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医妻独秀 >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十五


  她本是打算偷到机密文件之后就和完颜锡返回大金,到时她只消留一封书信说她去远方等死,不要找她就行了,如此神不知鬼不觉的,并不会牵连到穆王府,可如今一切的计划都被萧凌雪毁了!

  她蓦地取下悬挂在木架上的长剑,长剑出鞘,剑锋指着萧凌雪的心口。“立即放了完颜锡,拿你的令牌,让我们离开大云!”

  萧凌雪不动如山。“你刺吧,反正没有了肃儿,我也了无生趣,正想去阴曹地府和她做夫妻,你正好可以成全我。”

  穆越彤紧咬着牙。“你以为我不敢?”

  他依旧不为所动。“不管你敢不敢,完颜锡的性命都保不住。”

  两人正在对峙,外头传来急促脚步声,没一会儿,凌宝的声音就传进屋里——

  “爷!秦大夫回来了!秦大夫回来了!”凌宝在外头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班瑚刚来府里跟小的通风报信,让您快去!

  萧凌雪神情一震,这反应落入穆越彤眼底,她冷笑道:“现在可是惜命如金了吧?我偏不从你的愿,我要拿你的命祭完颜锡——”

  她不假思索的将剑刺向他的心口,凌宝推门而入时正巧看到这一幕,惊声高喊道:“爷——”

  §尾声 不再分离

  柔儿的手术顺利结束了,秦肃儿和孙太公在诊间里长谈。

  “等柔儿醒了之后,会有一段时间的不适应,不需要着急,时日久了,她的智力便会和常人无异,该怎么护理也会有医护人员照料,您无须担心,就放心的在这里住下来。”

  孙太公也是进了开刀房观摩的,眼下心里还激动得很。“我真没想到有生之年能亲眼看到开刀之术。”

  “等柔儿好了,你们就留下来,可好?”秦肃儿笑了笑。“我这里地方大,不差两口人吃住,柔儿心地善良,在我昏迷期间一直悉心照料我,我想收她为义妹,您可同意?”

  孙太公难掩动容,“我本还担心我百年之后,不懂世事的柔儿该如何是好,如今你肯照顾她,我哪有不好的道理?”

  秦肃儿嘻嘻一笑。“孙太公,您可不能留下柔儿回去,您老当益壮,不能闲着,我预备再加开诊间,让您当坐堂大夫。”

  孙太公顿时结巴了。“这……我、我……不妥不妥,惠仁堂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凭我一个乡野郎中,哪里配在惠仁堂坐馆,实在不敢当……”

  秦肃儿朝孙太公眨眨眼。“您别谦虚了,我看您对开刀十分有兴趣,跟我学开刀的大夫之中,有个跟您年龄相仿的刘大夫,也是学得津津有味,所谓活到老学到老,只要开始,永远不嫌晚。

  至于柔儿,她是个心灵手巧的,做事也仔细,我打算教她分辨草药做药丸,我这里很缺人手,你们肯留下帮我,再好不过了。”

  孙太公心里早一百个愿意留下的心,言也不再推辞。

  两人谈得正欢,多儿来送上茶水,这时外头响起了急促的拍门声,与其说是拍门,不如说是在撞门了。

  “秦大夫!秦大夫!王妃!王妃!”

  多儿仔细一听,“好像是凌宝的声音……”

  秦肃儿不由自主的起身。

  凌宝来了,那是否萧凌雪也来了?如果下一秒她穿越回去现代,那么这一秒就是他们最后的相见,她不再矫情,不再迟疑,快步走过诊堂,步履匆匆的经过院子,亲自开了门。

  “王妃……”凌宝哭丧着脸,脸上分不清楚是泪水还是鼻涕,看上去脏得很。

  秦肃儿好笑地道:“你这是怎么了?”

  凌宝抽抽噎噎地道:“王爷……王爷快死了……在、在马车里,被……被刺了一剑……在心……”

  秦肃儿看向凌宝身后的王府大马车,护送马车来的侍卫有二十多人,她二话不说上了马车,马车里有冯敬宽,还有平躺着的萧凌雪,一把长剑还插在他心上,她的心直往下沉。

  现在不是软弱的时候!她深吸了口气,命令自己静,低下身去执起萧凌雪的手把脉,一边问道:“怎么回事?”

  冯敬宽迅速简单交代,“约莫是两刻之前,王爷被穆郡主刺了一剑,凌宝当场发现便立即往您这里来了。”

  秦肃儿并没有多问穆越彤何以刺杀萧凌雪,那些都不重要了,她轻轻搁下萧凌雪的手。

  “还有救。”

  冯敬宽松了口气。“那现在。”

  “抬进去,抬到手术室,差人去宫里请韩大人和顾太医,越快越好!”再差人禀告太子,皇上和太后那儿先瞒着。

  冯敬宽点头。“老奴明白了。”

  很快的,手术室准备好了,韩青衣和顾太医都来了,加上吉安和高澄均、林晓翠,团队各就各位。

  秦肃儿手执手术刀,戴着手术帽和口罩的她,只露出一双眼睛,那双眼睛定定地凝视着萧凌雪,剑尖刺进了心脏,这是一场和时间赛跑的手术,也是一场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手术。

  她眼神坚定,给自己也给昏迷的萧凌雪加油打气。

  萧凌雪,你给我活着!一定要活着!这才不枉我魂魄归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