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医妻独秀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九


  萧凌雪出现在观星苑也吓着了守门的两名丫鬟,不等她们进去通报,他铁青着脸色,砰的一声推而入,出乎意料之处的,穆越彤并未就寝,她在练字,见到他闯进来,她神色如常,像是早就有心理准备。

  “你应该有话要对我说!”萧凌雪满脸郁色,双目冒火。

  穆越彤搁下毛笔,抬起眼眸,眼底划过一抹波澜。“说什么?”

  他咬牙切齿,一字一句地道:“说说你怎么能在未曾与我行房的情况下,怀上我的孩子。”

  她面不改色地道:“不过是开个玩笑罢了。”

  萧凌雪危险的眯起眼睛。“什么样的玩笑能左右你的脉象?”

  穆越彤忽然笑了起来。“只是苗疆的小把戏,是秦大夫没见过世面才会被我诓骗,事先服了药,任何人都能呈现喜脉,即便是你也能,要试试吗?”

  他怒气蒸腾的大步走过去,用力擒住了她的手,将她从椅子上拽起来。“这样捉弄我们,有趣吗?”

  “我们?”她扬起下巴,迎上他锐利的目光。“我和你才是我们!若不是你违背了我们的婚约另娶他人,我何须做到此等地步?她走了,你的心还留在她身上,我放下了自尊,不过是要让她彻底死心离开你,你才能真正的属于我!我哪里错了?”

  萧凌雪鹰眸微眯,冷声质问:“如果真的如你所言,你做的一切,不过是要拥有我,那你为何要和完颜锡见面?也是为了我吗?”

  穆越彤罕见的露出了一丝惊慌,但她很快定了定神,若无其事的看着他。“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是因为我赶走了秦肃儿,你就要把通敌卖国的罪名胡乱冠在我身上。”

  “闭嘴!”萧凌雪恶狠狠的松了手,推开了她。“我现在有更要紧的事,没空跟你打迷糊仗,你尽管去向完颜锡通风报信,看他能不能毫发无伤的离开云京!”

  萧凌雪甩门而去,候在外头的凌宝急得不得了。

  “如何了?爷?爷……您不要不说话啊!好歹跟小的讲,您可是一次都没回观星苑睡,郡主怎么会怀上您的孩子?”

  萧凌雪头也不回,凌祾宝追了上去,不意外,萧凌雪上了马之后便快马加鞭的来到惠仁堂。

  夜半时分,惠仁堂大门深锁也在情理之中,可萧凌雪心中不祥的预感却浓得叫他极度不安。

  不等萧凌雪示意,凌宝便上前拍门,不管不顾的扯着嗓子喊道:“晓锋!珊瑚!开门啊!”

  没会儿,大门由里面打开了,林晓锋披着外衣,傻眼的看着门外的两人。“王、王爷……”

  紧接着又有好几个人出来了,高澄均扶着大腹便便的润青,后面是吉安、杨年福、多儿和林晓翠、林晓花,全部的人都对这夜半的访客很是意外。

  萧凌雪看着多儿,沉声道:“去唤醒肃儿,就说我要见她。”

  “呃……”多儿愣了会才敛容禀道:“王爷,小姐此刻不在里面。”

  凌宝急道:“这个时辰不在房里,是出诊去了吗?”

  “不是的。”多儿润了润唇。“小姐三日前留书离开,说是要去芳州探望老爷夫人,至多一个月便会回来,让我们一切如常。”

  萧雪蹙眉,锐利视线扫向眼前的几个人,问道:“她一个人回去芳州?”

  肃肃未曾见过真正秦肃儿在芳州的爹娘,她绝不可能回去探望他们,她肯定是去了别处。

  “小姐还带着珊瑚。”林晓锋慌忙回道:“看到留书后,小的曾去码头打听,小姐和珊瑚确实坐上了去芳州的游船。”

  依照萧凌雪此刻的心情,恨不得插翅飞到芳州去找人,可他担心的是秦儿到了芳州之后,又转到其它地方去了,若是如此,人海茫茫,他要上哪儿去找人?不如守在京城,她不可能放得下惠仁堂,定会再回来。

  翌日,萧凌雪立即派一队人马搭商船直抵芳州,由于商船沿途不停靠,速度会比游船快上一倍,因此他派去的人,肯定会比秦肃儿早到芳州,只要她在芳州下船,他的人就一定能堵到她。

  唯一的变数是,她在中途下了船,因此,他也另外派了人在游船沿途会停靠的码头守着。

  如此过了六日,尚未有消息传回来,萧凌雪觉得自己宛如随时会爆炸的火山。

  而同在府里的穆越彤安安静静的,像不存在似的,盯梢的手下回报,穆越彤未曾岀府,她甚至足不出户,一直关在房里。

  他不管她在搞什么鬼,眼下他只着急一件事,他必须向肃肃解释清楚,他没碰过穆越彤,他没有背叛她。

  又过了三日,被派去在芳州统领事宜的吴兴回来复命了。

  “王爷……”吴兴欲言又止,似有难言之隐。

  “说吧。”经过了数日的折磨,萧凌雪表现得很平静。“是不是船到了芳州,秦大夫却没有下船?”

  若是这个结果,也在他的意料之中,不打紧,中间数个码头,他的人肯定会看到她。

  “王爷……”看着淡定的主子,吴兴惊惶不安,万般艰难地说道:“秦大夫搭的游船因大风雨发生了船难……船,沉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