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可蔷 > 重婚生活有点甜 > 上一页    下一页


  “嗯。”

  程雨傻愣愣地望着他,心湖莫名泛开一圈涟漪。从认识邓若凡到现在,那男人从来不曾亲自下厨为她做过一道菜,就连泡个面,他大老爷也要她服侍。

  这男人却可以为自己的妻子煮粥。

  “你快吃吧!”杜凌云似乎被她讶异的眼神看得有些不自在,皱了皱眉,欲转身离去,瞥了她苍白的脸色一眼,又有些不确定。“你自己可以吃吧?”

  “如果不可以,你要喂我吗?”程雨也不知为何,就想问问看。

  杜凌云眉宇揪紧,像在考虑什么,接着不情愿地抿了抿唇,拉来一把椅子在床边坐下,捧起粥碗。

  他真的要喂她?程雨整个傻住了。

  “只是为了扬扬。”杜凌云面无表情。“他很担心你。”

  他的意思是,要不是不忍心让儿子失望,他根本不会理她吗?

  无论什么原因都好,至少他没有完全无视自己的妻子,在妻子需要的时候,仍然愿意伸出援手。

  还好,他不是那么坏的男人,不是另一个邓若凡。

  程雨说不清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如果此刻她眼前有一片天空,应当正是云破日出,透出一束暖橘色的阳光。

  她张嘴咽下一口粥,想了想,轻声开口。“扬扬……为什么怕我?”

  杜凌云手上动作一顿。“你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吗?”

  “嗯,我想不起来了。”她努力用一副平静的表情面对他,不让他看出自己在说谎。

  她并非失忆,而是夺舍重生。她不是他真正的妻子,只是一个藉口失去记忆、妄想自己的人生可以重来一遍、自私自利的女人。

  男人复杂地盯着她,镜片后的墨眸映出一张清秀无辜的容颜。

  是简蓝希的脸,虽然不如她原先那般端丽出色,但也是一张挺秀气的脸孔。

  “想不起来就别想了。”好一会儿,杜凌云才沉静地低语。“以后你做好扬扬的妈妈就好,别再伤害他。”

  他的意思是,简蓝希曾经伤害过扬扬?

  那么可爱又善良的孩子,身为母亲怎忍心伤害?

  程雨不可思议,用力咬着唇。

  杜凌云沉默两秒,又低声说道:“不管怎样,扬扬心里……还是想亲近你的,他还小,需要一个母亲。”

  他只说扬扬,却绝口不提自己。

  扬扬需要母亲,那他呢?需要一个妻子吗?

  或者他们夫妻之间的感情,也早就出现弥补不了的裂痕……

  程雨望着默默地、一匙匙喂自己吃粥的男人,心口不由自主地揪了一下。

  杜凌云来到儿子房间,小扬扬正坐在书桌前发呆,面前摊着一本着色本,小手握着蜡笔,一下捏紧,一下又松开,无意识地把玩着。

  看见爸爸来了,扬扬跳下椅子奔向他。“爸爸!”

  杜凌云一把抱起儿子。

  扬扬小手勾着他的脖子,轻声问:“妈妈吃过饭饭了?”

  “吃过了。”

  “那她生病好了吗?”

  “嗯,好多了。”

  扬扬听了,欣喜地笑了笑,接着眼神又黯淡下来。“扬扬是不是又惹妈妈生气了?”

  他想起刚才母亲紧紧地抱住他,抱得他好痛,差点喘不过气来。

  杜凌云身子一僵,脸上的线条迅速软化,对儿子露出一个安抚的微笑。“没有,妈妈没生气。”

  “那爸爸呢?”

  “爸爸也没生气。”

  小男孩仰起脸,满是希冀地望着父亲。“爸爸,以后你和妈妈不吵架了好不好?”

  杜凌云胸口一窒,想起自从结婚后,几乎没给过自己一天好脸色的妻子,墨眸闪过嘲讽的光芒。

  他没应声,将儿子放回椅子上,伸手揉了揉他的头。“扬扬在画什么?”

  “是钢弹机器人。”提起自己最爱的画画,扬扬的口气兴奋起来。“爸爸,你说,我给这个机器人穿上蓝色的还是红色的衣服比较好?”

  “你自己觉得呢?”

  “我觉得蓝色和红色都很好看,不知道哪个比较好?”

  “那你就两种颜色的衣服都给他穿啊!”

  “对喔!那爸爸跟我一起画。”

  “我看你画就好。”

  “不要嘛,我要爸爸陪我,我们来比赛看谁画得比较好看!”

  “好吧,那你画那张,爸爸画这张。”

  “嗯嗯!”

  房内,父子俩抢着用蜡笔着色画画,一派和乐融融。

  房外,程雨悄悄站在门边,窥视这温馨的一幕,听着不时响起的笑声,不知怎地,思绪恍惚起来,意识彷佛穿越过一片迷雾森林,打开一扇早已封闭许久的门。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