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可蔷 > 说好今生要相爱 > 上一页    下一页


  “是你吗?雨蝶?”

  夏雨蝶怔住,不可思议地盯着眼前的男人。他为何会知道她的名字?他们应该素不相识啊!难道……

  心韵瞬间乱了调,不祥的预感升起,她往后退,容色微微刷白,嗓音轻颤。“你……是谁?”

  对她的反应,男人似乎很震惊,灼灼的目光倏地黯淡。“你害怕了吗?因为我脸上的刀疤?”

  刀疤?她愣了愣,这才看清他左脸颊有道浮凸的疤痕,虽然算不上丑陋,但看来仍令人有几分心惊,忍不住要猜想那是在什么情况下留下的。

  他说那是刀疤,这表示他曾经历过械斗吗?

  一念及此,夏雨蝶更紧张了,本能地左右张望,寻找可以自我保护的工具,她瞥见一只陶瓷花瓶,立刻抓起来护在自己胸前。

  “你说!你是谁?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

  听她尖锐的质问,他的眼色更暗了,几乎称得上忧郁。他凝定她,许久许久,嘴角牵起一丝含着苦涩的微笑。

  “你不记得我了。”

  当然不记得!她凭什么记得他?

  夏雨蝶用力咬牙,忍住惊声尖叫的冲动,阴森的画面于脑海里凌乱交错,她一直不愿回想的往事,如今正折磨着她。

  “是他们……派你来的吗?到现在你们还不肯放过我吗?”

  “什么?!”他愣住了。“你在说什么?谁派我来?谁不肯放过你?”

  “别演了!”她嘶声喊,双手握住花瓶直指他。“六年前,你们绑架了我,害我的表舅跟表舅妈差点死于非命,六年后,你们还不放过我吗?我爸到底欠了你们多少钱?你说啊!我会还的,就算一辈子做牛做马,我都会努力还清的,求求你们别再打扰我跟我身边的人了……”

  为什么?她都已经躲在这偏僻的乡间六年了,为何他们还是能找到她?这些年来,她隐姓埋名,花了好长一段时间,好不容易摆脱了那次绑架事件的阴影,但他们终究还是找上门来了。

  “雨蝶。”男人唤她的名字。

  他凭什么这样唤她?好似对她很熟悉,好似他们之间有什么亲密关系!

  男人下床走向她。每靠近一步,她便后退一步。

  “别过来,不然我要报警了!”

  “你冷静点,雨蝶,冷静听我说……”

  “走开!”她挥舞着花瓶,当成护身的武器。“不要靠近我!”

  “好,我不靠近你。”他连忙止步,高举双手,表示自己并无伤害她的企图。“我只想跟你说我不是绑架犯,也不是来向你讨债的,你误会了。”

  不是吗?她换口气,力持镇静。“那你是谁?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我是……你表舅的朋友。”

  “什么?”这答案完全出乎她意料。

  “我是你表舅的朋友。”他宣称,神态慈蔼,语声温和,就像一个耐心的父执辈哄着失控的小女孩。“他跟我提过你,给我看过你们一家人的照片,所以我才……认得你。”

  他在说谎吗?夏雨蝶咬唇,戒备地打量男人——没错,他脸上有刀疤,五官也显得过分刚硬,但不知怎地,她不觉得他是个坏人。

  相反地,他看她的眼神太温柔,温柔到令她感到一阵难以言喻的异样。

  他深深地凝视她,半晌,沙哑地扬嗓。“我是杜非。”

  “杜……非?”她傻傻地重复这两个字。

  “我跟你表舅是在美国认识的。”他低声解释。“你还记得有一年他跟团到美国旅行吗?我在LA跟他碰过面,就是那时候他给我看的照片,你们一起在阳明山花钟前拍的,照片上的你还穿着高中制服。”

  她想起来了,在她念高三那年,表舅曾跟几个老朋友到美国玩,当时表舅妈还表示吃味呢,说他有了朋友忘了老婆,而且他们一家人也的确在阳明山花钟前合照过。

  这人连她在相片里穿的是高中制服都记得清清楚楚,这么说来——

  “你真的是我表舅的朋友?”

  “虽然不算特别熟,不过我们的确认识。”他说道,嘴角淡淡噙笑。“如果你还不相信的话,我们可以打电话给你表舅确认一下……”

  “不!不要!”她慌忙阻止他。

  “为什么?”他挑眉。

  “因为……”她窘迫,难以启齿。“他们不知道我在这里。”

  “为什么不让他们知道?我听说你六年前被绑架了,生死未卜,既然你还活着,为什么不跟家人联络?”他紧盯她,像是想从她眼中看出端倪。

  她敛眸,许久,苦涩地抿抿唇。“因为有某些特殊原因,可以请你不要问吗?也请你不要告诉他们我的行踪,我真的有苦衷。”

  他看了她几秒,很爽快地答应。“好吧,我不告诉他们。”

  夏雨蝶这才吐了口长气,一直紧绷的神经总算放松了,心韵也恢复正常速度,回想自己方才的激动,她不禁困窘。

  “对不起,刚才是我太失态了。”她自嘲地牵唇。“你一定吓到了吧?”

  他摇摇头。“我没什么,倒是你——”

  他顿住,微拢的眉宇间,有说不出的忧伤。

  那是对她的同情吗?

  夏雨蝶更不自在了,尴尬地笑笑。“你肚子饿了吧?我去弄点东西给你吃。”

  语落,她匆匆旋身,几乎是飞也似地逃离杜非的视线。他目送她,怅然失神,双手不由自主地颤抖。

  她开了间面包坊。

  在这山下的小镇,临着清澈的溪畔,她租了独栋的三层透天厝,一楼有个精致小巧的店面,和一间整洁干净的大厨房,二、三楼则是住家。

  来店的客人并不多,她主要做的是网络贩卖,在网络上接订单,在当地两个大婶的协助下,每天辛勤地在厨房里烤面包,开发各样点心。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