声。

  杜非放下挖空的玻璃杯,认命地拿纸巾擦嘴。“那我走了。”

  “嗯。”她送他到门口。“你开车小心一点。”

  “我知道,你也别忘了锁上门。”他叮咛。

  “我会的。”她朝他挥挥手,跟着按下门边的按钮,铁门慢慢卷下,一寸一寸没去她的倩影。

  他不舍地看着,直到铁门完全降下,才转身离去,坐上他那辆送修回来的休旅车,往山上开去。

  他骗她说,山上那栋别墅是他跟朋友租借来的,她也不疑有他,当他是普通上班族。

  有时候,他真希望她能对他好奇一些,打破砂锅问到底。为何她都不问呢?

  杜非懊恼,正想打开车内音响听摇滚乐时,手机铃音响起,他戴上耳机,接电话。

  “我说老板、总裁大人,你什么时候才要回台北啊?!”来电的是张凯成,一听他说话的口气,便知他快急疯了。

  “发生什么事了?”

  “还不就上次我跟你提过的客户,他们坚持要见你一面啊!”

  “我不是说了,最近这段时间我都走不开吗?”

  “我知道,你总算找到夏雨蝶了,我也很恭喜你,可你也不能为了把妹,就把公司的事都丢下不管啊!”

  “什么把妹?”杜非不喜欢好友用这种词汇形容。“我对雨蝶可不是那种心思。”

  “喔,抱歉。”张凯成明白自己说错话了,很识相地道歉。“那你究竟什么时候可以上台北一趟?就一天,行不行?”

  杜非不耐地翻翻白眼。“好吧,我明天早上会进公司。”

  “说定了喔?”

  “说定了。”

  挂电话后,杜非取下耳机,调转车头,往北上的方向开去。

  车窗前方,天际缓缓地卷来几朵浓厚的乌云,衬着黄昏暮色,透着一抹难以描绘的凄艳。

  天气即将发生剧烈的变化,可此刻的杜非,仍浑然不晓。

  ***

  隔天早上,芬姨和三婶来上班,在厨房里忙了一会儿,迟迟没见到杜非,两人都觉得奇怪。

  “阿非怎么还不来?平常他不都是第一个到的吗?”

  “对啊,阿非呢?他出去办事了吗?”

  “他说今天要请假。”夏雨蝶走进厨房,听见两人对话,扬声应道。“要回台北处理一些事情。”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