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可蔷 > 说好今生要相爱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一


  “我看你就答应他吧!雨蝶,这年轻人看起来挺结实的,面相也机灵,应该帮得上忙,现在这种时候,我们镇上家家户户都忙着采收花卉,要在这镇上招人也不容易,就先用他一下啦!”

  “这个……”夏雨蝶依然犹豫。

  杜非灵机一动,主动扛起地上的面粉袋,表现出勤奋干活的姿态。“这个要放到哪里?厨房吗?”

  “放到仓库。”芬姨喜孜孜地应道。“跟我来,我带你去。”

  “喂,你——”夏雨蝶试图阻止。

  杜非不理会,径自跟随芬姨走向后院的仓库。他知道,当自己扛起面粉袋的这一刻,这场谈判,他已取得了优势。

  她捡到了一个员工。

  这种说法或许很怪异,但她的确是这样感觉的。某天,她在家门口“捡到”一个昏迷的男人,从此他便留下来成了供她使唤的左右手。

  有点荒谬的情节。

  不过,他确实是个很勤快的员工,捡到他的时候,他穿西装打领带,她以为他肯定不擅长搬货这种粗活,但后来发现,他做得很上手,几十公斤的重物轻易便能扛起。

  他也很聪明,替她设计了一套程序,让她能更方便地处理繁复的网络订单,建立客户数据库,分析顾客群的特性,甚至依照他们的回馈开发新款的面包及甜点。

  有他帮忙,这些杂务她几乎都不用烦恼了,只须专心地在厨房揉面团做面包。

  芬姨跟三婶都说,他是上天赐给她们的救星,可喜欢他呢,空闲时便缠着他,听他讲在各国的游历。

  他似乎是个很爱旅行的人,走遍世界各地,总有许多有趣的轶事可分享。

  他也很会玩牌,有次,拿了一副新买的扑克牌,当场表演洗牌切牌的技术,手法利落神奇,看得两位大婶如痴如醉。他还教她们玩简单的魔术。

  他将欢乐带进了这间面包坊。

  自从他来了之后,店里的欢声笑语变多了,也来了不少好奇的客人,小镇流言蜚语传得快,大家都想看看这位外地来的陌生人长什么模样。

  当然,一开始有些人会吓到,他左脸上的刀疤不太好看,他们会窃窃私语,怀疑他是不是什么通缉要犯之类的,逼不得已才会躲到这乡下地方来。

  但只要跟他说上几句话,他们便会改观,他是极富魅力的一个人,身上的浪荡气质更增添了一股神秘色彩,他幽默风趣,会说笑话,笑开了的时候眼睛很亮,带点调皮。

  他对谁都是温和有礼的,只是她总觉得,即便他极力展现出可亲的神态,本质上,他还是内敛深冷的,适当地保持距离。

  至少到目前为止,她仍弄不清楚他的来历,除了他是她表舅的朋友,在艺术相关领域工作,她对这个人所知不多。

  但她本来就不是个喜欢八卦的人,她很了解,每个人心底都有秘密,都有不想外人看到的一面,所以每当芬姨跟三婶好奇地想追问他的背景时,她总会适时替他解围。

  “你不想知道吗?”

  这天傍晚,当芬姨跟三婶都下班回家后,她独自在厨房里做蛋糕。这是一个从台北来度假的家庭预订的,明天就要送到他们位于山上的别墅。

  杜非慵懒地倚在墙边,一面看她巧手装饰蛋糕,一面低声问道。

  “知道什么?”她微微弯身,仔细地在蛋糕边缘挤出细致的奶油花。

  “我到底是什么样一个人?住在哪里?家里有哪些人?年纪多大了?以前在哪里工作……我在这里待了一个礼拜了,你怎么都不问我?”

  “为什么要问呢?”她很自然地反问。

  他沉默两秒,嘲弄地扯扯唇。“这意思是你对我没兴趣?”

  “不是有没有兴趣的问题。”她漫应。“我知道你是谁、叫什么名字、身分证号码多少,这样就够了,其他个人隐私,你没必要告诉我。”

  “这样啊……”他似乎并不满意她的回答。

  她听出他话里的怃然,扬眸望他。

  他略微尴尬地耸耸肩。“我的意思是,你都不会觉得这样问都不问就答应让我留在这里,很危险吗?”

  “我问了啊,我看过你的证件。”

  “那又怎样?你不怕我是个坏人?就像有些镇民猜测的,我可能是个通缉要犯?”

  “嗯,之前你突然叫出我的名字,我是有点怕,不过……”

  “不过怎样?”

  怎么说呢?

  夏雨蝶停下手,凝神思索。

  老实说,她自己也觉得颇讶异,自从那次绑架事件后,她对陌生男子便有种莫名的不信任感,但对同样素昧平生的他,为何不会呢?

  “我不觉得你是个坏人。”想了片刻,她终于坦白地开口。

  他眼眸一亮,闪烁异样神采。“为什么不?”

  “因为……”她咬唇,有些羞于启齿。总不能跟他说是因为他看她的眼神太温柔了吧,这也太羞了。

  “因为你看起来就不像啊。”她草草给了个答案。

  杜非虽不满意,也只能接受。“你大概是第一个对我这么说的人。”他自嘲。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