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可蔷 > 说好今生要相爱 > 上一页    下一页


  原来,她一直在这里。

  杜非倚在墙边,透过玻璃窗,盯着在厨房里忙碌的夏雨蝶。她系着围裙,头戴白色厨师帽,将一头墨发藏在帽里,模样清秀,比少女时多了几分成熟风韵,以及恬静微冷的气质。

  熟悉的疼痛倏地在心口郁结,他深深呼吸,努力压抑激烈波动的情绪。

  她果然还活着,而他,终于找到她了!

  六年来,他上天下海,无所不用其极地探索她的下落,孰料她竟藏身于离他如此之近的地方。

  他在山上有间度假别墅,而她,就在这山下小镇。

  是命运捉弄吗?为何要他浪费六年的时间才与她重逢?这六年来,她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害怕吗?寂寞吗?

  想起她将他误认为前来讨债的流氓时那副惊恐的神态,他便心痛不已,恨不得连赏自己几个重重的耳光。

  若是他早点找到她就好了,若是在她最恐惧的时候,他便能将她纳入保护的羽翼,她心上的伤,或许不会那么痛,那么深刻。

  当年绑架她的那些人,究竟做了什么?他不敢想象。

  六年前,他请从前道上的弟兄帮忙,找到那三名歹徒,百般拷问,他们总算承认曾经试图强暴她,但并未成功,之后她便趁乱逃走了。

  听见这番告白,他整个抓狂了,私刑伺候了三人一顿,将他们打得奄奄一息,才将他们用麻布袋捆起来,丢到警察局门口。

  当时,他只能为她做这么多。

  现在,他能为她做什么呢?

  杜非怅惘地寻思,厨房里,夏雨蝶正在流理台上奋力揉捏着面团,抬眸与他视线相交,微微一笑。

  她洗净手,盈盈走出来。“你好多了吗?”

  他好多了,经过一日一夜的休息,烧其实差不多退了。

  但他仍伸手揉揉太阳穴,假装头痛。“还有点不太舒服,头晕晕的。”

  “是吗?”她蹙眉。“那要不要回床上躺一下?”

  “不用了,我想起来走走,呼吸点新鲜空气。”

  “那也好。”她笑着颔首,指了指屋外。“我这边外面风景还不错,有一条小溪,你可以去散散步。”

  “嗯。”他应道,却一动也不动。

  她讶异地挑眉,正欲问他还有什么事,一个大婶抱着一大袋面粉,气喘吁吁地走进来,一进门便急着丢下面粉,挥汗如雨。

  “雨蝶啊,我真的不行了!”

  “怎么了?芬姨。”

  “那个送货的小子,我都快被他气死了,太懒了!明明要他今天中午以前就把面粉送来,结果到现在还不到,还得我亲自去催,亲自把面粉搬回来,累死我了,呼!”

  “真是麻烦你了。”夏雨蝶很抱歉。“你应该跟我说的,我去一趟就好了。”

  “唉,你去跟我去还不都一样吗?”芬姨叹息。“重点是我们真的该多请个人了,这样下去不行啦!”

  由于在网络上闯出了名声,订单日益增多,三个女人渐渐地感到工作繁重,难以负荷,两位大婶不时催促夏雨蝶加聘人手,她也慎重考虑。

  “最好是个年轻小伙子,你看怎样?”芬姨提议。“年轻人有力气,帮忙搬货送货什么的,应该可以减轻我们不少负担。”

  “嗯,那倒也是。”夏雨蝶沉吟,还未来得及下结论,杜非抢先扬嗓。

  “我来吧!”

  “什么?”两个女人同时望向他。

  “你们店里不是缺人手吗?雇用我吧!”他自告奋勇。“我……前阵子刚好失业了,正在找工作。”

  夏雨蝶打量他,好片刻,才迟疑地开口。“杜先生,我不觉得你适合这份工作,你看起来……嗯,就是一副上班族菁英的样子,我们这间小店怕是请不起你,而且薪水又不多——”

  “薪水只要合理就好了。”他打断她,幽默地眨眨左眼。“至少比领失业救济金好,对吧?”

  她不吭声,显然不相信他是那种落魄到领救济金的失业族。

  他的确不是,但为了能够正大光明地赖在她身边,他有必要扮出一副可怜兮兮的姿态。

  一念及此,杜非刻意重重叹气。“是这样的,雨——夏小姐,你也知道最近经济不景气,我们公司大规模裁员,我想找别的工作,一时都没有什么好机会。老实说,我挺闷的,才会想说来乡下这里住,休息一阵子。”

  “既然这样,又何必找工作?”夏雨蝶不解。“杜先生尽管好好休息度假就是了。”

  “我呢,可能天生劳碌命吧,一闲下来反而更常胡思乱想。”杜非无奈似地摊摊双手。“所以我想,找点工作让自己分心,也许是好事。”

  “你的意思是,你只想短期打工?”

  “就这几个月,可以吗?”

  夏雨蝶没回答,还考虑着,一旁的芬姨已迫不及待地相劝。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