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可蔷 > 重婚生活有点甜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五


  今天会议的主题,是关于一间国内科技上市公司的被控侵权案,由于对方每年都付出钜额顾问费,绝对是必须好好侍奉的VIP,因此与会的律师个个都是精明干练的角色,不是事务所积极培养的明星,还没有参加会议。

  而邓若凡正是其中一位高层相当看好的青年才俊,极力拉拢他进入这个团队,本来听说他最近刚刚丧妻,还以为他必定大受打击,说不定会颓靡一阵子,没想到处理完丧事,才短短数日便重返工作岗位,精神奕奕地在会议上提出近乎完美的近讼策略,力求表现。

  经过一番激烈的来回争论,最后拍版定案,采用的正是邓若凡的策略。

  会议结束,几个同事纷纷围过来对邓若凡贺喜,都说这个棘手的官司若是打赢了,公司肯定会记他一份大功,前途光明啊!

  邓若凡笑容满面,一脸谦虚,直到返回自己办公室,嘴角的笑意才淡去,眼眸闪烁锐光。

  都是一群假惺惺的,以为他看不出他们口是心非呢!这世道就是谁想往上爬,就得把别人踩下去,尤其在这间大型国际法律事务所,那就是一个斗争激烈的超级名利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他能够爬到如今这地位,可是挥洒多少血汗才换来的,不能因任何人事物阻挠他前进的步伐。

  包括妻子的去世。

  念及此,邓若凡神情莫名地淡下来。其实程雨不在了,对他还是有某种程度的打击,毕竟两人相处多年不是没有感情,只是在日日夜夜的矛盾中,逐渐消磨掉情分。

  他也没想到,她的死竟会让自己的心彷佛空了一块,每天晚上回家面对空荡荡的屋子,不由得感到寂寞。

  所以他才会宁愿在夜店随便找个女人到饭店过夜,也不想回到没有她的家。

  他还是喜欢她的,那天真不该和她大吵,如果能够稍微哄她几句,也许她就不会气到离家出走,也不会发生那场车祸。

  想到两人从前的点点滴滴,他如何费心追求她,她答应自己求婚时,当时又是如何喜不自胜。邓若凡又悔又怨,悔的是自己似乎真的有点疏忽她,怨的是她就不能更温柔点,跟他好好生活。

  他承认,这些年他在外头是惹下一些风流债,可那都是你情我愿、玩玩而已,他从没想过要丢下她,跟她离婚。

  可那天晚上,她却那样决绝地非要跟他离婚不可。

  不爱他了吗?怎么可以就这样离开他,丢下他一个人?

  内线铃声响起,他接起电话。

  “邓律师,Nancy今天销假进公司了,你要见她吗?”

  Nancy!

  听到这个女人的名字,邓若凡不禁咬了咬牙。就是她惹的祸,听说她出了点事,请了好几天假,今天总算进办公室了。

  “叫她进来。”

  邓若凡烦躁地起身,在办公室内踱步。他有些不确定该用什么样的态度面对Nancy?一方面想谈成美国那个大客户还需要她牵线,另一方面,他又恨那个女人搅乱了自己的人生。

  他不耐烦地等了好几分钟,差点想打电话骂人,Nancy才姗姗来迟,敲了门,忐忑不安地走进来。

  他阴沉地瞪着她,瞪得她脸色更加惨白,却倔强地不肯躲开他的逼视,神情冷漠。

  “你还有脸来公司?”犀利的嗓音由齿缠中挤出。

  她似乎有些讶异他会这样问,眸光一闪,“我是来辞职的。”

  “怎么,闯了祸就想逃?”邓若凡冷笑,朝她步步进逼,而她慌然后退,直至被他逼到墙角。

  他俯视着她,眼神复杂。“我老婆的事,你听说了吧?”

  她愣了愣,神色变幻莫测,片刻,轻轻点头。

  “如果不是你,她不会死。”凌历的眼刀砍向她。

  她咬咬唇,强忍惊惧。“关我什么事?”

  她愈是做出一副无辜的姿态,邓若凡愈是怒火中烧,“你还敢说无关!如果不是你,我老婆那天不会无缘无故跑来公司找我,不会看到那一幕,后来也不会跟我吵架,更不会深夜跑出家门发生车祸,都是你这个贱人害的!都是你!”

  她整个人僵在原地,不可思议地瞪着他。“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你还装傻!我已经知道了,是你传简讯给我老婆的!是你存心挑拨我们夫妻之间的感情!”

  她脸色刷白,不敢置信。“你说什么?是……我传的简讯?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因为你嫉妒!”邓若凡一脸鄙夷。“你一直暗恋我,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

  “你说我暗恋你?”她惊叫,彷佛他说了什么天方夜谓。

  到现在还在装!他之前怎么没看出这女人是个戏精?邓若凡又气又闷,更恨的是自己一时还不能跟她撕破脸。

  “说吧!你想我怎么做?”他用双手将她壁咚在墙边。女人最爱这一套,他清楚得很,既然她还有利用价值,他不介意陪她玩玩。

  “什么、什么意思?”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