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可蔷 > 重婚生活有点甜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四


  “好了,你不要想些有的没的……”杜母打断儿子,身子不安地想挪动,却是万分困难。麻醉药消退,脚上开刀的伤口明显疼痛起来,她只好叹气。“儿子,你让护士过来,我想上厕所。”

  “让我来吧!”程雨插嘴。

  杜母惊讶,望向这个没见过几次面的儿媳妇。虽说两人表面上还算能维持客气,但她心里很明白,儿媳妇并不喜欢她这个婆婆,也懒得与她多相处。

  这回居然会跟着凌云一起回来探望自己,还主动说要帮忙?

  她不免犹豫。“我现在没办法下床,要用尿盆……”

  “我知道,我来帮您。”程雨回老人家一个温暖的微笑,转头吩咐男人。“凌云,你把帘子拉上吧,先在外面等。”

  “好。”杜凌云点点头,起身让位,拉上帘子。

  杜母颇觉难堪。让人替自己把屎把尿就算了,还是向来关系冷淡的儿媳妇。

  “蓝希,你不用这样勉强,让护士来就好,不然请个看护……”

  “这没什么好勉强的,您是凌云的妈,就等于是我妈,这是我应该做的。”程雨语气柔和,俐落地将尿盆垫在杜母身下,帮她褪下裤子,好让她方便排尿。

  帘幕内人影绰绰,杜凌云在外头看着,眠眸不由得有些酸涩。

  曾经盼过多少次,妻子能像这样和自己一同在母亲面前尽孝,只是她之前抗拒得那么激烈,甚至以打掉孩子来要胁,他只好让步。

  可是现在……

  服侍杜母排尿后,程雨细心地用湿毛巾为杜母擦身,接着又用干毛巾擦过一遍,确定她全身都清清爽爽的,最后帮她在床上躺好,替她盖好被子。

  她做这些事显得极为自然,没有一丝迟疑,杜母讶异不已。

  杜凌云更是感动,待两人独处时,低声道谢。

  “谢谢你。”

  “谢什么啊?”她有些懊恼地瞋他一眼。“连你也这么客气,我要生气了!”

  他连忙展臂抱住她。“别生气,是我不好。”

  他抱她抱得那么紧,彷佛怕一松手,她就会消失不见似的。

  程雨不由得心中酸楚,放松身子偎在他怀里,软声呢喃。“你没有什么不好的,你一直做得很好。”是简蓝希太不懂得珍惜。“凌云,你辛苦了。”

  杜凌云摇头。

  他不辛苦,只要能得她的体谅,有她支持自己,他觉得自己可以不畏惧一切,甚至有勇气徒手去屠龙。

  怪不得人家说,每个男人的心中都有一个公主想守护。

  她,就是他想守护的,那此生唯一的公主吗?

  他低眸视怀中的女人,亲了亲她额头,“我想跟公司请假几天留在这里,答应你跟扬扬的旅行,可能暂时不能去了。”

  “没关系的,以后有机会再去。”

  除了骨折,杜母还有胃溃疡的老毛病,造成跌倒骨折的晕眩,也可能跟脑出血有关,可能有轻微中风的征兆。医生评估过后,建议杜母多住院观察几天,老人家年纪大了,须得好好调养身体。

  连续一个星期,程雨每天都会跟杜凌云来医院,杜凌云身为男人不方便,都是由程雨来帮忙杜母处理贴身的私务,无论是擦身、排尿、按摩,种种旁人或许会嫌弃麻烦的琐事,程雨一点都不觉得不耐烦,总是温柔体贴,如和风细雨。

  这令对她总是有几分戒备的杜母也不免感到讶异,几乎不晓得该用什么样的态度面对她?

  这夜,杜母感觉上了石膏的左腿麻麻的,在病床上悄悄地翻来覆去乔姿势,怎么样都睡不好。

  程雨睡在一旁的家属陪床,很快感觉到异样,从梦中惊醒,眨了眨些微干涩的眼眸,望向杜母。

  杜母又微微侧个身,低低地呻吟一声。

  程雨连忙站起来。“妈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杜母转过头看来,眼神歉然。“吵醒你了啊?不好意思。”

  “没关系。”程雨语声轻柔。“是不是脚又痛了?我请护士看看是不是需要打止痛针?”

  “不用了,也不是痛,就是……麻麻的。”杜母苦笑。

  “应该是脚不能动,血液循环不好的关系,我帮您按一按。”

  医生替杜母打的是半石膏,半面是石膏,另外半面则用纱布一圈一圈地缠紧,藉以固定伤肢。

  程雨先是帮忙杜母抬腿上下做运动,接着征求护士同意,暂且拆下纱布,仔细地替杜母按揉伤腿,活络循环,又用毛巾擦干后,才又缠上新的纱布。

  “这样有舒服一点吗?”

  “嗯,谢谢。”

  她柔柔地对杜母一笑。

  杜母心情复杂地看着她。也许是自己以前看错了,这个儿媳妇并没印象中那么娇纵任性。

  “蓝希?”她有些迟疑地唤。

  “嗯。”程雨拿吸管杯给杜母,让她喝点温水。

  “你应该很喜欢我们凌云吧?”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