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可蔷 > 说好今生要相爱 > 上一页    下一页


  她闻言,眼瞳乍亮,绽放喜悦的神采。“谢王爷!”

  他不要她谢,只要……只要什么呢?

  他怅然地盯着她的笑颜,那么甜美,如诗如梦,他想,他永远会记住这样的笑颜。

  “先生、先生!你还好吧?”

  有人在呼唤他。

  杜非朦朦胧胧地听着,意识断成片段,飘零于前世与今生之间。有时候,他觉得自己更像六百年前那个狂妄自大的王爷,而不是现在这个他。

  他很想醒来,却醒不透,眼皮沉得掀不起来,只隐约听见细微的人声,两个女人在对话。

  “芬姨,这人怎么会忽然倒在店门口?”

  “我也不晓得,刚刚我走出来,就看他倒在这里了。”

  “他额头上好像有伤?”

  “对啊,肿肿红红的,是不是撞到头了?”

  “嗯,芬姨,麻烦你帮我把他扶进来好吗?”

  “喔,好啊。”

  两人一左一右扶起他,拖着他走了一段路,似是进了屋里,合力将他搬上床。

  “你要把他留在这里吗?”

  “嗯,看他样子很不舒服,就让他躺一会儿好了。”说着,年轻女子伸手摸了摸他发烫的额头。“烧得很厉害呢。”她低语,替他拉拢被子。

  他痛楚地闭着眼,忍不住呻吟,舔了舔干燥异常的嘴唇。“我想……喝水。”

  “好,马上来。”年轻女子斟了一杯温开水来,还体贴地准备了吸管,递进他唇间。

  他勉力喝了几口,润了润唇,灼痛的喉咙也稍微舒服一点。

  “先生,你是不是病了呢?哪里不舒服?要不我请医院派救护车来?”

  “不用了,我只是……发烧,头痛。”他重重喘气,费力地抬起手,摸了摸冷汗涔涔的额头。

  “那你就先在我这儿躺着休息吧!”年轻女子温声说道。“你放心,我不是坏人,这里是我开的面包坊。”

  他没想过她会是坏人,这世上,能比他坏的人恐怕不多。

  他苦涩地扯扯唇,连道谢都觉得虚弱。

  她似乎也没想听他说谢,径自起身去端了盆装了冰块的冷水来,坐在床边,用毛巾轻轻为他擦拭脸上及颈间的汗滴,然后做了个简单的冰袋,敷在他额头。

  “你好好睡吧。”她轻声细语,跟着离开房间,掩上门,给他清静宁馨的空间。

  他睡得断断续续,有时深沉,有时浅眠,有时又徘徊在梦与不梦的边境,在时光隧道里无望地追寻着一道清丽剪影。

  这其间,他能隐约感觉到面包坊的女主人几次进房,为他重新换过毛巾,量量体温,或者喂他喝水。

  这细致的照料令他有些受宠若惊。他们只是萍水相逢的陌生人,她为何对他如此友善呢?如果是他,绝对没有这种精力和耐心将时间浪费在一个路上捡到的病人身上。

  她令他想起雨蝶,怀念着,犯着相思,心阵阵疼痛。

  也不知睡了多久,慢慢地,他回复了气力,悠悠睁眸。

  映入墨瞳的是一间坪数不大的卧房,收拾得很整洁,布置得很温馨,窗扇是木头做的,隔成一格一格,轻薄的白色窗纱滚着雅致不俗气的蕾丝边。

  窗台上,坐着几盆小盆栽,开着几朵花,一对可爱的小人偶站在窗边。

  杜非坐起上半身,一时恍惚。

  他这是在哪里?这温暖甜馨的居家环境跟他平素住惯的华丽豪宅大不相同。

  他怔怔地出神,直到有人轻推门扉,阴暗的房内,扬起一道清雅的声嗓。

  “你醒了吗?”

  他眨眨眼,恍然大悟。对了,自己在路上发生了小车祸,跌跌撞撞地走了一段路,昏迷在某间店门口,是这个女人救了他。

  “看你的样子,烧应该退得差不多了,肚子饿了吗?要不要吃点东西?”

  她话语才落,他空空的胃袋立即抗议地咕哝出声,他捧住肚子,霎时有些尴尬。

  她听见了,轻声一笑,盈盈走过来,卷起窗帘扣在帘钩上。

  “有刚刚出炉的新鲜面包喔,很好吃的。”

  她笑道,转身面对他,户外的光线透进来,映亮她白皙清秀的脸蛋。

  他认清她的五官,悚然大惊,瞪圆眼,心跳如脱缰野马,狂野奔腾。

  “怎么了?”她见他一副透不过气的模样,微微颦眉。“你还很不舒服吗?”

  他没回答,全身颤栗,胸海卷起千堆雪,几乎淹没了他所有的理智,他微张唇,吞吐几次,好不容易才逸出低哑的嗓音——

  “是你吗?雨蝶?”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