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可蔷 > 重婚生活有点甜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


  “不!”周丽雯满脸急切,更加揪紧他臂膀。“我要说,我喜欢你,凌云哥,你应该知道的,我比那个女人更爱你!我才是真正爱你的人!”

  “可是我不爱你。”杜凌云淡淡一句,漠然扯下周丽雯纠缠的纤纤玉手,转头望向王伟豪。“伟豪,带你表妹回去。”

  王伟豪愣了两秒,被这场面惊呆了,接着慌忙点头。“好、好,我马上带她走……丽雯,我送你回去……”

  “我不要!”

  “你别闹了,何必把场面得这么难看?”

  “我只是说实话,我不像你们男人只会当缩头鸟龟,你以为你这样息事宁人是对凌云哥好吗?你这样才是对不起你的好朋友!”

  “吼,你别乱了啦!”

  “你别管我……”

  两人拉拉扯扯,杜凌云只是在一旁冷眼看着。他并不在乎后续发展,只想赶快回家,只是念头方动,便感觉脚下一阵明显的摇晃与震动。

  “怎么回事?”王伟豪和周丽雯也感觉到了,停下动作。

  杜凌云盯着附近商家发出阵阵响动的玻璃橱窗。“是地震,小心!”

  说着,周丽雯被摇得站立不稳,跌进王伟豪怀里,王伟豪连忙伸手扶住她。而杜凌云等不及地震停止,便急着回头往社区大门内奔去。

  王伟豪见状,惊喊,“凌云,你至少等地震停了再回去!”

  杜凌云没有理会,耳边已然听见某些东西被摇落地面的声响,更加心急如焚,挂念着还留在屋内的家人,只想以最快的速度赶回他们身边——

  §第九章

  地震来袭的时候,程雨正站在主卧房的衣帽间前发呆。

  这个约莫有两、三坪大的衣帽,就像一个小小的秘密基地,装的都是简蓝希的名牌衣帽、鞋包以及盔种精致昂贵的珠宝饰品。

  刚刚发现自己夺舍的那几天,程雨也曾想过经由简蓝希留下的东西来了解她这个人,但除了这些外在的物品,她没有日记本、没有手帐,常看的书都是些流行时尚杂志。

  她的脸书更新的都是一些无意义的美食、保养品开箱文或是个人美照,来往的朋友看来交情都不深,只是些吃喝玩乐的同伙。

  可以说,她就是一个娇娇大小姐,也许有些机灵狡黠,但绝称不上是聪明有内涵的女人。

  对程雨来说,这样的她,有点肤浅。

  所以她更不能理解,为何像杜凌云那样优秀出色的好男人会喜欢上她?是看上她哪一点呢?就连外表也不特别漂亮啊,至少比不上程雨原身的容貌。

  她下意识地排斥简蓝希这个人,也或许如此,她不再费心研究这女人的一切,甚至有些迫切地想展现出自己和简蓝希不一样的地方,以至于今晚会因为一个足球赛规则露出破绽。

  其实她的破绽何止于此,她相信杜凌云早就注意到了。

  但他不问,她也就装作若无其事,只是他刚才看她时那深沉考究的眼神,让她不由得感到心慌。

  她怕,怕有一天他发现她不是真正的简蓝希,不是他所以为的那个与自己结合的妻子,他会怎么做?

  她不知如何是好?该主动对他坦承吗?这样匪夷所思的真相,和般人能接受吗?

  她真的怕……

  正心乱如麻时,地震就那样毫无预兆地袭来,地面先是左右摇显,接着上下震边,梳妆台上的瓶瓶罐罐碰撞在一起,房外也传来东西掉落地面的声响。

  地震!

  察觉到现在正发生着什么,程雨只觉得整个胸口都空了,连心跳也消失似的,一直深埋的记忆霎时如排山倒海地在脑海里汹涌呼啸,威胁着要吞噬她。

  自从那场她失去至亲的灾难后,从此每逢地震,姚整个人都会立即陷入警戒状态,全身寒毛竖起,即便只是最轻微的摇动,都能令她屏住呼吸。

  她知道,这是某种创伤后症候群。

  只是随着岁月流逝,她以为自己已经能够控制得很好了,难道是因为今晚的震度比较强,她才会瞬间毛骨悚然?

  地震来了!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恍惚间,她已然跟跄地冲出卧房,先经过扬扬的房间,打开门,孩子正安然酣睡着,丝毫不曾被这异动惊醒。

  接着她又打开另一扇门,杜母也睡得很熟,还可以听到低低的鼾声。

  大家都睡了,而他不在家,她该怎么做?应该把扬扬和婆婆叫醒吗?

  回过神来,她已经将之前准备的地震避难包背在身上,来到扬扬床前,正欲将孩子抱起时,地震停了。

  停了吗?可以不用逃了吗?

  她冷汗涔涔,心慌意乱。

  而扬扬像是被她吵醒了,坐起来,伸手揉了揉眼睛,迷茫地问,“妈妈,怎么了?”

  程雨深深呼吸,力持镇定。“没事,刚刚有地震。”她不想吓到孩子,尽量不让声音发抖。

  “喔。”扬扬不以为意,打了个呵欠。“已经停了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