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可蔷 > 说好今生要相爱 > 上一页    下一页


  他回到台湾,热烈地期盼与心中思念的女孩再相见,但等着他的是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

  她不见了——

  “你说不见了,是什么意思?”他问开车前来机场迎接他的张凯成。“她跟那个男的私奔了吗?”

  “不是那样的。”张凯成摇头。“那个男的十天前就出国了。”

  “那她人呢?”

  “你先冷静下来,慢慢听我说。”

  要多冷静?他明明承诺会帮忙看着雨蝶,结果看到人失踪了,竟还敢要求他冷静?!

  杜非瞠眸,狠狠瞪着坐在身旁驾驶座的好友,熊熊焚烧的目光若能灼人,张凯成恐怕已烧成灰烬。

  张凯成感觉到他的暴怒,打个冷颤,撇嘴苦笑。“说真的,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发生得那么仓促,我才离开台湾到香港出差两天而已——”

  “到底怎么回事?”杜非嘶声质问,完全没耐心听无谓的解释。

  “就是……唉,你知道那丫头她爸爸以前曾经欠高利贷上千万的债务吧?”

  “那又怎样?”

  “那些人找上门了。”

  “什么?!”

  “那些人也不知从哪里打听到丫头现在的住址,绑架她,那对夫妻刚好在路上发现了,赶忙开车去追,哪知车子在路上翻了,两人当场身受重伤。”

  这么严重?杜非心沉下。“那雨蝶呢?”

  “那些放高利贷的流氓发现自己闯了祸,担心闹出人命,也没心思要赎金了,开车躲进深山里,警方循线追查,人是逮捕了,可丫头却不见了。他们说是她自己趁夜逃走的,他们也不晓得她跑哪里去了。”

  “警方没找到她吗?”

  “没有。他们在山区搜索了几天,怀疑她可能是……”

  “可能怎样?”

  张凯成不敢回答,吞了好几口口水,偷觑好友铁青的脸孔。

  杜非察觉他的心虚,心跳瞬停,嗓音粗嗄地自齿缝间迸落。“你不会是想告诉我,她死了吧?”

  张凯成闭闭眸,深吸口气。“……是有这个可能。”

  “不可能!”杜非厉声打断好友,胸海波涛汹涌,激烈起伏。“不可能……”他咬紧牙,双手掐握成拳,指尖陷入肉里。

  雨蝶不可能死了,她一定还活着,在不知名的某处,呼吸着、心跳着,只是需要他的救援。

  她需要他,正在等待他。

  “我要去找她,现在、马上!”

  他命令好友载他前往那座隐密的山区,花钱雇用了几个当地人及专业的救难员,展开最精密的搜索,不放过任何一寸土地。

  足足花了一个礼拜的时间,几乎把整座山都翻过来了,仍是毫无所获。

  他又再次失去她了吗?

  日日夜夜,这样的疑问在心头盘旋,折磨着杜非,他心绪低落,逐渐消瘦。张凯成见他如斯憔悴,也不禁担忧,终于鼓起勇气,劝他放弃。

  “不要再找了,杜非,那丫头……也许是逃到别的地方去了。”

  杜非猛然回头,瞬间清锐的眼神令张凯成一阵心惊。“没错,她应该不在这座山里了,我想她早就逃出去了。”

  如果逃出去了,又怎会不跟家人或警方联络呢?

  张凯成默默在心里加注,但就算给他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将这句话说出口。

  可杜非捉着这微渺的一线希望不肯放,抬眸望向远方,山间云雾缭绕,他的视线亦迷茫。

  “她肯定在这世界的某个地方,我会找到她的,迟早会找到她……”

  他喃喃低语,也不知是在说服别人,或是自己。

  张凯成注视他,惊愕地发现,这个总是狂傲倔气、不肯对天下人低头的男人,眼角竟闪烁着泪光。

  ***

  六百年前。

  茂郁的桃花林,花雨纷飞,远方是蔚蓝天色,近处是碧绿的湖,一片斑斓景象,美不胜收。

  男子斜倚软榻上,身旁围绕数个美女,莺声燕语,献酒摇扇,将男人侍奉得好不快活。

  他微眯着眸,嘴里懒洋洋地咀嚼着鲜果,眼角余光却往树下一道娉婷倩影瞥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