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季可蔷 > 重婚生活有点甜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一章

  初夏,微风拂暖,轻轻摇动一树白色花蕊。

  程雨仰起头,微眯着眼,看那从花叶间点点筛落的灿烂金芒。

  阳光那么暖、那么好,映得这城市一片绚烂光彩;远方起伏的山峦,近处的茵茵草地,美得像画一般。

  程雨喜欢这样的好天气,喜欢阳光晒在身上那慵懒的感觉,喜欢听风声、花叶沙沙声,还有不远处一个小男孩用那软软脆脆的嗓音,对自己的爸爸撒着娇。

  “爸爸,你看,我做的城堡!”年约四、五岁的小男孩拿着一把小铲子,蹲在沙地里,得意地向父亲炫耀他亲手堆起的一座歪歪斜斜的沙堡。

  男人坐在公园里一张休闲凉椅上,膝上放着一台笔记型电脑,一边看着孩子玩沙,一边仍忙碌于工作。年轻的脸上挂着一副黑框眼镜,显出几分斯文的呆气;五官不算俊,却宛如刀削的立体,自有一股性格,尤其镜片后的双眸,此刻正望向自己的孩子,闪着温柔的光,方唇微微扬起,软化了冷峻的线条。

  “爸爸,看我的城堡!”小男孩起身过来拉爸爸的大手,坚持要他过去看。

  男人放下电脑,顺从小男孩的要求,父子俩蹲在那座实在称不上威风的城堡前,认真地研究起来。

  “扬扬做得好不好?是不是很厉害?”

  “嗯,好厉害,爸爸都做不出来。”程雨没想到,男人的声音居然是如此低哑好听,宛如大提琴般的音调。

  “爸爸也跟我一起玩。”

  “不行,爸爸要工作。”

  “可是阿姨今天生病,你明明说要请假陪我一整天的。”

  “爸爸是请了假,可是还有工作没做完,你先自己玩好不好?等爸爸弄好了就来陪你。”男人对孩子说话的语气十分有耐心,低低地哄着。

  “好吧!那我乖乖自己玩。”小男孩嘟着润红的小嘴,有些不情愿,却又十分乖巧地点了点头,大大的眼睛像润着两丸黑玉,灵动可爱。

  程雨出神地望着他,几乎忍不住想要伸手搂抱小男孩,及狠狠亲他脸颊几口的冲动。

  如果她第一个孩子顺利出生,现在差不多也是小男孩这样的年纪了吧,想必也是这般天真可爱。

  她的孩子……

  程雨不觉伸手抚着自己的小腹,手指逐渐抓握揪紧。

  就在前不久,她又流掉了一个孩子,盼了多年的宝贝,终究留不住。

  只因为她亲眼目睹,那个风流凉薄的男人和别的女人在办公室里颠鸾倒凤。

  她没看见那女人是谁,是谁也不重要,她只知道当那男人被她这个做妻子的抓个正着时,竟是从容不迫地穿上衣衫、系好领带,然后说他晚一点还跟客户有个应酬,就不回家过夜了。

  如今想起来,她也记不太清自己当时是什么反应,记忆很模糊,彷佛歇斯底里地说了些什么话,接着也不知怎地,被那男人不耐烦地推了一把,小腹重重撞上桌角,然后她便陷入昏迷。

  醒来时,医生语带不忍地告知她——她流产了。

  宝宝,又没了……

  在医院休养了两天,她的丈夫看都没来看她一眼,她自己默默地办理出院,回到空荡荡的家。

  今天,她其实是准备回医院复诊的,因为医生之前在帮她处理流产时,发现了一些问题,于是安排她做了一系列详细的检查。

  她必须去听医生的诊断报告。

  她并不想听,不必听她也能猜到,大概是要告诉她,她再也不能生育了,这辈子不能拥有属于自己的孩子。

  无所谓了,她不在乎。

  什么都不在乎了……

  程雨迷茫地站起身来,强迫自己从那小男孩身上收回视线,安静地转身。

  她没想到,小男孩抬头好奇地看了看她,竟然一溜烟追上她,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糖果。

  “阿姨,给你。”

  她怔忡地望着神色天真的小男孩。

  “我爸爸说,吃了糖糖就会变开心喔!”小男孩软软地解释,笑容纯挚,不含一丝杂质。

  小男孩将糖果塞给她,一下子又跑开了,跟他爸爸说了些什么话,他爸爸赞许似地揉揉他的头,远远地瞥了她一眼。

  那一眼,令程雨心情复杂。

  小男孩怕是看出她心情不好吧,才会想拿一颗糖鼓励她,而又是什么样的爸爸,会教出那样一个对陌生人也懂得付出善意的孩子?

  程雨怅惘失神,拆开包装纸,将糖果含进嘴里,顿时一股难以言喻的味道化开——

  是甜味吗?又不像是,她总觉得彷佛掺杂着浓浓的苦。

  她涩然摇头,将糖果慢慢咬碎,艰辛地咽下那矛盾的滋味。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