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可蔷 > 重婚生活有点甜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五


  杜凌云望着她,心头泛开一抹淡淡的怜惜,他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对这女人产生这样的情绪,可他现在,的确感受到某种不忍。

  不知为何,他感觉到她似乎很孤独、很寂寞,而且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寂寞与孤独。

  可是怎么会呢?

  她明明是个被娇宠着长大的女孩。

  难道是他以前不曾认真地了解过她?

  “你不要怕。”他不知不觉放柔了嗓音。“这个家也是你的,只要你自己不放弃,你就有权利留下来。”

  程雨心弦一紧,倏地扬眸望他。“我,可以吗?”

  他慎重地点头。

  一颗泪珠无声地坠落,她悚然察觉到自己的失态,慌慌张张地伸手抹去,粉唇绽开一朵凊丽的微笑。

  “谢谢!谢谢你……”

  她又对他道谢了,好似他给了她多大的恩惠。

  杜凌云不明所以,却知道自己为此感到心酸。

  但很快他便强迫自己收回这样的情绪,神情恢复一贯的淡定。“关于扬扬保姆的事,等下个礼拜我带你去你的公司报到,你再考虑看看吧!你以前跟我说过,你希望能在职场上找到成就感,也许你会想回去上班。”

  工作会比陪住孩子成长更重要吗?程雨不认为,但她没有出声反驳,静静地接受了他的安排。

  这晚,程雨睡得并不安稳,过了午夜,她听见门口传来一阵轻响,接着有人走进来。

  是杜凌云!

  程雨绷着神经,缩在棉被里的双手悄悄握紧,她闭着眼睛装睡,却能凊清楚楚地感觉到他正站在床边默默地凝视着她。

  那眼神,有些温柔,有些探究。

  他想做什么?

  程雨心乱如麻,屏息等待,他却只是一直静静地伫立在床畔,又过了许久,房内突然响起几声压抑的咳嗽声。

  他怎么了?感冒了吗?

  又一声止不住的咳,接着,男人悄悄转身离去,正如他悄悄地来。

  程雨这才松了口气。

  虽然她很想要扬扬这个孩子,想对他好,宠他、疼他,让他真正成为自己的,可对孩子的父亲,她却不晓得该如何对待?

  经过和邓若凡那段婚姻,她对所谓的夫妻之情已经没有期待,她并不觉得自己未来的人生需要一个男人。

  可现实是,这男人是扬扬的爸爸。

  她能够只要孩子,却不要孩子的爸爸吗?

  或者,也许当她更能掌控一切的时候,她可以说服他跟自己离婚,把孩子的监护权给自己……

  会不会太自私了?程雨,你简直就像个想拐走孩子的坏巫婆!

  程雨感到郝然,脑海悠悠地浮现一幅画面,那男人为在雨中痛哭的她撑起一把伞,挡去正无情地打击着她的风雨。

  “小姐,不管你发生了什么事,想想你身边关心你的人,为了他们……不对,更为了你自己,你要好好地活着。”

  因为他那句“为了自己好好活着”,她才终于鼓起勇气,向邓若凡提出离婚。就算生命只剩最后几个月,她也希望可以不再遗憾,不后悔地活着。

  是他,在她最绝望的时候,拉了她一把。

  如果可能的话,她希望能回报他,至少让他的眼皮底下不再浮现疲倦的黑影,让他可以爽朗地笑着。

  程雨在心里低低念着这个名字,双眸睁望着天花板,久久不能成眠。

  喝了整整一杯温水,杜凌云才觉得咽喉那隐约的疼痛似乎压住了。

  他回到书房躺上沙发床,发现被褥又换过了,床单和被子香香的,有哂过阳光的味道。

  稍稍侧过身,脸庞半埋入枕间,让自己尽情享受这股清香。

  对这段婚姻,他原本是有所期待的,当初也曾对那女人心动过,只是天生的理智告诉他,两人并不适合。

  要不是有天晚上两人喝多了酒,一夜缠绵,她肚子里有了宝宝,他也许不会那么快跟她结婚。

  那时知道自己怀孕了,她多高兴啊,催着他拿出诚意跟她结婚,却没想到婚后,后悔的人也是她。

  嫌他闷,嫌他不懂情趣,嫌弃婚姻生活原来不如她想象的有趣,无聊至极。

  她在家里待不住,整天往外跑,出去工作后更是宛如放飞的风筝,心都飘远了。

  他不怪她,也不强求她一定得待在家里扮贤妻良母的模样,每个人都有自己想追求的人生,他明白。

  他只是不能理解,就算她心里有再多不满,怎能拿自己的孩子出气?

  扬扬是无辜的。

  她可以怪他、埋怨他,但无论如何不该伤害扬扬。

  她觖碰到了他的底线,第一次,他萌生出与她离婚的念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