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可蔷 > 说好今生要相爱 > 上一页    下一页


  “那就等你回来喽。”

  电话断线后,杜非将手机丢回沙发,将手中的咖啡一口气喝光,头痛不但没有减缓的迹象,反而更痛了。他摸摸额头,微微发烫。

  该不会发烧了吧?

  他放下空杯,纵然觉得烦躁,仍是盥洗更衣,将自己打理得清清爽爽,拿起车钥匙,开车下山。

  黑色休旅车在山间行驶,绕过一个又一个弯道,蓦地,杜非感觉有些呼吸急促,视线逐渐模糊。

  他紧急踩煞车,却已来不及了,方向盘一转,撞上嶙峋山壁——

  “都是因为你,九王爷才染上风寒!若非为了救你,王爷也无须跳进深潭,他近日身子微恙,本就不舒服了,偏你还让他病上加病!”

  “我很抱歉,我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如今你还来做什么?”

  “我熬了汤药……”

  “搁下吧!我来伺候王爷就行了,你出去吧,王爷不想见到你。”

  谁说他不想?

  他深呼吸,费尽力气睁开沉重的眼皮。

  “这会儿是在吵吵嚷嚷什么……”

  房内的两人听他发话,都吓了一跳,同时转头望他,管家忙不迭地走近榻边,殷勤陪笑。

  “王爷,您醒了啊?身子如何?还好吗?要不我请御医再过来瞧瞧?”

  “不必了。”他皱眉,挣扎地起身,只手撑住发热的脑门,鹰眸一扫,瞥见凝立于数尺之外的雨蝶。她仍是一身清雅素淡的打扮,托着汤药,不知所措地望着他。“你退下吧。”他挥手逐开管家。

  “可是……”管家犹豫。

  “还得本王说第二遍吗?”他提高声调。

  管家听了,急忙躬身领命。“是,小的这就出去,请王爷好好休养。”

  确定房内只剩他们两人后,她轻移莲步走向他,停在榻前。

  他冷冷觑她。“这汤药,是你亲自熬的?”

  “是。”她轻轻颔首。

  “为什么?”他语锋犀利。

  她愣了愣,一时语窒,沉默片刻,细声细气地扬嗓。“王爷是因我染恙,我心下过意不去,所以……”

  “你也会过意不去?”这话,明摆着是讽刺。

  她似有几分无奈,水亮的美眸凝望他好一会儿。“殿下可否让我亲侍汤药?”

  他咬咬牙,胸臆有一把郁郁之火待发,照理依他脾气,是可以当下给她一顿难堪的,可不知怎地,瞧她这依顺柔婉的模样,他竟心软了。

  他一声不吭,她迟疑稍许,当他是默许了,温雅地欠身,在榻沿坐下,舀了一匙汤药,细心吹凉。

  药汤极苦,他只喝了一口便眉宇纠结。“不喝了。”

  她怔住,不解地眨眨眼。

  “这药太苦,拿开。”他没好气。

  她想了想,忽地领悟他是在闹孩子脾气,菱唇不禁微弯。“良药苦口,王爷,这药喝了您才能快点好起来。”

  她说话的语气,很轻,很柔。

  他震了震,心弦莫名牵紧。这几日,她对他说话总是冷冷淡淡的,这还是初次见到她唇畔有笑,眼神有情。

  “你……不恨我吗?”他绷着脸问,嗓音沙哑。

  她敛眸,羽睫轻颤,似是沉思着什么。

  “你恨我吧?”他语声不觉变得尖锐。“若非本王意欲对你用强,你也无须为了躲我,宁愿投湖自尽。”

  究竟那时,他为何会做出那般无赖的行止呢?他是习惯纵情于男女之欢,但从来不须强迫任何女子,她们总是乐于投怀送抱。

  唯有对她,他把持不住,竟失去了理智……

  “感激王爷相救。”她终于扬起那双清澈眸子,定定地瞧着他。“您原本可以任由我自生自灭,却跳下去救我,因而染了风寒,是我欠了您这份人情。”

  她居然谢他?这女人脑袋坏了吗?他赧然,故意恶狠狠地瞪她。

  她察觉他严厉的目光,却没有退缩,勇敢迎视。“王爷再多喝几口汤药吧!总是得吃药,身子才会好。”

  这是拿他当孩子在哄了吗?

  他说不清心下是什么滋味。

  她平日也是这样对待傅长年吗?不,她待他肯定更是温柔万分,毕竟他们是曾对天地立下盟约的夫妻。

  思绪及此,他又嫉妒了,脑子乱糟糟的,一会儿热一会儿疼。

  想她待自己好,却又气自己像个孩子盼着她的关怀呵护……可恨哪!

  他悄悄握拳,嘶声自齿间迸落。“明天,我就让你见傅长年一面。”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