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可蔷 > 重婚生活有点甜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八


  不晓得她是何时发现的?其实他一真颇喜欢吃甜的东西,只是平日不太显出来,总觉得一个大男人爱吃甜食有点说不过去。

  但她应该已经发现了吧?所以老是在家里做各种蛋糕甜点,就连煮奶茶也添加足够的糖。

  一边喝着奶茶,杜凌云一边感觉到耳根似乎有点微微的发热。

  她也捧着奶茶杯恬静地啜饮,淡粉色的唇缘沾染一抹不易察觉的奶茶胡子。

  杜凌云看着,心有点痒,见她又喝了一口,那淡淡的胡子又添了一道痕迹,下意识地伸出手,用拇指轻轻擦过。

  她愣了愣,由着他拇指缓缓地抚拭她软软的唇,来回流连,似是不舍。

  她心韵如鼓,忽地受不了这暧昧的气氛,脸颊晕开一抹霞色,身子往后稍稍退开。

  他这才察觉自己的动作,略微窘迫了两秒,却又立刻恢复自然的神色。“你嘴上沾了奶茶,我帮你擦擦。”

  “嗯嗯,我知道。”她不敢看他灼热的眼神,微敛下眸,浓密的睫羽如蝴蝶扑翅般轻颤几下。

  他深深地视着她,而她虽然未曾抬头,也能感觉到那热切的视线,像要在她身上烧出洞来。

  她悄悄调匀变得细碎的气息。“你、你在看什么电视?”

  “足球赛。”他低声回答,嗓音带着一丝沙哑。“要不要跟我一起看?”

  “嗯,好啊。”

  她才刚刚放下奶茶杯,他也跟着放下,手臂一揽,让她靠坐在自己怀里,后背依着他坚实的胸膛。

  她心跳又乱了。就不能好好各自坐着看比赛吗?一定要这样抱着她?

  可他很坚持,就是要这样抱,下巴还懒懒地从后头搁在她颈窝间,温热的呼吸撩得她起鸡皮疙瘩。

  她不由得紧张地绞扭着手指。“是哪个球队的比赛?”

  “英超的曼联对兵工厂。”杜凌云轻声回道,有点不满意怀中的女人贴自己不够紧,改用双臂圈揽她的腰,收拢了臂膀。

  她被他抱得密密合合的,身子不禁一软。

  两人都不免想起,自那个被扬扬打断的早上,之后便不曾再亲密了。杜母先是入院,接着搬来家里住,有好一阵子的忙乱,两人虽是同房睡在同一张床上,他也只是规规矩矩地抱着她,有时亲亲她,没做更进步的事。

  今夜,是气氛对了吗?

  两人都有点心加速。

  可只要一想到杜母如今就睡在房间里,或许还未睡熟,程雨就觉得不自在,怕杜母万一人房里出来撞见两人亲密。

  明明杜母现在行动不便,也不晓得她在慌什么……

  “凌云,杜、杜凌云,我们看比赛吧。”她脸红红地说道,想躲开他亲密的接蚀,又舍不得,只能猫叫般地细语。

  “好。”他答应。

  话虽如此,他却无法专注于比赛,总是分神,有时用鼻头磨蹭她耳后软嫩的肌肤,有时嗅她身上那股清淡幽微的橙花香,又或者用嘴唇一下下地啄吻她脸颊,甚至含了含她玲珑的耳垂。

  她被他含得嘤咛一声,又羞又恼,真想打他、捏他。

  这坏蛋!明明说好看球赛的,他到底在干么啊?

  “杜凌云!”

  “嗯?”

  接下来她想说什么都被这声“嗯”给弄忘了,只是一个短短的语气词,怎能就这么带着魅惑,撩得人心头酥麻,只想融成软软的一团。

  她慌得不知所措,正好电视响起一阵嘈杂的欢呼声。有人踢进球了!

  “是、是哪一队进球的?”

  杜凌云瞥向电视,定了定神,听主播的解说。“是曼联进的球,不过犯规了。”

  “犯规?”

  “越位?”她迷迷糊地。“什么是“越位”?”

  他一怔,将她晕红的脸蛋转过来,盯着她烟水迷离的眼眸。“你不晓得什么是越位?”

  “不知道……”她愣愣地应,直过了好几秒,她才然惊醒,警觉自己犯了大错。

  她想起来了,杜凌云曾告诉过她,他跟简蓝希初次相识时,便是在酒吧里看足球比赛,简蓝希就算不是个超级球迷,对足球规则也该有基本的认识,而她却跟足球很不熟……

  露馅了!

  她是不是问了个很蠢的问题?他是不是怀疑了?一个人失去记忆,会连这种原本熟悉的知识也忘了吗?

  她不觉坐正身子,脸颊霞色褪去,隐约显出一分苍白。

  邓若凡都能从她一些细微表情和小动作看出不寻常,她不相信杜凌云完全看不出来她跟从前的简蓝希的相异之处。

  可他从来不问……

  她呆望着他,眸光闪烁不定,他能看出她的闪躲与慌乱。

  一阵手机铃声倏地响起,打断了他想说的话。

  他松手放开她,接起手机。

  而她怔怔地看着他起身离开自己到角落讲电话,胸口顿时一凉,方才还被他抱得紧紧的身子也逐渐泛上冷意。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