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可蔷 > 重婚生活有点甜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两个男人相互打量对方,都不得不承认光就外表而言,彼此算是不分伯仲,如果比气势,也是各不相让。

  “鄙姓杜,杜凌云。”

  “邓若凡。”

  换过大名,两人继续对峙,心下暗暗评估对方。

  “不晓得邓律师挡住我们的去路,是有何指教?”杜凌云淡定地问。

  邓若凡没立刻回答,朝程雨望了一眼,见她低着头,连看也不看自己,顿时更加气闷。

  以为有老公相护,他就不敢拿她怎样吗?

  他冷哼一声。“杜先生,我只是好心想提醒你一件事。”

  “请说。”

  “一个有能耐的男人应该管好自己的老婆,别让她在外头到处闯祸,搅乱别人的生活。”

  杜凌云闻言,眯了眯眼。他能感觉到掌心里那只绵软的小手正沁出冷汗,他悄悄捏了捏,意在安抚。

  “邓律师,我也提醒你一件事。”他语声淡淡。“老婆不是用来管的,一个有能耐的男人,对自己的老婆应该做的,是保护和疼爱。”

  程雨一震,心韵乍停一拍,不敢置信地望向身旁的男人。

  邓若凡注意到她掩不住惊奇和依恋的眼神,不知怎地,心下有些不是滋味。

  “所以,我不管你跟我老婆之间有什么过节,以后都不准你再招惹她——你听清楚了吗?”

  “你……你知不知道这个女人究竟做了什么!”

  “不算她做了什么,她都是我老婆,是我应该保护的女人。”

  邓若凡气极。

  杜凌云懒得再与这个素不相识的男人做口舌之争,低下头,对程雨温柔一笑。“我们走吧。”

  “嗯。”她握紧他的手,乖巧地点头。

  目送两人相依离去的背影,邓若凡脸色铁青,胸口呼啸着一股异样的愤慨。

  杜凌云亲自打开车门,让程雨在副驾驶座坐好,自己才绕到另一边上了驾驶席。

  见她一动也不动,只是咬唇直直盯视前方,显然仍处于激荡的情绪中,他也没说什么,主动靠过来,替她扣好安全带。

  她愣愣地看着他体贴的举动。

  他对她微微一笑。“坐好了。我们先去接扬扬,再一起找一间餐厅吃晚餐,好不好?”

  她转过头,雪白的容颜对着他,眼神闪烁不定。

  他温和地凝扭她,半晌,大手柔柔地抚上她冰凉的脸颊。“不怕,我在这里,没有人可以伤害你,嗯?”

  他怎能如此温柔?他知不知道……知不知道他的妻子偷偷暗恋着别的男人?

  程雨心弦一紧,眼眶蓦地泛红,鼻头酸楚。

  傻瓜!真是个傻瓜……怎么会有这么傻又这么好的男人?

  她不禁伸手握住他的手,紧贴自己脸颊。

  “对不起。”她呐呐地低语。

  “干么跟我说对不起?”

  因为简蓝希对他做的一切,因为自己替了他妻子的身分,因为自己不是他真正爱的那个女人……

  一颗泪珠滑。“你真好。”

  “我是你老公,当然要对你好啊!”他笑笑,揉揉柔她的头。

  她微微哽咽,说不岀话来,只好回他一笑。清清浅浅的微笑如秋季霜染的湖泊,映着一抹淡淡的忧伤。

  他又揉了揉她的头,像哄孩子似的,接着才系上自己的安全带,发动引擎。

  车子平稳地往前方公路滑去,他的驾驶技术很好,不疾不徐,从容不迫,她几乎感觉不到一点颠簸。

  就跟他的人一样。

  程雨茫然地想着,双手无意识地抚着裙摆。

  杜凌云注意到了,很快收回眼角余光,直视前方的脸庞显得很平静,完全看不出他心海正波涛汹涌。

  他的妻子跟那个姓邓的男人之间,一定有什么。

  他其实很想问清楚。

  但他也明白,失去记忆的她未必能晓得来龙去脉,而且现在的她显然吓坏了,整个就像一只受惊的小动物慌乱地蜷缩着,看来楚楚可怜,他真的不想再给她压力。

  冷静一点,杜凌云,这没什么,你以后有的是时间。

  他在心里一再警告自己。

  有些事无急于一时,他这人天生就有耐心,而她值得他的等待。

  想着,他淡淡地笑了,暂且不去管犹如乱麻的心绪,只专注地开车。

  半小时后,两人来到周丽雯家门的,按了门铃。

  周丽雯开门,一眼看见杜凌云,一时绽放灿烂的笑容。“凌云哥,你来了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